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11月 2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保护滇池环境的“钢老虎”

滚动 中国大陆

74岁的环保卫士张正祥,右眼失明,生活贫困,但是他却凭一己之力换来了云南滇池自然保护区内33个大、中型开矿、采石场和所有采砂、取土点的封停,被称作“滇池卫士”。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小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滇池的湖底。那时候渴了,就可以喝滇池的水。以前我们都用滇池水做饭。”一位名叫张正祥的环保人士说。

“但是湖水被污染了。现在既不能喝,也不能用,甚至连摸一下都不行。”他说。

保护滇池是一项极具风险的工作。在中国民间草根活动常常遭到政府的打压,环保积极分子和代理他们的律师过去曾面对严厉的报复,甚至有人因此而入狱。

张正祥说,他曾被心怀不满的企业报复过,但是他从不气馁。

每周他都会去滇池边巡逻数次,用望远镜查找是否存在污染源并且用相机拍照记录。

滇池位于昆明市西南部,是云南省面积最大的高原淡水湖。不久前,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刚刚在昆明举行。

喂海鸥对很多游客来说是游滇池的必备行程体验

70年代以来,因为昆明等四周城市工业的发展,以及四周农田的开发,造成滇池水的污染,尤其优养化的情形严重,大量蓝藻生长,已造成用水上的问题。

北京方面为了保护滇池已投资500多亿元人民币,建造了几十个处理厂,并将一条河改道为滇池提供新鲜水源。但是滇池水质依旧浑浊且覆盖着大量蓝藻。

张正祥出生在滇池边上的一个小村子里。他说是滇池养育了他。幼年时,由于父亲早逝,母亲改嫁,独自一人的他曾经依靠吃树林里的野果、喝山泉水活了下来。

“滇池是有生命的,但在历史上它是无声的。保护它是我的职责,”张正祥说,”它是我的第二个母亲。”

过去几十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大量企业到滇池所在的区域开采矿藏寻找自然资源。但是这类工业活动却给该地区造成严重的污染。

张正祥开始谴责那些掠夺性开采自然资源或者未经许可就开始建设的污染性企业。但是他往往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才能让公众有所知晓。

他说,地方官员在保护地方环境的问题上做得不够。

“为什么?因为他们和这些企业合作过呀。”他说。

张正祥的家里堆满了保护滇池过程中积累的各种文件和材料。

大约20年前,由于张正祥的举报,一个名叫周光文的矿主被迫关了矿山。但是后来两个人成为了好友。周光文说,虽然他投资开矿的钱赔光了,但是他现在挺同情支持张正祥的环保行动的。

张正祥说,他让200多家工厂都因为污染的问题关了门。这也让他付出了很大代价。周光文说:”地方官员、矿场主、采石场老板,很多人都恨他(张正祥)。”     

2002年有一天,张正祥骑自行车去一家采矿厂拍照时,被一辆无牌照大卡车撞倒。

他的右手粉碎性骨折,永远失去了劳动能力,右眼也基本失明。他认为这场车祸是有人故意而为。这么多年来他还遭受过其它各种各样的攻击。

他说:”他们打我,伤害我,拆我的房子,抢我的田。但是我不怕。他们都是纸老虎,而我是一只钢老虎。”

滇池由于污染严重,水体富营养化,水里各种藻类爆发生长,导致湖水变成绿色。

环保人士在中国需要格外的谨慎,否则他们就有可能惹恼地方官员和企业。

中国环保少女欧泓奕因为曾在上海加入过”全球气候罢课”而受到警察的盘查,后来她被学校开除,最终离开中国前往海外继续参与气候保护活动。

2005年,张正祥被评中国十大民间环保杰出人物。2009年被评为感动中国人物。他说,他终于被倾听。今年5月,滇池湖畔的一个巨大的房地产项目被宣布为非法项目。上个月当地一个曾负责污水处理的前市长被调查。

中国著名的环保人士马军说,2005年前后中国水污染问题出现了一个转折点。他说,20年前中国四分之一的国家级水质检测站报告的水质比规定中的最低级还要差。但是”从那时候起,在上下一致的努力之下,到了2020年,这一比例已经降到1%以内”。

今年中国环境部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尽管建有污水处理厂,但是每年还是会有1.4亿吨雨污合流水流入滇池。

张正祥不会停止战斗。他说:”我们无路可退。我走在一条独木桥上,我会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直到死。” 

(法新社)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