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2月 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抗衡中国影响力 专家称美国需加大与东盟合作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近年来,中国加大投入拉拢东盟,扩大了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力。国际关系专家认为,美国需要提高战略重视和经济投入,抗衡中国在该地区对国际秩序造成的挑战。

美军米利厄斯号(USS Milius)导弹驱逐舰2021年11月20日在南中国海航行。(美国海军照片)

近年来,中国加大投入拉拢东盟,扩大了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力。国际关系专家认为,美国需要提高战略重视和经济投入,抗衡中国在该地区对国际秩序造成的挑战。

在美国总统拜登承诺加强与东南亚的接触后,上周末(11月27日),美国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康达(Daniel J. Kritenbrink)启程访问东盟四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泰国,这次访问将持续到12月4日。

美国国务院声明称,各方将就地区安全和人权等议题展开商讨,还将讨论美国及其盟友如何改善经济关系,帮助这些国家从新冠疫情中恢复。有报道称,康达此行的目的还包括为明年1月拜登在华盛顿主持与东盟领导人的峰会做准备。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亚洲安全问题专家库珀(Zack Cooper)告诉美国之音:“东南亚领导人将主要寻找两个信号。首先是对该地区的重新承诺,以及对该地区积极愿景的阐述。第二是美国将更深入地参与经济问题,特别是贸易和投资。”

东南亚地区坐拥马六甲海峡,后者是全球最具战略意义的贸易通道之一,该地区也是美国抗衡中国影响力的关键地区。东盟各国相当依赖与中国深厚的经济关系,但也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感到担忧。相比之下,美国被视为更倾向于在安全层面与该地区开展合作。

在11月22日召开的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纪念峰会上,北京再度献上经济大礼包。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宣布,将在未来三年向东盟提供15亿美元发展援助,并无偿提供1.5亿剂新冠疫苗,还将向东盟抗疫基金提供500万美元。

为了地区竞争中夺得头筹,中国还在会上宣布将与东盟的关系从战略伙伴升级到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通常意味着安全合作将得到加强。

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也重申了对该地区的承诺。拜登在10月底与东盟成员国举行了线上峰会,这是四年来华盛顿第一次与该集团进行高层接触。

拜登在峰会上承诺,将在捍卫海洋自由和民主方面继续与东盟站在一起。在经济层面,他表示将探索构建一个区域经济框架,并宣布为东盟摆脱疫情困境拨款1.02亿美元-这不到中国承诺援助的十分之一。

新南威尔士大学澳大利亚国防学院的南海问题专家塞耶(Carlyle Thayer)表示,由于缺乏来自其他渠道的经济支持,中国已经成为大多数东南亚国家的主要贸易和投资伙伴,这让北京在地区事务中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他告诉美国之音:“中国的持续崛起将强化该地区普遍存在的观念,即除了与中国打交道,没有其他可行的选择。中国在经济上的主导作用对南海的声索国产生了寒蝉效应,他们不想成为中国恐吓和欺凌的对象。”

中国与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文莱在南中国海上有岛礁主权争端,他们在与中国发展经济关系上相对警惕性更高,而柬埔寨、老挝和马来西亚与中国关系密切,在经济上更依赖中国。

美国和平研究所的东南亚问题专家哈丁(Brian Harding)认为,中国与东盟的经济联系将为北京提供更多的筹码,瓦解东盟内部的团结,应对那些与中国关系不那么密切的国家。

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的影响力最明显地体现在它有能力破坏东盟内部的共识,而东盟是在共识的基础上运作的。”

贸易伙伴关系

分析认为,虽然拜登政府发出信号,有意修复与东盟的经贸关系,但还需要进一步落实政策,满足区域期待,形成连贯的经济一体化政策。

库珀表示:“政府将有效地传递有关该地区重要性的信息,但在展示一个连贯的经济策略上有难度。在许多方面,这让人想起了十年前的‘转向亚洲’。说法很好,但执行力不足。”

他认为,拜登重申与东盟的关系与奥巴马政府将战略重点和资源向亚洲转移的战略一脉相承。当时,奥巴马政府已经注意到中国一直通过经济方式深化与东南亚地区的联系,他推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内的协议,旨在深化美国与该区域的经济往来。

但在四年前,特朗普总统让美国退出了TPP,削弱了华盛顿对中国在亚太地区日益增长影响力的回应。2020年,东盟超过欧盟,跃升为中国最大货物贸易伙伴,中国则连续12年保持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地位。

拜登政府多次表示,不会加入改组后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CPTPP),而将推出一个新的印太经济框架,并计划在2022年初启动这个框架的“正式进程”。

外界正在密切关注这样一个由美国主导的经济框架将包含哪些内容,特别是东盟国家仍然希望美国加入CPTPP,加强具体的经济参与,以配合其更有力的安全合作。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美国中心外交政策与防务项目研究员帕顿(Susannah Patton)对美国之音说:“如果不向区域国家改善美国的市场准入,这是TPP的一个关键好处,该框架可能远远达不到区域的期望。”

帕顿还表示,东南亚国家更希望与美国展开直接合作,而不是通过四边安全对话(Quad)在内的其他周边组织。Quad是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之间围绕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的非正式战略对话。

她说:“东南亚国家希望看到美国以自己的方式与该地区交往。这意味着要更多地与东盟合作,例如,邀请地区领导人参加特别峰会,而不是通过‘四边’这样的团体 ‘围绕’东盟。”

专家认为,虽然东南亚国家欢迎中国的援助提议,但这些经济援助没有解决具体争端,因此没有减少他们对中国的不信任感,该地区仍然期待美国更全面的参与。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国际关系学者马斯顿(Hunter Marston)对美国之音说:“美国向该地区提供了更多的人道主义援助和新冠疫苗,而中国的疫苗效果较差,这创造了巨大的善意。当然,美国可以而且应该做得更多。”

一些专家认为,美国无需追求在经济投入的绝对金额上与中国竞争,因为中国的体制可以动用全社会的资源来支持其政策,美国应该发挥自己技术上的独特优势。

库珀说:“更好的办法是利用美国的独特优势,比如我们在开放和可靠的技术和标准方面的专业知识,还有利用我们的盟友和合作伙伴的优势。”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