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区国安法》实施后一年半,香港公共图书馆屡次秘密下架“敏感”书籍,至今港府仍未曾公开有关具体名单和数量。本台综合资料,至少过百本书籍疑因国安法“被消失”。有香港出版界人士批评,当局造成寒蝉效应,牵连甚广。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李智智 郑日尧报道" /> 《港区国安法》实施后一年半,香港公共图书馆屡次秘密下架“敏感”书籍,至今港府仍未曾公开有关具体名单和数量。本台综合资料,至少过百本书籍疑因国安法“被消失”。有香港出版界人士批评,当局造成寒蝉效应,牵连甚广。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李智智 郑日尧报道" /> 香港公共图书馆持续下架涉违国安法书籍 – 博讯新闻网
自由投稿
星期三, 11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公共图书馆持续下架涉违国安法书籍

滚动 港澳台

《港区国安法》实施后一年半,香港公共图书馆屡次秘密下架“敏感”书籍,至今港府仍未曾公开有关具体名单和数量。本台综合资料,至少过百本书籍疑因国安法“被消失”。有香港出版界人士批评,当局造成寒蝉效应,牵连甚广。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李智智 郑日尧报道

香港公共图书馆持续下架涉违国安法书籍

《港区国安法》实施后一年半,香港公共图书馆屡次秘密下架“敏感”书籍,至今港府仍未曾公开有关具体名单和数量。本台综合资料,至少过百本书籍疑因国安法“被消失”。有香港出版界人士批评,当局造成寒蝉效应,牵连甚广。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李智智 郑日尧报道

综合多家香港媒体报道,自2020年6月30日《港区国安法》实施后至今,香港公共图书馆至少有5次因应国安法收起藏书,最少涉及106部书刊。据香港政府康乐文化事务署今年6月的回应,当时发现 72 项图书馆收藏内容,涉嫌违反国安法,正暂停有关书刊的服务,并研究内容是否违反有关法例。大半年后,数字恐已远超过当时说法。

值得留意的是,《港区国安法》实施以来,外界一直关注对法律和社会产生的效应。港府多次下架涉违国安法书籍,令各界恐惧易触及“禁书”惹祸。

香港现“禁书”? 市民突然发现不能再借閲、亲北京阵营举报违法

不过,当中大部分下架消息,都是市民在借书时发现,再透过《立场新闻》、《明报》、《HKFP》等传媒报道才为外界所知,包括2020年7月,陈云的《香港城邦论》、黄之锋的《我不是英雄》、陈淑庄《边走边吃边抗争》共9本着作;2021年5月,港大学生会学苑的《香港民族论》、锺祖康的《来生不做中国人》,以及多本谈“公民抗命”书籍等25本着作;2021年11月,29 部关于六四及天安门事件的书籍下架,以及资深传媒人区家麟的《二十道阴影下的自由-香港新闻审查日常》等。

另一部分则是在亲中阵营举报和狙击下,港府立即收起书籍,才令公众获知消息。包括2021年6月,《苹果日报》被捲入国安法案件期间,公共图书馆在亲北京政党民建联杨学明举报后,下架30多本涉及黎智英的书籍和所有《苹果日报》;2021年7月,亲北京报章《大公报》、《文汇报》连日狙击后,公共图书馆再下架锺祖康的《向中国低文明说不》、戴耀廷“香港宪政的未来”系列书籍等,共至少12部书籍。 

香港政府过去多次回复传媒查询时,拒绝交代具体“禁书”名单和数字,一律仅称“署方会定期註销残旧或破损及过时的资料,以及失去参考或研究价值的馆藏,若果发现有馆藏内容可能违反《香港国安法》或有关法律,会以严肃态度处理,暂停有关馆藏的服务”。

康文署周三(24日)回复本台查詢指,香港公共图书馆的馆藏必须遵守香港法律的规定。当康文署发现有关馆藏涉嫌内容可能违反《港區國安法》或有关法律的规定,会以严肃态度处理,暂停有关馆藏的服务,并与有关部门研究内容是否违反相关法律。

香港出版社社长:难摸索政府对禁书定义 应解释清楚下架原因

香港次文化堂社长彭志铭,其着作《打横嚟讲2,爱香港不爱党白皮书》,亦是今年5月被收起书籍之一。他接受本台访问时指出,“违反国安法”属严重指控,港府若以此理由下架有关书籍,理应“开诚布公”,批评港府做法“偷偷摸摸”,且审批界线模煳。

彭志铭:“以前我们有明显界线,如据香港法例(《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尤其图书馆,不可上载二级或三级书籍,但现在并非因应我们明白与否、遵守与否,而是他们(港府)是怎样就怎样。”

黎智英谈及饮食、生意成功之道的书本均被下架

彭志铭称,若然当局因有关书籍果真违反国安法而作出行动,仍情有可原,质疑事实却反映当局“龙门任摆”,让人难以理解是因作者被拘押、书本内容、题目,抑或甚至有亲中人士举报才被“列禁”。

彭志铭:“我已听过无数次港府说,认为有可能违反国安法,但黎智英谈及饮食、生意成功之道的书本,那些书是如何违反了国安法呢?港府都未曾回应。陈述庄说旅游的书,又为何不见呢?对事,还是对人呢?甚至对题目,黎广德谈及保育的《释放香港》,因为书名又不见了。若是对内容,区家麟那本是博士论文,更是2017年前完成,追溯期如何定?而且只是学术研究,更是有人续借时才发现,有多少本被(下架),我们是不知道。”

彭志铭称,港府做法所带来种种问题掀起寒蝉效应,令教育界、出版界、新闻界和文化界等承受庞大压力,人人自危,思考跟随官方“禁书”列表,不但不敢出书,更会“每本、每页、每字”审查,务求达到官方“满意”的要求。

博士论文改编着作也被下架 香港资深传媒人:不感奇怪

香港资深传媒人区家麟回复《立场新闻》表示,对着作被下架并不感到奇怪,“现在的社会环境,有很多声音都已经被消失和灭声。”他说,即使公共图书馆无法再借阅,影响轻微,因为馆藏本来就不多,康文署的做法较多是政治表态,并指康文署把自以为敏感的书籍收起,反问“以后图书馆是否只剩下旅游、饮食和言情小説,或者官方历史的书籍?”

记者:李智智、郑日尧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