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4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如何应对中共犯台? 美国安、国防、情报部门接连回应

滚动 军事

面对中国在台海日益激进,美国国安、国防、情报部门高层接连回应中共犯台的可能应对方式。

如何应对中共犯台? 美国安、国防、情报部门接连回应

面对中国在台海日益激进,美国国安、国防、情报部门高层接连回应中共犯台的可能应对方式。国安顾问沙利文分析,中国的战略调整让习近平把台湾问题放在外交核心,加大对台施压;美国对台立场则从未改变,将继续确保台湾的自卫能力,并联合印太盟友共同关注台海和平,加强民主政体间的合作。

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4月30日出席美国智库阿斯彭研究所关于美国总统上任一百天的研讨会(美联社图片)

美国安顾问:习把台湾放在外交政策核心

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30日出席美国智库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关于美国总统上任一百天的研讨会,会议开始不到五分钟,话题就转向近期日益紧张的台海局势。

中共对台湾的威吓渐增,主持人问沙利文,在应对台湾问题时,美国的立场如何保持坚定又不具有挑衅意味?如何具体帮助台湾抵抗中国的侵略?

沙利文说,习近平把台湾问题放在外交政策的中心,加大对台湾问题的施压,因为他认定这关乎到中国政治的声望及长期稳定;而美国的立场很简单,对台问题一直建立在一个中国政策、《台湾关係法》和六项保证上。

“美国反对单方面改变(台海局势)现状。我们希望看到一个稳定的两岸关係,我们已经跟中国沟通,并向我们的盟友做出保证。”沙利文说,美国会继续履行《台湾关係法》的义务,向台湾提供防御性支持,还要加大印太地区其他国家对台海稳定及两岸关係的关注。同时,美国还要加深与台湾民众、民主制度间的交流。他还表扬了台湾对新冠疫情的控制、对资讯战的应对都值得美国学习。

“美国应该在许多不同的领域中站出来支持台湾,(此举)并非试图使台海局势升级或改变两岸现状,而是两个民主政体尝试共同解决重大问题。” 他说。

沙利文提到,美国政府评估,中国在过去五年左右的时间做了一些战略调整。这些调整在政策上主要有三个影响。首先是在中国的外交及军事政策上作出改变,对印太邻国加大威吓;第二个影响是中国国家经济朝着更由国家控制的方向发展;第三是影响中国在主权问题上采取更激进的作为,如对香港及新疆的行动。

面对美国一些共和党议员担忧拜登政府在气候议题上寻求与中国的合作可能被北京“利用”,沙利文回应,美中在气候上合作,“不是北京在帮我们的忙……,这是每一个主要国家的基本责任。”

沙利文还再次提到美日印澳“四方会谈”(Quad)的重要性在于“让四个有能力的民主国家一起设定议程、建立以价值为基础的国际体系”,为如何有效应对俄罗斯、中国等侵略性的行动“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氛围。”

他在会中还证实,美国政府正在安排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与今年夏天见面。

美国新任国防部副部长凯瑟琳·希克斯(左)强调,“美中必有一战”是可以避免的。(美联社图片)

美副防长: 美中战争可避免

美国新任国防部副部长凯瑟琳·希克斯(Kathleen Hicks)在同场会议上被问及,五角大楼是否认为台海会是美中衝突的爆发点?

 “我们每天都在认真观察这些区域的局势,即时思考(应对模式)。”希克斯回应,“我们对今日的中国有所担忧,因此要确保我们能发出正确的信号。”

希克斯强调,“美中必有一战”是可以避免的。美国首先要确保提升自身能力,其次是要展现威吓力,防止任何损害美国利益的侵略。

希克斯把中国挑战放在五角大厦政策的核心,她特别点出中国在军事、太空及网路领域的扩张性,称当下中国具有“挑战国际体系及影响美国利益的经济、军事和技术能力。”但她强调,美中有充分理由保持沟通,“激烈的竞争”并不一定代表“冲突”。

美国情报总监: 改变“战略模糊” 中国将视破坏稳定

会上的另一个讨论重点是美国是否应该改变对台的“战略模糊”策略,向中国明确表明若对台出兵美国不会坐视不管。

“我们必须向中国政府表明,美国将採取一切行动捍卫台湾。若解放军真的选择对台动手,我认为是一场赌博。”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副国务卿比根(Stephen Biegun)说,美国应该把政策重点放在系统性地建立对中国的威吓力。他还讚扬拜登政府在印太建立同盟的努力。

美国前副国务卿比根(Stephen Biegun)说,美国应该把政策重点放在系统性地建立对中国的威吓力。(美联社图片)

4月29日,美国情报总监海恩斯(Avril Haines)在参议院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针对美国面对的全球威胁举行的听证会上,则表明了对于改变“战略模糊”策略的担忧。

“从我们的立场来看,如果我们看到像你说的美国从战略模糊转为清晰,愿意在台湾可能出事时干预,中国会认为这会造成非常大的不稳定,会加强中国的那种感觉,也就是美国一心要遏制中国崛起,包括使用武力,这可能会使得北京在世界各地咄咄逼人地破坏美国的利益。这是我们的评估。” 海恩斯说。

在奥巴马政府时代担任白宫安全顾问的汤姆·多尼伦(Tom Donilon)则观察,台湾问题是美国跨党派的共识,这来自两党捍卫民主价值的共享价值观,也反映了拜登政府在外交政策上对“民主对抗专制”价值观之争的提倡。

北京对于这种定调并不领情。继外交部长王毅上周批评美国渲染中美之争为“民主和威权”之争后,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办主任杨洁篪29日在《人民日报》发文谈及美中关系,他写道,“中国无意否定美国或任何其他国家的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也不谋求在世界上推广中国的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