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2月 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4年强制送中610名台湾人 台湾主权再遭挑衅

滚动 推荐 港澳台

11月30日,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公布了一份名为《中国在海外猎捕台湾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利用引渡和遣返破坏台湾主权》的调查报告,称中国通过引渡和强迫遣送至中国等方式“猎捕”台湾人。这份报告明确指出,2016年至2019年之间,在北京的压力下,至少有约610名台湾人在未经台湾政府同意或知会台湾政府的情况下从世界各地被引渡或遣返到中国。

11月30日,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公布了一份名为《中国在海外猎捕台湾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利用引渡和遣返破坏台湾主权》的调查报告,称中国通过引渡和强迫遣送至中国等方式“猎捕”台湾人。这份报告明确指出,2016年至2019年之间,在北京的压力下,至少有约610名台湾人在未经台湾政府同意或知会台湾政府的情况下从世界各地被引渡或遣返到中国。

环保卫士谴责中国无视国际规范,破坏了台湾的主权,“这是将台湾人置身于人权侵害的风险当中、是对中国在《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中所应承担的义务的直接否定,也被中国用作一种破坏台湾主权的工具”。

台湾人在中“失踪”属政治策略 待遇堪忧

据上述报告统计,三年间,从西班牙被引渡或遣返至中国的台湾人最多,达219人,其次是柬埔寨117人,菲律宾79人、亚美尼亚78人,马来西亚53人,肯尼亚45人、印尼18人、越南1人,这些人主要被控罪名几乎均是跨境电信诈骗。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4月,捷克最高法院援引捷克基本权利与自由宪章、欧洲人权公约和捷克引渡法,驳回了中国对8名台湾人提出的引渡请求,该法院认为,下级法院批准引渡请求没有考虑到台湾人被送中恐面临遭受酷刑或其他非人道对待的风险,并判定中国提供的外交保证不可靠且不足以消除酷刑风险。

据台湾刑事局统计,2009年协议生效至今,台湾请求中方遣返1561名通缉犯,实际完成仅498人,中国向台方请求遣返30名通缉犯,最后完成21人。近年,两岸关系愈发僵持,今年截至9月,是12年来首度没有任何台湾籍嫌犯被中国遣送回台湾。对此有分析人士表示,若非有捷克这类国家的阻止,报告内台湾人遭引渡的数据将更加令人震惊。

曾协助遭“送中”台湾公民相关法律协助的人权公约施行监督联盟执行长黄怡碧亦在受访时透露,海外犯案的台湾人被送至中国,涉及层面包含法律及政治,“许多国家与中国签有司法互助协议或引渡条约,因此在不承认台湾的情况下,台湾公民就会被送至中国,民进党上任后,中国对这样的遣返是很有策略性的政治化”。

黄怡碧还向媒体透露,因为中国司法的不透明,发生类似(遣返台湾人到中国)案件,举证会很不容易,“这些台湾人被送到中国后,在不同的监所里,待遇差异很大。在一线城市或沿海省份的监所待遇可能比较人道,但我们很难确知这些人到底遭受怎样的待遇。”

“花样”打压台湾 “送中”现象恐遭忽略

保护卫士还在报告内称,中共通过引渡或强制遣送回中国等方式,针对经济逃犯、维吾尔难民、人权活动人士、香港民主派进行遣返,但是人们都漏掉了另一个群体,就是“台湾人”。近年来,国际社会发现台海问题越发严峻,北京不断以“美台勾连、宣示主权、严正回应”为由,在台湾周边的海空举行军演。

2021年11月30日,美国与日本、加拿大、德国及澳大利亚为支持台湾、守护台湾主权,在亚洲海域进行了联合军事演习,共有35艘军舰和几十架战机参与。多家媒体对此次演习评价颇高,称这场演习足以威慑中共,遏制其对台湾的扩张野心,对台湾非常有利。但环保卫士的数据再次给关注台海问题的人士发出警告,北京对待台湾,不仅有“明面上的威胁”,亦有“私底下的动作”。

报告通过汇集各大媒体新闻资料数据发现,台湾人被“送中”人数分别是2016年222人、2017年164人、2018年124人,2019年100人。2015年之前马英九政府时代,两岸关系氛围比较缓和,2016年蔡英文上任之后,台湾人被送中的情况大幅提升。保护卫士研究员陈彦廷对此解释道,中国透过强行送中方式,(被普遍认为是因为)民进党偏台独,透过这方式给民进党下马威。

保卫护士为此呼吁国际社会采取行动干预这种做法,并立即表达出“将台湾人送中”这件事,应被明确地视为“侵犯他们接受公平审判和免受酷刑的权利”,这样的反对无涉所谓中国政府对“一个中国”的宣称,而是国际规范和国家义务。同时有学者明确指出,国际社会应将更多的精力赋予台湾,保卫台湾,预防北京不断暴露的“花样招数”。

“一中”原则不变 “司法”互不隶属

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在受访时亦表示,将台湾人送中的国家,主要是承认所谓“一个中国”原则,而且与中国政府有司法上的互助,才会引渡,把台湾人当中国人送过去,“这会造成很多问题,中国就算把这些人送回台湾,但因为调查取证在中国,结果台湾后来在审判时用了中国的证据,就会出现一个问题,中国所调查的证据不一定是可信的”。

不过,有媒体引述台湾社会的网民声音称,有台湾市民认为,诈骗犯恶行重大,但台湾法院多半轻判,送到中国严审“刚好”。前警察大学教授、现任国民党籍立法委员叶毓兰受访时承认,确实不少人希望将台嫌引渡去中国进行教训,从而伸张正义,国际司法互助有属人、属地、犯罪者国家或被害人国家主张司法管辖权,各有论点主张。

但早前台湾人权促进会曾透露,遭中国逮捕的台湾的人权工作者李明哲的妻子李净瑜,寄保暖衣物到中国赤山监狱遭“拒收”,批评狱方此举已属残忍及不人道待遇。此类情况在被引渡到中国的台湾人身上很常见,台湾的犯人在大陆受到“歧视”。

台湾司法院长许宗力曾说过,“受刑人只是穿着囚服的国民”,他们所付出的代价仅限于犯罪本身,而不应该负原本应负责以外的折磨。黄怡碧对此解释称,“送回台湾审理,不是同情嫌犯,而是不让他们在中国受到不必要的痛苦。”

因此更多的人认为,台湾和中国可以在国际社会受到双重承认,双方可以沟通、讨论,然而两个国家的司法必须互不隶属、独立存在,即使承认“一中原则”,但台湾是台湾,中国是中国,司法取决于治权,嫌犯应该送到他的司法制度有审判权的地方审判。

Subscribe
提醒
guest
2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bell
1 月 之前

在西方白人至上主义的极端派别中,“加速主义”尤为突出。它认为西方政府和社会已经高度衰落,濒临崩溃。在这一思想基础上,“加速主义”的成员寻求通过针对政党、少数群体和那些被他们视为“白种叛徒”的人的暴力行为,来加快当前体制的瓦解,例如在克赖斯特彻奇(新西兰)和埃尔帕索(美国)发生的袭击事件。

蔡英文
蔡英文
1 月 之前

台湾有个鬼的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