自由投稿
星期一, 12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大疫年,全球武器交易依然火爆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公布的最新报告, 在新冠大流行肆虐的首年2020年,尽管全球经济萎缩,全球军火贸易依然火爆,世界100强军火企业销售总额增至 5310 亿美元。

(德国之声中文网)停摆、供应链中断、消费者忧虑:新冠大流行瘟疫导致全球经济大幅下滑。然而,有一个行业却似有金钢不坏之身,无惧病毒,那就是军火业。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公布的全球100 家最大武器制造商的最新报告证实了这一点。该研究所专家马克斯坦纳 (Alexandra Marksteiner) 对德国之声表示, 2020 年是大瘟疫第一年,”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世界经济萎缩了 3.1%,但这 100 家军火企业的销售额仍总体增加了1.3%,让我非常吃惊。” 

2020 年,全球 100 家最大军火企业总销售额达5310 亿美元,超过比利时的经济总量。该行业最主要巨头位于美国,41 家美企占了100 强总销售额的一半以上(54%),仅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一家就出售了约 580 亿美元武器系统,多于立陶宛的国内生产总值。

利益游说带来滚滚利润 

“有了钱,也就有了势”,波恩国际冲突研究中心( bicc )政治学家拜尔(Markus Bayer)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引用美国非政府组织 “公开秘密”(Open Secrets) 的一份报告指出,军火业有针对性地施加政治影响力,”过去20年里,美国军火公司分别投入2.85 亿美元资助竞选、 25 亿美元用于游说活动。”

对于军备巨头来说,这一花销似乎非常值得。军备专家马克斯坦纳指出,五角大楼在大瘟疫期间向本国军火业提供了有针对性的支持: “例如,它确保国防承包商职工基本免受禁足在家规定制约;签订特别合同使资金比原定计划提前流入企业,提供转圜余地。”

亚洲玩家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提供的新数字也引起了德国黑森州和平与冲突研究基金会(PRIF)军备控制问题专家维索茨基 (Simone Wisotzki)的关注。她特别注意到报告中指出的”来自南半球的军火企业的分量不断增加”的现象。 其中,印度首当其冲,该国有 3 家企业名列全球100 强,占总销售额的 1.2%,与韩国持平。 

然而,更多的武器来自印度的北方邻国:中国。自2015 年起,瑞典国际和平研究所将中国纳入研究对象。根据这一最新报告,有5家中企进入全球100强,军火销售量占全球总量的13%。报告称,这5家公司均受益于中国军队的现代化计划。

中国展示的东风-41弹道导弹

论及中企,军备专家马克斯泰纳以该国头号军火集团–“北方工业公司” 为例指出,中国军工企业受惠于所谓的”军民结合”方针:北工帮助开发了一个军民两用卫星系统,赚钱无数。

军事化信息技术 

德国军备问题专家维索茨基指出,总体上,民用和军用技术之间的界限正日益模糊,”信息技术早已无法同军备技术拆分”。在其最新报告中,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特别关注了科技公司在军火业务中日益扩大的作用。

作为报告作者之一,维索茨基强调指出,”若要将军火工业概念系统化,就不能只谈论像洛克希德马丁这样的传统玩家。” 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在其报告中指出,近年来,谷歌、微软和甲骨文等硅谷巨头均致力于介入军火业务,并已获大量合同。例如,微软与五角大楼签订了价值 220 亿美元的合同,向军方供应称为”综合视觉增强系统”的”超级眼镜”,为士兵实时提供与战场有关的战略信息。 

美国军方对硅谷的兴趣不难解释。马克斯坦纳认为,军方意识到,这些科技公司在新技术领域拥有某种专业知识,无论是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还是云计算,都远在国防工业传统玩家之上。这位军备问题专家家预测,其中一些公司未来将有可能入列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的全球军火100强。

俄罗斯退步

除法国外,俄罗斯军火销量下降幅度最大:名单上 9 家俄企的军火销量比 2019 年减少了 6.5%。波恩国际冲突研究中心专家拜尔认为,俄企在100强军火总销量的占比降至 5%与印、中扩建展本国军火业直接有关。这两个国家曾是俄罗斯军火大买家。

拜尔以航空母舰为例指出,中国第一艘航母是基于 1998 年北京购买的一艘苏舰,2012年以”辽宁”号入伍。从那以来,中方取得了长足进展:”过去 20 年里,中国在航母生产能力方面已超过俄罗斯。在此期间,俄罗斯无一艘新航母入列。印度也基于前苏联技术开发了自己的航母。”

中国的第一艘航母前身是苏联海军的“瓦良格”(Warjag)号

欧洲位于何处?

百强 2020年销售总额中,欧洲军火业所占比重为 21%,名单上的26家公司销售总额为1090亿美元。其中4家纯德国军火商销售总额约近 90 亿美元。

空客等欧洲多国公司的军火销售额接近 120 亿欧元,比 2019 年增加 5%。欧洲越来越依倚重此类跨国企业。拜尔解释说,”此间,欧洲正试图经由政治途径促进合作,开发例如’下一代武器系统’、’未来作战空中系统’或’主要地面作战系统’,以能承受这些新武器系统的开发成本”。

黑森州的军备事务专家维索茨基指出,就降低成本而言,这一联合研制方针肯定有意义,但一旦涉及军火出口控制,便往往会出现问题。她提到了由德国、英国、意大利和西班牙联合研制的欧洲台风战斗机。她指出,该机也供应问题严重的第三国,例如在也门发动战争的沙特阿拉伯。她强调,在联合制造的情况下,国别出口法规常常无能为力。然而,距离实现有效的联合武器出口管制,欧洲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