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1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花果飘零》《浊水漂流》《时代革命》3港片抡金马奖 典礼响起“香港加油”声

滚动 港澳台

在台湾举办的第58届金马奖27日举行颁奖典礼,香港电影拿下3座奖项。包括《花果飘零》罗卓瑶获得最佳导演奖,最佳改编剧本由《浊水漂流》李骏硕夺得,最佳纪录片颁给《时代革命》,导演周冠威无法亲自领奖,只能透过视频发表得奖感言。

《时代革命》导演周冠威在香港透过录制的影片致辞。

在台湾举办的第58届金马奖27日举行颁奖典礼,香港电影拿下3座奖项。包括《花果飘零》罗卓瑶获得最佳导演奖,最佳改编剧本由《浊水漂流》李骏硕夺得,最佳纪录片颁给《时代革命》,导演周冠威无法亲自领奖,只能透过视频发表得奖感言。

金马奖最佳纪录片颁奖人陈湘琪揭晓得奖名单后,全场响起掌声将近30秒,期间还不断有人喊“香港加油”。

陈湘琪:《时代革命》(主持人哽咽)得奖的影片团队他们没有办法来到现场,但是导演提供得奖感言。

“我好希望《时代革命》就像这份拥抱,制作电影过程中我哭过很多次,好几次都是靠这部电影自我安慰,宣泄我的愤怒与仇恨,去面对自己的恐惧和创伤。”《时代革命》导演周冠威人在香港透过事先录制的得奖影片提到,他和一名16岁的高中生一起困在理工大学,学生身份曝光后,重返课堂,老师和同学用掌声和拥抱鼓励他,教室充满哭泣声。

周冠威对仍在留在香港的人们包括他自己,以及流亡海外的香港人,甚至是监狱里的朋友们表示,“纵使你们没有机会看到,单单是这部电影,都可以给予一份安慰、一份拥抱。”

周冠威选择留在香港 为6岁儿树立行公义、施怜悯榜样

曾经在电影《十年》执导“自焚者”的周冠威,这次是贴身记录7组参与“反送中”运动者,其中有人已经失联或正服刑中,片尾最后只写下“香港人出品”。而受到《香港国安法》的影响,该片仍无法在香港上映。《时代革命》曾在今年7月康城影展闭幕前突袭放映,在金马影展期间放映4场票房秒杀,还特别加映2场。

周冠威在“香江望神州”专访里曾指出,因为有一名受访者不认同“时代选择我们”这句话,因此他在影片的海报写着“不是时代选择我们,是我们选择时代。”周冠威解释,这个意思是1308“不是被动,不是被选中,而是我们的决定。”

周冠威说,反送中运动积极性、主动性大很多。甚至很有力量改变时代。他认为,这场运动出现的光彩,人性的光辉。让世界清楚知道,香港现在面对事物的能力,也改变了国与国的外交关系。周冠威赞叹,“这个是改变时代啊!”

至于会不会担心自身的安危?周冠威提到,他继续留在香港是为了给6岁儿子一个榜样,他说耶稣基督教他们行公义、施怜悯,他现在追求的是爱、自由和公义。

周冠威:“我不觉得我有被捕的风险。1716我的儿子回答得很好,我问他爸爸被拘捕的话你怎么办,他还安抚我说,无论你被拘捕与否,神都会守护我们全家。”

周冠威缺席、《时代革命》无缘香港放映 值得台湾省思

流亡来台的前香港电台主持人曾志豪对本台表示,这部纪录片

在国外放映跟在台湾放映有很大的分别是,台湾人需要这个电影的提醒,比起国外更迫切些。因为相对国外离北京的威胁与影响还有一段距离,可是他认为台湾很需要。

曾志豪:”单纯从创作的角度,可能台湾电影工作者他可能会想,为何这个香港导演最后不能在香港播放他自己的电影,而且除了疫情考虑外,为何他不能到现场领奖,我觉得这比起政治的描述,更容易让他们感受到那种威胁。”

《浊水漂流》李骏硕夺金马最佳改编剧本奖 高喊“香港加油”

另一位香港得奖者则是由导演李骏硕以《浊水漂流》获得最佳改编剧本奖。李骏硕是唯一一位香港电影得奖者亲自上台领奖,他以广东话表示,“创作的路好艰难好孤独,好幸运有一班一直支持住我的伙伴。”李骏硕在致词中也是几度哽咽,台下观众不吝惜也掌声给予支持,最后他并高呼,“多谢香港,香港加油!”

李骏硕在后台受访解释,希望“香港加油”,则是因为他永远属于香港,而这样的呼喊,也隐喻了他自己。

《浊水漂流》讲述一班于深水埗天桥底下聚居的露宿者被社会边缘化,他们因为城市再发展而长期遭到扫荡清场的故事。《浊水漂流》在今年金马奖获得12项提名。

至于金马奖最佳导演,今年则由罗卓瑶以《花果飘零》拿下。五度入围的罗卓瑶从未得奖,人在澳洲的她本以为得奖机率是零,委托演员黎卓玲代领并发表感言表示,“《花果飘零》在全世界上可能只有澳洲和台湾看得到这部片,不知道香港能不能看到这部电影。谢谢评审,谢谢金马。”

最佳导演罗卓瑶《花果飘零》夺奖 将拍续集《灵根自植》

罗卓瑶的劲敌是拿下最佳剧情片的台湾导演钟孟宏,金马执委会执行长闻天祥说明评审过程表示,罗卓瑶是金马影史上,唯一一部只入围最佳导演一个奖项就夺金的导演,“她用非常有限的资源和人力,近乎独立制片、家庭电影、手工业的方式进行。”他也提到罗卓瑶资源有限,却完全不妥协,“就像没有武器但内力深厚的高手,意志力令人感佩。”罗卓瑶与先生也就是《花果飘零》制片、编剧方令正24日透过视讯参与金马奖映后座谈,罗卓瑶的姐姐观影后姐妹俩隔空对话。

罗卓瑶姐姐:“看了妳新拍的这部片子很有感觉(哽咽),我要回家再来静静地沉淀,你拍片的初衷和想法。”

罗卓瑶:“我先回应我姐姐,…..(哽咽9秒)不说了!(掌声)”

罗卓瑶随后也解释,电影片名《花果飘零》,是出自唐君毅的文章,隐喻中华民族的离散处境,表面上很忧伤,但其实下一句是“灵根自植”;这句话也提出一个疑问:异乡人要如何落脚他方?

罗卓瑶和方令正两人透露,已在准备续集《灵根自植》即为片名和探讨重点,并决定将来要赴台湾拍摄,台湾也趁机会对两人招手。

桑普:港人“花果飘零”耗散 但“时代革命”精神不死

“台下很多人大叫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你看到有人戴着帽子拍照。香港人抗争的精神虽然已经慢慢耗散,大家虽然已经 ‘花果飘零’到不同地方,但是看到大家的’不死’。”从香港移居到台湾的政治评论家桑普对本届金马奖的解读是,大家为了已逝的香港、已经没有的香港致哀,而这些香港电影是见证。

桑普分析,金马奖是自由世界,自由阵营里华语最重要的奖项。虽然香港也有金像奖,但是不可能会颁奖给这次得奖的三部电影或是《少年》。桑普感叹,香港不可能接受不干净的题材或是反共、爱自由的题材。只要剧组的成员有一个是中共的眼中钉,或是题材敏感、抑或是导演有问题,在香港根本很难公开播映。

桑普:“中共统治香港20多年,一开始维持一种表面上的慈眉善目,《香港国安法》一定要镇压到底,我觉得短期内香港要改变机会不大,所以很多导演或是演员考虑到台湾或是其他国家发展。”

桑普预期,未来不只是在经贸上,专制的中共和自由世界会“二分”,未来在演艺电影事业,不只是导演,不归共则归自由世界,刀切豆腐两面光的时代则会慢慢过去。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