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1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许志永律师梁小军被吊照 人权律师境况艰难但微光不熄

滚动 推荐 中国大陆

11月26日,北京市司法局以“多次公开发表支持法轮功的言论”为由,宣布吊销著名人权律师、北京道衡律师事务所主任梁小军的律师执业证书。在相关通知书内,北京当局谴责梁小军利用国内海外网络平台,发表支持法轮功,丑化宪法法律制定的根本制度和基本原则。收到通知书后,梁小军在推特上发文自嘲称,“今天感恩节,北京市司法局送我一份大礼”。

11月26日,北京市司法局以“多次公开发表支持法轮功的言论”为由,宣布吊销著名人权律师、北京道衡律师事务所主任梁小军的律师执业证书。在相关通知书内,北京当局谴责梁小军利用国内海外网络平台,发表支持法轮功,丑化宪法法律制定的根本制度和基本原则。收到通知书后,梁小军在推特上发文自嘲称,“今天感恩节,北京市司法局送我一份大礼”。

他还在文内感慨道,“在律师生涯进入倒计时之时,回望我走过的路,我的内心充满感恩之情,20年律师执业让我从一个懵懂无知、不谙世事的青年变成现在这样一个圆融事故的成熟老头,太多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太多的苦苦坚守、生死相依;太多的无奈无助、心碎欲裂,我总是愿意关注那些弱势者,聆听他们不被世人听到的声音,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帮助他们,或许我就是和他们一样的柔弱之人,被这个强悍无情的世界所倾轧,感谢做律师的机会,我可以认识他们,我才不会那样孤单”。

对于北京的这项令人惊诧又意料之中的处罚,有维权媒体指出,梁小军律师其实是今年以来外界已知被吊销执照的第四位中国人权律师。代理“12港人案”的卢思位与任全牛律师,相继于今年初被四川省司法厅与河南省司法厅吊销执照;“709大抓捕案”中,代理王全璋案件的袭祥栋律师也被山东省司法厅吊销执照。

这些先后遭打压的异议人士身为人权律师,心怀正义、胸怀抱负,却因政府的狭隘而无法继续携律师身份为真理发声。有网民对此质疑道,如果律师自己的权利都无法被保障,拿什么去保障当事人呢?拿什么去保障弱势群体呢?

会见许志永后 梁小军突遭“制裁”

梁小军于2009年创办道衡律师事务所并成为人权律师,他是新公民运动的参与人,也是中国反死刑联盟创办成员。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他接触了法轮功案件、为维族人阿里木江辩护、坚持为弱势群体发声,但也因此频遭当局打压,后于2015年准备带妻儿赴美留学时,被北京市公安局禁止离境。

在中共的威胁之下,梁小军依然坚持为异议人士发声。2020年2月15日,中国新公民运动发起人之一、知名宪政学者许志永在广州被抓捕。随后梁小军临危受命、毅然决定成为许志永的辩护律师。他在这一年以来,尽力为许志永争取合法权益,事无巨细的向外界公开许志永案的案件细节,希冀通过推特发声来唤醒当局的良知。

但本次吊销执照的通知再次让梁小军直面中共的压迫,在收到通知书的前一天,梁小军才视频会见了他的当事人——著名维权律师许志永。梁律师前一步才刚在推特上发布信息称,“许志永身体很好,意志坚定,他希望公民可以传播他‘美好中国’的理念”,后一步就被迫失去营业权利。

有分析人士对当局为梁律师编造的罪名直言,所谓为法轮功洗地,只是欲加之罪,他们随便罗织了一个罪名,就是为了“收拾”良心律师,为了阻止律师帮助许志永辩护,为了阻止涉及709案的律师与律师之间相互协助,明明是政府部门,却擅长张冠李戴、栽赃构陷,难道在中国,做不了提线木偶,就做不了律师吗?

身为人权律师 却多次遭受人权侵害

2015年的“709大抓捕”让300多名维权律师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压,有些律师被判刑、有些律师遭监视居住、有些律师受到酷刑,更多的律师是则被吊销证件。自2017年9月开始,当局开启以维权律师执业证为主的新一轮打压。2018年6月,这轮压迫达到高潮。在这不足一年的时间内,就有9个省份的17名维权律师及3家律所陆续被吊销或注销执业证,广西唯一维权律所“百举鸣律师事务所”,也被南宁司法局强逼解散。

2021年9月21日,长期关注维权律师情况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也因香港局势恶化、中共铁拳入侵香港而被迫宣布解散。该组织自创立以来,便一直致力于维护受到打压或威胁的中国维权律师,协助过的对象包含陈光诚、高智晟与其他在“709大抓捕”期间受到迫害的中国律师与法律工作者。中共人权律师的人权无法受到保障,如今捍卫人权律师权利的组织也在打压中被迫退场。

面对大陆维权律师的恶劣境况,旅美大陆法律学者与维权律师滕彪亦对此表示担忧,他直言,一直以来中共对维权律师团体的打压从未中断过,而且有越演越烈的趋势,“面对中共的重压,中国国内维权运动已经陷入一个低谷。很多律师被限制出境或吊销律师证”。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也曾于2021年受访时,批评中共无法无天,谴责当局利用不当手段、不同方法全面打压维权律师,“中共近年的做法,完全破坏了它在1997年自行订立的‘依法治国’国策,让中国倒退至‘反文明’的方向,如果连律师都被肆意剥夺人权,那大陆民众的未来还有什么希望可言?”

“一言堂”血口重开 律师在艰难中绝不后退

尽管以美国国务院为主体的多名议员、人权团体成员都非常关切大陆维权律师的遭遇,并尝试联名出声谴责中国当局用违法手段持续打压维权律师群体,呼吁中共停止侵犯律师的合法权益,但实际效果并不明显,维权律师的境况并未因此而有所好转。

滕彪曾对此评价称,“虽然国际压力在某些案件上会起部分作用,但中共越来越不在乎国际压力,所以除非西方国家彻底改变对中共的看法并联手捍卫中国人权,否则这些作法的影响十分有限”。

中共高层在现有体制内,仍然保持我行我素、一言堂的状态,而地方政府在中央的潜移默化之下,大肆挥舞铁拳,践踏法制。但是当前面的人携手并进、艰难前行至今时,后面的人就更加无法懦弱。尤其目前国际社会上越来越多的人已看清中共本质,人权团体的队伍必将日益壮大。

2021年11月26日,梁小军在推文内感叹了通知书的强悍无情,感谢了曾愿意相信他的弱势者,同时他也提到了那些在他之前因代理人权案件而被吊销执照的律师,“他们或许执业时间没有我长,却先于我而吊照,保护了我,延缓了我执业的时间。他们的勇气照出了我的怯懦。”

曾在“709大抓捕”中被关押且注销执照的谢燕益也曾对律师现状表态称,维权律师无意与极权制度为敌,“人权至上丶和平丶民主与法治的中国应该说是人性的普遍诉求,他不是只有符合维权律师的利益,而是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包含打压维权律师的力量”。

谢燕益坚持认为,可以通过大家的努力,一起找到共同的出路,“维权律师是抱着真诚跟善意的,我们没有任何对立的思维。我们希望用合法且正当的手段来尽心而为,一点一滴的推动社会转型,实现人权的保障跟法治的社会。我们不会懈怠,我们也不会后退,我们会坚持向这个前景努力”。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