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2月 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医学专家:目前“奥密克戎”数据不全  尽快接种疫苗是当务之急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美国多地已经出现奥密克戎感染病例,进一步引发公众对一直尚未平息的新冠疫情的担忧。医学专家说,尽管目前就说奥密克戎“致命性较弱”还为时过早,但没有必要对此感到恐慌;尽快接种疫苗才是至关重要的。

消防员杰弗里·狄龙(Jeffrey Dillon)坐在车里拉起衬衫袖子,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县卫生局设立的疫苗现场接种辉瑞疫苗加强剂。(2021年11月30日美联社照片)

美国多地已经出现奥密克戎感染病例,进一步引发公众对一直尚未平息的新冠疫情的担忧。医学专家说,尽管目前就说奥密克戎“致命性较弱”还为时过早,但没有必要对此感到恐慌;尽快接种疫苗才是至关重要的。

在南非发现的新冠病毒最新变异毒株奥密克戎(Omicron)确认已经进入美国,美国总统拜登星期四(12月2日)在美国卫生部所属的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发表演讲,宣布了他的政府最新的冬季抗疫措施。

拜登总统宣布的最新抗疫措施,除了要求医疗保险公司承担费用,让民众可以在自己的家中进行自我新冠病毒测试之外,还对国际旅行者入境美国进行了更加严格的筛查。

新规定要求,计划入境美国的国际旅行者必须出示动身前24小时,而不是3天之内新冠病毒检测阴性的证明。但是,拜登总统的冬季抗疫措施并没有对美国商家或民众的国内旅行实施任何新的限制。

奥密克戎变异新冠病毒持续在全球许多国家和地区蔓延和传播。美国目前已经在至少五个州不同的地方,发现了多起奥密克戎新冠变异病例。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确认,美国的首例奥密克戎确诊病例,是一位最近从南非飞返美国的旧金山居民。该患者已经完全接种两剂新冠病毒疫苗,11月22日回到加州后,出现轻微症状后病情正在好转,一直处于自我隔离之中。

“奥密克戎​”是否可怕?

此前,美国总统拜登曾在白宫就新冠病毒疫情发表讲话时说,对于奥密克戎变异病毒“有理由担忧,但没理由恐慌”。他呼吁美国人接种新冠疫苗或去打加强针。

在奥密克戎变异病毒刚刚被发现时,曾有报道说尽管奥密克戎变异病毒的传播速度快,但导致重症的可能性和致命性则比较小。公众到底应该如何去应对这种已经开始在全球传播的新冠变异病毒?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医学专家均告诉美国之音,目前尚不清楚奥密克戎变种与比德尔塔变种相比是更具致命性、致命性相同,或者是致命性较弱;因此现在就说奥密克戎变种病毒“致命性较弱”还为时过早。然而,专家同时表示也没有必要对奥密克戎感到恐慌。

阿梅什·阿达利亚医生(Amesh Adalja)是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中心(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的资深专家。

阿达利亚医生认为,现在要说了解奥密克戎变异病毒构成的威胁程度,还为时过早,因为没有足够的信息来支持这种说法。

“特别是临床信息以及已经确诊病例的信息。对于这些突变在菌株中的存在,必须进行大量的研究,以表征它对免疫力(包括疫苗免疫和感染后免疫)以及单克隆抗体可能意味着什么。重要的是要意识到早期的数据可能存在偏差,要想明确地了解所有的数据,还需要时间,” 阿达利亚医生说。

不过,阿达利亚医生同时表示,没有理由因为奥密克戎而感到恐慌, “因为现在的情况不像2020年3月时那样,我们对这种病毒的了解比那时要多得多;而且我们已经拥有了许多来对抗它的工具,这是我们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初期所没有的。”

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化学和化学生物学教授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则警告说: “主要的问题是,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经历了破坏其刺突蛋白上重要抗体结合位点的突变;因此奥密克戎可能至少已经部分地逃脱了先前由新冠病毒( SARS-CoV-2)感染产生的免疫力,或者由接种现有新冠病毒疫苗所带来的免疫力。”

旅行禁令是否有必要?

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尚未完全接种疫苗的人,或者患有基础疾病的人,应该推迟前往社区传播高发的地区旅行。世界卫生组织同时也表示,一些国家实施的“一刀切”旅行禁令,不仅不会防止新型变异病毒的全球传播,而只会对生活和生计造成沉重负担。

公共卫生专家一般认为,一刀切式的旅行禁令,可能会抑制世界各国报告和分享疫情重要数据的积极性,反而给全球共同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努力带来不利影响。

奥密克戎变异病毒在全球的持续传播,令民众担心美国政府刚刚重启的国际旅行和放松的入境政策,是否会因为奥密克戎的流行而再次收紧。美国之音采访的医学专家,对是否应该实施新的旅行禁令看法不一。

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专家阿达利亚医生认为,旅行禁令对防止病毒传播无济于事,但会惩罚那些勤于报告病毒变体的国家。

“奥密克戎变体在许多国家目前处于较低水平。而我们现在已经拥有的工具,与旅行禁令相比要更加有效,而且所带来的负面效应更低,” 阿达利亚说。

而罗格斯大学教授埃布赖特则认为,旅行限制是势在必行的做法。因为旅行限制将能够延缓奥密克戎的传播。 “输入一个国家的奥密克戎病例数量每减少二分之一,该国的奥密克戎危机就能推迟大约一周的时间”。

埃布赖特说: “因此,旅行限制为确定奥密克戎是否能有效逃脱先前感染,以及先前疫苗的免疫力赢得时间;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必须开始生产和接种新的、专门针对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疫苗。”

拜登总统刚刚宣布的冬季抗疫策略,将目前在客机、火车等公共交通工具和交通枢纽中,强制佩戴口罩的规定延长至明年3月中旬。

是否应研发新版疫苗?

科学家们之所以对奥密克戎变种病毒感到担心,主要还是因为目前尚没有掌握这一变异病毒的全面数据。到目前为止,奥密克戎与其它变体的主要区别似乎是,曾经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可能更容易再次被奥密克戎变种感染。

目前已经发现,奥密克戎变种似乎在冠状病毒的刺突蛋白中具有大约30种突变,这可能会对病毒的传染性产生影响。

医学专家表示,如果奥密克戎变种病毒被证明对现有已经广泛接种的疫苗具有抗药性,这意味着全球的疫苗研发机构必须要更新其现有疫苗,以更加准确地针对奥密克戎变种的特性。

美联社的报道援引英国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领导新冠病毒基因测序专家莎伦·皮科克(Sharon Peacock)的话说,迄今为止的数据表明,新变异病毒的突变“与增强的传播性一致”,但是“许多突变的意义尚不清楚”。

另外一位英国病毒学家、华威大学(University of Warwick)医学院教授劳伦斯·杨(Lawrence Young)则将奥密克戎称作“我们见过的病毒突变最严重的版本”,其中包括在同一种病毒中从未见过的潜在令人担忧的变化。

罗格斯大学教授埃布赖特则对美国之音表示,我们今天已经有了在2020年时所没有的手段和工具,目前能够在几周内开始生产针对某种变异特异性的“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并在几个月内开始将这种针对变异病毒的疫苗为愿意接种的人施打。

“或者在绝对紧急情况下,跳过临床试验,可以在几周内开始将这种针对性疫苗为自愿者接种,” 埃布赖特说。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阿达利亚医生认为,尽管南非出现的奥密克戎住院患者似乎基本上没有接种疫苗,而且疫苗的有效性应该根据其所要预防的目标(如防止感染或防止重症和住院等)来衡量;但是可能还是需要更新现有的疫苗,以更准确地针对这种变异病毒。

“但是,由于疫苗一般都可以预防重症,所以当前接种疫苗是至关重要的,” 他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