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1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政府催生措施失灵,中国人口出生率和结婚率跌跌不休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中国人口出生率持续下跌,去年跌破千分之十大关,跌至8.52‰,为1978年以来最低;而自然人口增长率也跌到1.45‰。

北京一所家政服务培训学校的学员们正学习如何照看婴儿(路透社2018年12月5日)

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中国人口出生率持续下跌,去年跌破千分之十大关,跌至8.52‰,为1978年以来最低;而自然人口增长率也跌到1.45‰。

星期天(11月21日)公布的《中国人口年鉴》还显示,去年结婚登记人数较2019年减少113万对,呈现2013年以来连续7年下降,创下自2003年以来近17年中的新低。中国官媒《新京报》指出,中国结婚登记人数连年下跌首先是年轻人数量下降,其次由于结婚成本升高、工作压力大、女性的教育水平和经济独立程度大幅提高等原因,中国当代年轻人的结婚意愿普遍下降。

人口出生率和结婚登记人数的双双下降让已经缺乏劳动力和社会老龄化问题雪上加霜。

曾经长时间严格实行一胎化政策的中国政府,面对日益迫近的人口危机,已经改变政策,开放二胎和三胎,但是由于生活成本暴增,房价居高不下,医疗保健不足等多方面原因,中国民众的生育意愿仍然很低。

《中国人口年鉴》没有解释人口出生率下降的原因,但是人口学家此前曾表示,育龄妇女人数较低以及育儿养儿成本高企可能是民众不愿生育的原因之一。

人口年鉴指出,去年中国城乡人均教育、文化和娱乐开销以及健康医疗服务支出有所下降,而家庭收入却有所增加。此外,住房成本也有升高。

英国卫报在报道这一新闻时指出,中国的人口困境的起因还是始于1980年的一胎化政策,这一政策一直延续到2015年前后。但是在很多没有实施一胎化政策的国家,其实人口出生率也一直在下滑,尤其是在东亚国家,所以出生人口减少也可以说是一个全球性的趋势。

为了提升人口出生率,中国中央政府以及全国各地的地方政府放宽了二胎与三胎的政策,减轻育儿与教育的成本负担,甚至对寻求离婚的夫妇实施一段强制性的“冷却期”。

人口年鉴显示,去年中国的离婚率出现了至少自1985年以来的首次下降,达到430万对。但是登记结婚的人数也在下降,去年共有814万对新人领取结婚证,比前一年的927万对减少113万对。

英国卫报引述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研究员易富贤博士的话说,在鼓励生育问题上,中国政府正在做日本政府已经做过的事,“而前者并没有后者那么有钱”。

“日本可以提供免费的医疗照顾和教育,但是中国却不能,”易富贤说。

曾经著有“大国空巢”一书的易富贤认为,中国的低生育率受到很多社会习惯和意识的影响,而政府长时间的一胎化政策也固化了一些大众的思维。

“绝大多数人像政府曾经推动的那样,只想要一个孩子,他们也习惯于只要一个孩子。虽然政策已经发生变化,但他们就是不想要第2胎或第3胎,”易富贤告诉卫报。

“在可预见的将来,中国政府能做的并不多,因为日本能做的全都做了;而中国如果要做根本的改革,也必须考虑社会和经济承受度。这里的难度比1979年的改革开放还要大,我不清楚中国政府是否有这么大的魄力,“易富贤说。

星期天公布的数据没有包含各个省市自治区的分类人口出生率数据。彭博社报道说,过去公布的数据曾显示新疆的人口出生率也有显著下降。彭博社说,一位当地官员今年早些时候说过,新疆人口出生率下降是因为控制“计划外生育”政策的影响。但是有分析人士认为,新疆穆斯林少数民族人口出生率不合比例下降是北京打压的结果。

中国政府否认这些指控,强调全国的少数民族父母生育意愿下降是因为包括寻求更好教育以及迅速城市化等因素所致。

彭博社说,新疆的人口出生率也可能在新疆公布其自己的统计年鉴时得以公布。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