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1月 2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印中对峙:帕什米纳羊毛产业的生存危机

滚动 国际

产业领导人说,印中两国在拉达克边境地17个月的对峙危机正在危及已有600年历史的帕什米纳羊毛产业,后者雇佣了将近75万人。

资料照片:印中边境拉达克地区附近的帕什米纳山羊(2019年8月27日)

产业领导人说,印中两国在拉达克边境地带17个月的对峙危机正在危及已有600年历史的帕什米纳羊毛产业,后者雇佣了将近75万人。

报道说,两国军人2020年6月在拉达克东部的加尔万河谷爆发冲突后就在这个有争议的地区面对面对峙。那次冲突导致20名印度军人和4名中国军人死亡,局势目前依然紧张。

冲突切断了这个地区周边海拔4200米以上的几乎所有牧场的通道,拉达克牧民长期以来就在这里放养大约25万头生产帕什米纳羊毛的山羊。

印度喜马偕尔邦列城(Leh)的商人扎伊迪(Zakir Hussain Zaidi)从牧民那里直接购买羊毛。他说,印军“不让牧民到高海拔地区放牧,因此影响到羊毛的生产。”

帕什米纳羊毛是最好的一种羊绒,比人的头发细六倍,在国际市场上售价很高。世界上多数的羊绒来自蒙古,但一条正宗的喀什米尔帕什米纳的手工刺绣围巾在美国和欧洲可能要价几千美元。

帕什米纳出口商、喀什米尔产业商会(Kashmir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前主席旁遮普(Abdul Hamid Punjabi)对美国之音说,边境摩擦只是困扰帕什米纳纤维生产的最新问题。

其它因素包括新冠疫情的封闭措施和印度2019年突然废除370条款,后者向盛产羊毛的有争议的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提供一定程度的自治。此举伴随一个大规模的安全限制措施和延长的宵禁。

喀什米尔产业商会主席阿希克(Sheikh Ashiq)表示,封闭措施和宵禁严重冲击喀什米尔经济的各个方面,包括帕什米纳产业。

喀什米尔手工艺品和手摇纺织机(Handicrafts and Handloom Kashmir)组织主任沙阿(Mahmood Ahmad Shah)说,停滞的全球需求和有些贸易商的不良质量控制也造成帕什米尔销售的下降。他对美国之音说,贵重产品披肩的出口2020到2021年只有2316万美元,远低于2018到2019年的4100万美元。

国际羊毛奢侈品牌Me&K的创始主任卡德里(Mujtaba Kadri)说,羊毛产业下滑的部分原因是制造商给织布者和艺人们提供的低薪水。

卡德里说,“我在个人水平上正尽全力,我向艺人们支付的薪资与其他人相比要高50%。”卡德里雇用300多名妇女担任纺纱工,并为妇女开设学习纺纱轮操作的项目。

帕什米纳产业领导人去年夏天对危机的增加做出响应。他们创建了喀什米尔帕什米纳组织,维护他们的利益。这个协会的主席肖(Mubashir Ahmad Shaw)对美国之音说,帕什米纳的原毛价格因边境摩擦将升高,影响到与这一行业相关的大约70万人的生计。

帕什米纳加工和市场公司Phamb Fashions Pvt的执行管理主任沙赫德拉(Junaid Shahdhar)表示,帕什米纳原毛的价格已经从一公斤37美元升高到47美元。

这一产业问题也影响到拉达克地区,这里估计有1600到1700个游牧家庭靠放养帕什米纳山羊为生。

拉达克自治委员会(Ladakh Autonomous Hill Development Council)代表一个边境选区的委员斯坦津(Konchok Stanzin)说,“他们生活非常困难,他们的孩子们不想继续这样生活。”

斯坦津最近向印度国防部长辛格送上一份要求清单,要求向印中控制线附近无法继续生活的列城边境居民发给一块土地。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