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11月 2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法国报纸摘要 – “中非关系严重不对称” 达喀尔论坛焦点

滚动 中国大陆

中非关系研究专家蒂埃里·佩罗 (Thierry Pairault) 向法国世界报表示,中国与非洲的关系严重不对称。正因如此,双方为了重新审视彼此间的这种关系而于28日起举行为期三天的“达喀尔中非合作论坛 (Focac)” 。

法国报纸摘要

“中国在非洲现象” 的研究专家蒂埃里·佩罗,是《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 (CNRS/EHESS) 》汉学家暨社会经济学家,也是研究部的名誉主任。 他刚与查维耶(Xavier Richet )共同出版了《中国经济在地中海的现况》(Harmattan / Iremmo 出版社)。 

中非关系研究专家佩罗在接受法国世界报的《非洲世界》论坛采访时解释说,11 月 28 日星期日至 30 日星期二在达喀尔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 (Focac) ,敲响了一项 “幻想终结”的 警钟,也就是现在非洲国家察觉到:在中国多年对非洲的资助后,它对非洲的发展影响有限,于是停止幻想。 

被询及达喀尔中非合作论坛 (Focac) 是在什么气氛下展开的呢 ?佩罗指出, 对于中国人和非洲人来说,这有一点是幻想的终结。 每个人都意识到花钱并不足以激发发展。 尤其是现在非洲人意识到:对于中国人所提供的大量资金,最终要付出相当昂贵的利率代价,而且还款期限很短,不足以带给非洲经济刺激和所寻求的发展。 

间接地,这也让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 的战略显得有道理,也就是采取的比较是放缓脚踏板策略,以保留那些最常考虑审视的项目。 这种意识在非洲还是新近才有的。 但中国也此表示同意此看法:他们自己也承认,他们没有进行使项目成为可行性所必需做的准备工作。 

中国自己也承认,他们没有先做好投资成本效益的研究。 因此,他们在贷款上的条件变得更加严厉。达喀尔论坛是北京和非洲双方为了审查彼此间的关系而举行的。 

世界报继续提问:如何界定中非之间的共同利益呢?  佩罗指出,这种关系是非常不对称的。 中国对非洲来说是非常的重要。 中国人的到来,以及他们的项目和资金,使非洲人能够摆脱与前殖民列强面对面的独白。这为非洲提供一种让自己能够脱离西方的方式,也就是以另一种方式来看待世界的组织。 

从另一方面来说,也就是中国在非洲的利益,我们必须把经济和政治利益分开来。 

在经济层面上来看,非洲绝不是中国的优先考虑。 在中国输出货物商品的对外贸易来说,非洲所占的地位与其在世界贸易中的地位完全相同(占了3%)。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必须超越词语地来看中国的“丝绸之路”。中国对非洲感兴趣,只是因为非洲是让它能连接上欧洲所需经过的海上航线。非洲之角当然也在其中,但中国真正的目标是为了进入欧洲市场。 

然而,说这么多,还是要讨论中国在非洲的投资这话题。 佩罗指出,要小心的是,我们必须要好好区分在建筑领域和基础设施领域(如:体育场、机场、道路、房地产等)上在服务业的实际投资,它们可能高出十到二十倍。 

2019年,实际在非洲投入挹注的资金为27亿美元(约24亿欧元),而在基础建设方面的投资为440亿美元。现实情况是,中国在非洲所提供的是服务业、是商品,而不是提供非洲真正的投资资金。 

相比之下,今年来,中国在老挝这个仅有 700 万人口小国的投资,与中国在拥有 12 亿人口的整个非洲大陆的总投资相比,就占其金额的30% 至40%。 

中国在非洲的活动更多提供的是服务业、商品,而不是投资工业生产。对外贸易额部分又多出了两倍。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商业部分比实际的投资重大得多。 中国在非洲大陆的工业化进程中的参与度不高。 

特别是因为中国的这些投资是集中在劳动密集型方面,而不是非常属于资本密集型的产业,例如比较集中在采矿业或皮革制造业,而且几乎不涉及技术转让的产业。 

矿产方面:

既然提到了矿业,佩罗指出,矿产方面,中国绝不是完全靠着非洲来提供其所需的矿产品。中国在供应商层面,理性地打出一张多元化的牌面。我们在澳大利亚此前与中国爆发危机时看到了这一点。:几内亚立即取代澳大利亚成为中国的铁和铝土矿供应商。对于所有这些产品,中国都有代替方案,例如在石油方面,满足中国 7% 需求的安哥拉,刚刚失去了对中国市场大约20%的份额。 

中国因此给自己留下了很大的灵活性。 在原材料方面,相反地,非洲供应商更多依赖中国客户。 

那么,中国在非洲追求的,仅是政治利益吗?  

佩罗对此指出:每次只要中国投资一小笔金额来造作买入或卖出,这样就能让它能留住一个非洲客户,然后中国接着可以在联合国的运作上讨回《利息》,也就是在联合国大会各项议案投票时,获得非洲国家的选票。 

也就是这样,当今的中国能够获得4个联合国机构的领导权,例如:联合国粮农组织、国际民航组织、工业发展组织、国际电信联盟。 

无论是欧洲人还是美国人,都从未有过在联合国同一时间领导如此多的机构。而中国只有在非洲各国票数的支持下才能获得这些地位,这种成本算是低的了。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