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4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立法会三读通过《入境条例》 港人忧或限制出入境自由

滚动 推荐 港澳台

4月28日,香港立法会大会对《2020年入境(修订)条例草案》恢复二读,并在同日以39票赞成、2票反对的高票三读通过,条例将于8月1日正式生效。此次修例将容许保安局局长赋权入境处处长,“指示某运输工具可或不可运载某乘客”

4月28日,香港立法会大会对《2020年入境(修订)条例草案》恢复二读,并在同日以39票赞成、2票反对的高票三读通过,条例将于8月1日正式生效。此次修例将容许保安局局长赋权入境处处长,“指示某运输工具可或不可运载某乘客”。

此修订条例一出即引发巨大争议,香港民主派阵营忧虑,该条例修订令政府可随意禁止任何人出入境,限制香港市民的出入境自由,形容此次修订为“锁港条例”。香港大律师公会亦发表声明称,质疑修例赋予入境处处长不受约束的权力,或限制港人及其他人离开香港。

各界高度关注修例 恐“闭关锁港”

香港在去年6月颁布《港区国安法》后相继有大批社会各界人士选择移居海外,

外界普遍担心,此次修例并非如保安局所述,是针对难民(又称免遣返声请者)问题,希望从源头减少非法入境者,实质则是给予入境处处长更大权力,以政治考虑限制民众出入境。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及由众多民主派工会组成的“关注锁港条例工会联合阵线”对修例表达关注,担心港人移民、旅游、出国留学工作会受到相关条例影响。

民阵召集人陈皓桓受访时表示,今次修例将会影响所有香港人的出入境自由,甚至在香港工作、居住的外国人都有机会受到影响,他质疑相关修订违反《基本法》赋予香港人的出入境自由。

“关注锁港条例工会联合阵线”发言人邓建华表示,政府把条文焦点放在难民身上是想“混淆视听”,条文并没有订明特定人士,亦没有排除香港永久居民,意味任何人都被包括在内。

作为支联会副主席和大律师的邹幸彤说,入境条例修订实施之后,香港人的出入境自由好似“肉在砧板上”,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被限制出入境自由。

香港大律师公会曾向立法会提交意见书,质疑修例赋予入境处处长不受约束权力,限制香港市民及其他人离开香港,公会建议立法时应明确规定,当局只针对入境而非离境的航班,以及说明该权力不会影响香港居民和有权进入并逗留香港的人士。另据英媒报导,身在香港的外交官也对条文感忧虑。

香港保安局批民主派举动 称有团体“制造矛盾”

民主派的此番动作遭到香港保安局的多次“强烈谴责”,保安局发言人说:“有团体近日对条例草案下赋权保安局局长就运输工具提供乘客资料订立规定的条文,故意曲解为限制香港居民的出入境自由,透过情绪化和敌对的言辞,尝试散播谣言,蛊惑人心,制造社会矛盾。我们对此作出严厉谴责,并强调任何人需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而市民也需要对误导和抹黑的信息提高警惕。”

保安局方强调,此次修例是希望更有效处理困扰香港多年的免遣返声请问题。保安局表示,政府近年平均每年花费10亿元在这个问题身上,这些人当中涉及“打黑工”、抢劫、伤人等罪行,带来治安问题,质疑一些团体对此问题视而不见。

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28日在立法会二读发言时重申,“预报旅客资料系统”及入境处处长的新权力只会针对来港航班,以及说明系统的具体细节、法律要求,包括入境处处长可要求航空公司在航机来港前,向入境处提供乘客资料,以及可要求前来香港的航机,不准运载个别人士前来香港。

李家超表示,目前香港有超过1.3万名声请人逗留香港,在已完成审核的声请中,99%的个案不获确立,他形容情况是对政府的持续挑战,因此有必要加强措施,提高声请的审核效率,以及从源头堵截“假难民”。

保安局针对大律师公会的忧虑发表声明称,按照一般做法,在“主体法例”中订明的赋权条文一般会“较为概括”,其后拟备的附属法例会订明具体细节和清晰条文,制定有关规例的过程亦须再经立法会审议和通过,而香港居民出入境自由已受《基本法》保障,政府确定所有条文符合人权条文和《基本法》,因此认为主体法例不会对香港居民的权利造成任何影响。

学者喻此修例过程为 “《逃犯条例》翻版”

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政治社会学硕士黎恩灏在其文章中形容,此番修例的过程是《逃犯条例》修订案的翻版。 2019年,港府以处理一宗港人在台湾杀人的案件,推动修订《逃犯条例》,把移交逃犯的对象扩展至中国大陆,大批香港市民因担心有人因此被送返中国大陆受审而发起抗议,其后变成持续多个月的暴力抗议。

黎恩灏说,政府当年拒绝把草案内容局限于台港两地,以无法律约束力声明,来回避有法律效力的条文带来的疑虑,跟这次修例其实很相似。

他认为,这次修例是政权“将香港问题国安化、反恐化”的工程之一,港府引用的国际民航保安规定,实质是以反恐为主,而自“反修例”运动后,香港建制阵营多番提及“本土恐怖主义”风险,可见这次修例,同样与国安反恐有极大关联。

他说:“而香港国安体制针对什么人,社会大众亦相当了解。”

邓建华在受访时坦言,虽大概率上无法阻止条例通过,但公民社会仍会继续发声表达对条例的关注。

他对于当局多次发声明谴责感到惊讶,“政府很像很害怕别人关注此条例,但同时政府不愿意正视民间的质疑,只会用严厉言辞去谴责,但我们的关注和质疑是有合理性。”

邹幸彤亦表示,目前民间团体的力量不足以推翻由建制派主导的立法会通过入境条例修订,不过,她认为民间团体必须持续关注,就算条例通过之后,都要监察政府是否有滥用。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