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1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控告状:上海倪天英:2020年8月下旬境外各中文媒体刊登本人控告书《中共当局对我疯狂迫害的真相》的后续

滚动 不平则鸣

去年12月本人写了《面对当局报复迫害,本人依旧履行程序再次要求问责重惩所有迫害人,解决本人所有诉求之检举控告申诉状》书面信,并与全文复印的境外控告书《中共当局对我疯狂迫害的真相》放进同一个信封以实名EMS方式分别邮寄给政法委、国监委、最高法、最高检、李克强总理,但至今未得到任何回复和处理,反而发生

去年12月本人写了《面对当局报复迫害,本人依旧履行程序再次要求问责重惩所有迫害人,解决本人所有诉求之检举控告申诉状》书面信,并与全文复印的境外控告书《中共当局对我疯狂迫害的真相》放进同一个信封以实名EMS方式分别邮寄给政法委、国监委、最高法、最高检、李克强总理,但至今未得到任何回复和处理,反而发生了最新三个被迫害打压的事实:

一、2021年10月27日,我和年近九十的母亲到上海虹桥高铁站买高铁票去外地,被售票员展示电脑屏告知“倪天英已被法院依法限制高消费,限制乘坐G字头列车”而拒绝售票于我们。中共在第一从未事先告知本人,第二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就擅自非法把本人列入限制高消费黑名单,肆意剥夺本人应当享有的公民权利,而法院早在几年前就在本人未提供银行名称、帐号、密码(因物业服务合同案违法审判枉法裁判本人拒绝提供)的情况下判决后立刻盗掠本人银行存款强制执行完毕,所以法院限制本人高消费不具有任何理由。我要求中共刑惩作出限制本人权利决定的所有决策下令人并对本人经济赔偿。

二、2021年7月上海二手房价格核验机构“上海市房屋状况信息中心”未给中介公司和本人任何依据和理由,就以本人房屋挂牌价高为由核验不通过,命令链家、我爱我家等中介公司把本人挂了三个月的挂牌价为1113万的房子从其官网下架。我爱我家和链家从1113万起 1万 1万往下降价来试探核验通过价,试了上百次一直试到980万,政府才核验通过。这样算下来我面积为119平的房子单价才卖八万二千元,但和我同一个小区同一楼层且房龄老(是二期)面积为143平总价为1320万元单价近九万二千元(以及面积为113平总价为1225万单价近九万二千元的楼梯房)却都通过了政府核验一直挂在官网从未下过架。我投诉质问为何同一个小区,政府允许状况比我差的房子可以以九万二单价挂牌,却不允许我状况好的房子(房龄新,是三期,是电梯房)以同样九万二单价挂牌,只允许挂八万二低价?中介说政府解释是核验实行一房一价,我完全不接受这个解释。中共的“一房一价”是空洞抽象虚泛的打击报复借口,因为没有向我提供房屋核验定价的具体标准、规则、依据和理由,没有向我说明为何同一楼层的房子别人可以以九万二单价通过核验而我不能以此单价通过核验、只允许以八万二低价通过核验。因此足以认定所谓“一房一价”就是中共精准打压迫害中共想要打压迫害的人,中共喜欢谁,即使他挂高价也可以通过核验,不喜欢谁即使挂低价也通不过核验,这足以证明一房一价是中共故意滥用国家权力和公器来黑箱操作、不公开不透明不公平不公正地对本人进行政治迫害打压。我多次向政府12345热线投诉,提出政府不能凭空无据使用“一房一价”的借口,政府对我房价不公正的核验必须给我核验的具体标准、规则、依据和理由并要求书面回复。但投诉至今四个月政府置之不理,政府拒绝以书面或电话等任何形式给我答复,拒不惩罚核验机构相关人员,拒不纠错让我的房子与别人一视同仁地以九万二单价通过核验挂牌展示。中共禁止中介公司以公平价格展示我的房源,严重侵犯我私有财产处置权,足以证明中共是全球最暴虐的土匪流氓恐怖政权。我要求中共惩罚上海市房屋状况信息中心所有负责人和经办人,给我的房子通不过核验的书面依据和理由,让我的房子通过核验并赔偿本人损失。

三、支付宝天猫公司在2021年3月28日和4月27日两次在本人没有购买任何商品情况下盗划走本人在中国建设银行的存款,本人为此消耗很大精力、体力、时间、金钱向支付宝天猫和杭州市监局维权举报,但支付宝天猫拒不解决本人合理诉求,杭州和余杭市监局程序违法,始终不作为拒不立案。余杭市监局2347工号在几次来电时始终虚构事实编造谎言说商家划走我的钱是因为我签了“省钱月卡”协议,我要求其提供我签过该协议的证据,2347竟耍流氓无赖手段说不能强迫商家提供该协议,我要求其提供“市监局不能强迫商家提供该协议”的相关法律及依据,其又拒绝提供。9月6日该局李燕飞来电时故意违反逻辑自相矛盾,她称本人签了省钱月卡协议,我要她提供相应证据她拒绝提供,反而颠倒黑白要本人提供签省钱月卡的证据。我从未说过我签过省钱月卡,是余杭市监局把省钱月卡的主张强加到我头上,那么余杭市监局就必须为其主张提供相应证据加以证明,谁主张谁举证。因为我从未签过省钱月卡协议,我没干过的事,我怎么提供得了证据?只有我签过协议我才提供得了协议。因此第一,我不需要提供、没必要提供子虚乌有的协议。第二,我无法变戏法变出根本不存在的协议。余杭市监局虚构和捏造事实,不作为拒不立案,足以证明余杭市监局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拒不履行监管职责,职务违法,官商勾结,包庇商家违法。如果没有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与杭州、浙江乃至最高层官场之间长达20多年的利益输送、交换,权力寻租,行贿受贿送股票,数千万亿规模地替高层藏钱、洗钱、代持、做白手套,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怎么可能获得商业、金融垄断牌照并从区区几个人的小公司一跃成为世界性集团?对本案的处理和周江勇等一批官员落马足以证明这一点!因此我对余杭市监局“未发现平台违法,不予立案”和“本人签了省钱月卡协议”这两个既空洞又不透明的凭空无据答复完全不服不接受!市监局这两个答复因缺乏事实证据(既然没有证据怎么证明我签过省钱月卡协议?)和法律依据且程序违法,故非法无效不成立!中共不维护反而损害本人合法权益,官商勾结包庇纵容商家盗掠我合法财产,而本人向中央第七督导组、杭州市政府、浙江市监局、杭州市监局举报控告,要求对本案立案,对杭州和余杭市监局相关负责人和经办人问责追责,至今无果!

去年8月境外控告书和本控告书中大量事实证明,中共长期一贯滥用国家公权公器对作为异义人士的本人进行政治迫害。多年之前,中共公、检、法、纪委监委、信访局就把我列为定点终身政治迫害黑名单,列入重点维稳打压对象,长期对本人在政治上迫害打压、经济上抢掠财产、肉体上施暴侵害、精神上威胁恐吓,并且对我永久关闭所有控申渠道。

十几年来我通过国家邮政的EMS或挂号信实名寄给各级公检法司、纪委监委、人大政协、信访局、政法委、国务院和国家领导人的数百公斤重的举报控告材料大多数在中途被相关部门拦截查扣,并且上述机关当面拒收本人任何控告材料,拒绝受理和解决本人诉求,拒绝立案纠错问责,因此中共是反人类恐怖犯罪组织,由它派生的相关机构都是没有法治和规则的犯罪机构。中共的法律和宪法都是假的,法律以及公检法监信访局是中共迫害平民维护其统治的犯罪工具,中共司法办案都是冤假错案。

中共践踏法治,知法犯法,滥用职权,报复陷害,犯下了群体灭绝罪,种族灭绝罪,反人类罪,政治迫害罪,损害公民尊严罪,滥用国家公器虐待公民罪,滥用国家公权剥夺公民自由出行罪,禁锢罪,侵犯公民通信自由、通信秘密及隐私罪等等无数罄竹难书的罪行,本人各项合法权利长期不受法律保障被中共任意剥夺侵害,足以证明中共是没有法治的野蛮黑帮恶魔。在本人财产、权利、尊严得不到保障,中共为所欲为对单个公民实施极不对等的国家欺凌迫害,弱小的我无法抵御不受监督的国家公权公器一手遮天的压迫,不得不呼吁全世界为我发声为我伸张正义,呼吁被压迫的人民依据本人在去年8月境外控告书中提出的一套严谨的环环紧扣的相关逻辑推理来行使对等权利推翻这个反人类恐怖政权,呼吁美国和各国出台中共人权问责法、中共司法问责法来结束中共罪恶的人权和司法状况。

这个反人类恐怖政权已经丧失主权豁免和司法豁免,全世界有权对它的反人类罪行进行公审和问责!再次要求中共当局解决本人在《中共当局对我疯狂迫害的真相》、《面对当局报复迫害,本人依旧履行程序再次要求问责重惩所有迫害人,解决本人所有诉求之检举控告申诉状》和本控告书中提出的所有诉求!

控告人:倪天英 2021年11月23日

转载自 维权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