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2月 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郭飞雄赴美受阻 妻子肠癌扩散时日无多

滚动 推荐 中国大陆

11月29日,中国著名维权人士郭飞雄以原名杨茂东向中共发出公开信,希望当局“拨开形式主义文牍”,尽快放他出境,前往美国看护他身患绝症、来日无多的妻子张青。郭飞雄在信内言辞恳切,他直呼“公务员法”第十四条提出了,人民公仆有义务忠于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接受人民监督,人民的生命安全是个人和国家的头等大事,拯救生命是人间第一急。

11月29日,中国著名维权人士郭飞雄以原名杨茂东向中共发出公开信,希望当局“拨开形式主义文牍”,尽快放他出境,前往美国看护他身患绝症、来日无多的妻子张青。郭飞雄在信内言辞恳切,他直呼“公务员法”第十四条提出了,人民公仆有义务忠于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接受人民监督,人民的生命安全是个人和国家的头等大事,拯救生命是人间第一急。

郭飞雄泣血请求当局尽快依法做出最后批准,“让我本人能最快时间赶往美国陪护妻子,救急救命”。与此同时,各界收到消息后,纷纷发声支援郭飞雄。多名国际学者联名呼吁中国政府给郭飞雄放行,“如果中国政府把事情做绝,往完全背离人性的残忍的方向去做,那是很荒谬的,人道高于政治”;数位中国学者联署公开信,希望国际社会给予干涉,“拯救郭飞雄夫妇是起码的人道,不应对可能的人道悲剧置若罔闻”。

夫妻分别十五年 渴望临终前的团聚

郭飞雄是中国著名的维权人士,因长期为弱势群体维权发声、呼吁和要求中国官员公布财产而多次被打压,两次被捕入狱。郭飞雄第1次被捕入狱的罪名是“非法经营”,被判入狱5年;第2次被捕入狱罪名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和“寻衅滋事”,被判入狱6年,于2019年8月刑满出狱,郭飞雄被释放后,曾争取出国,但其护照一直被广州市公安局扣押。

2006年,郭飞雄因预感到自己将被当局重拳出击,他紧急送妻子张青携一双儿女离开中国,辗转抵达美国,后于2009年获得美国政治庇护。自张青离开当日至今,这对被迫分离的夫妻就再也未能见面团聚过。如今张青受困于病魔之手,情况危急,早已期满出狱的郭飞雄却依然无法离开中国,赴美探视妻子和儿女。

自今年年初开始,张青因为病情恶化、孩子无人照料,非常急切的频繁对外求助,称自己时日无多,只靠喝汁水与营养液来维持生命,“作为一个基本上只能卧床休息的病人,我需要丈夫来照料;作为一个母亲,我担心未成年的孩子没有父亲的支持无法读完大学”。

2021年11月,张青再次发出求助信,要求当局批准丈夫赴美带她求医。有媒体在为他们发声时直言,若此次中国当局能批准郭飞雄前往美国与张青团聚,这将是他们15年来第一次见面,“我们遗憾猜测,这或许是这对夫妻最后的团聚”。

病重张青呼唤丈夫:你是我最后的盼头

张青是在今年11月26日通过民生观察网向外界发出的这封求助信,标题为《我的生命快到最后关头了》,求救信内的张青直白而绝望,她似乎在质问,也好像在哭诉,这份矛盾的情绪指明丈夫郭飞雄,但又好似是在对着阻挠丈夫的中国政府喊话,“你是我最后的希望,最后的盼头,我做梦都想与你见最后一面,我在等你过来,你什么时候才能过来”、“到了最后这个时候,你还不过来照顾我、带我奋力拼一拼,你对得起我们母子三人吗”。

在这封声泪俱下的求救信中,张青直白地将自己的病情袒露在大众面前,“自从上次手术后,我经常突发肠梗阻,手术创口的地方又长出新的肠癌肿块,癌细胞在全身到处扩散,不停地呕吐、胀气,只能喝汁水与营养液,体重降得厉害,腹痛得只能弯着腰走路,而且全身疼,让人几乎无法入睡。我时常难以喘气,感觉就快接近承受极限了”。

现在才54岁的张青,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身心摧残下的她并不甘心就此死去。一个柔弱的女子,也是一个刚强的母亲,丈夫在另一个遥远的国度无法带给她力量,她心内装着对孩子的不舍、对丈夫的爱、对上位者违法的愤怒和对病痛的无奈。

一周前刚在医院看望过的杨子立亦通过媒体对外透露,“长期分居,他们分居已经十五年了,相思之苦再加上患了癌症,丈夫出不来,对她的精神打击是非常大的,这种情况肯定影响了她的治疗效果,所以化疗没有控制住她的病情。”

郭飞雄绝食抗议 败于“形式主义”

早在今年一月时,郭飞雄曾拥有正常护照,在得知妻子张青身在美国马里兰州,罹患结肠癌并出现扩散状况时,他想要出国赴美照料妻儿。为了能顺利赴美探视妻子和儿女,郭飞雄在年初就曾向中共领导曾写公开信,陈述公民出国的正当理由以及他与妻子和儿女长期分离的痛苦,但最终警方还是无视了公民权益,在机场将其带走,导致他长时间处于“被消失”状态。

事后有消息人士向外界透露,郭飞雄1月28日时被警察拦截,理由是他出国可能“危害国家安全”,郭飞雄无奈之下宣布在上海浦东机场绝食,抗议当局禁止他赴美探望患癌症准备化疗的妻子。2月份时,郭飞雄的家人称其目前已经结束绝食,但是行动受限。

2021年11月29日,目前身在美国、一直与郭飞雄保持联系的杨子立通过媒体对外解释了这几个月郭飞雄失联的原因,“当局可能为了让他先不要发声,答应了他一些条件,看管他的国保会向上级汇报,希望把他放出去,所以他也相信了他们的承诺 。”

郭飞雄希望通过隐忍和低调换取当局放他出国,但过去十个多月过去了,他的让步并未换来中国政府的“怜悯”,在张青病情越发恶化的境况下,时间并没有善待这位身心受限的丈夫。失望和焦急之下,他被迫再次发声,希望中国政府依法归还他自由,不要再制造“形式主义文牍”。

对此,同样受到出境限制的维权人士包龙军评价称,其实当局所说的这个过程中并没有什么真正的程序,“他并不向你出具任何手续,只是口头阻拦你,就完事了,你就出不去。甚至哪个部门限制你的,有的都搞不清楚,到底是广东省公安厅,还是广州市公安局,抑或是公安部,都不是很清楚,也没人明确地告知你。”

归还百姓权益 恐惧不会长久

另有分析人士直言,在整个事件过程中,无论是1月份广东省公安厅提及的审批程序,还是8月份时广州市公安局承诺的签字批准,都只是“做戏”,这是中国政府惯常的做法,即便难以找到依据,仅靠一句“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也可以直接剥夺公民合法权利。

杨子立在受访时还指出,郭飞雄这次不过是从人性的角度要求去看望自己病重的妻子,“这样的事情都不用呼吁,政府就有责任去帮助自己的公民”。他强调,如果政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就丧失了基本人性,一个没有人性的政权只能让老百姓感到恐惧,但恐惧的背后就是反抗,“依靠‘害怕’来维持自己的统治,又能维持多久呢?”

同时有学者对此表示认可并直言,“当一个统治者已经尝试过用强权逼迫百姓,并得到失败的结果时,他就应该知道自己错在哪。酷刑与监禁、死亡与胁迫都无法让一个普通老百姓屈服时,就意味着‘恐惧’无法稳固政权,威逼只会导致受害者誓要战斗到底。”

目前各界都在尝试帮助张青、协助郭飞雄,多个维权媒体、维权组织呼吁美国拜登政府介入此事,唤醒北京的良知。各国尚未就此做出明确的行动计划,但已有越来越多的维权人士加入守护郭飞雄夫妻的队伍,正义永不过时,恐惧总会化成力量。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