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11月 2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德国疫苗反对者怒火中烧 医生受威胁

滚动 国际

在德国,越来越多的医务人员受到疫苗接种反对者的辱骂以致暴力威胁。这是他们从未料到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全科大夫、萨克森州(Sachsen)医生协会主席博登迪克 (Erik Bodendieck)表示, “攻击性言行和极端主义明显增加。一些医生甚至受到死亡威胁。” 萨克森州所发生的并非孤立现象。德国之声询问的许多医生协会报称,很多德国医院收到威胁、仇恨邮件,气氛紧张。

此现象出现之时正值新冠瘟疫在该国一再创下新纪录:根据联邦疾控中心–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I)通报的数据,至上周日(11月14日),德国国内新冠大流行瘟疫爆发以来确诊染疫总数跨越了500 万大关。 

萨克森州的疫情尤让人忧虑。该州每 10 万居民 7 天新染疫率目前超过 500,而疫苗接种率仅 57%,为各州中最低(全国平均水平为约 70%)。 

“你们都该给毙了”

对博登迪克大夫来说,受威胁已是家常便饭。这位医生协会主席告诉说:”很多是电子邮件,对我人身攻击,并发出起诉威胁。一些邮件中还写着’你们都该给毙了’ 等一类威胁言论。”

出现这一波攻击性浪潮的一个原因:博登迪克要求强制接种疫苗。他确信,尽管实行接种义务在社交媒体上得到广泛认同,但反接种者又会大动干戈,”因此,在萨克森州,一些医生可能会决定不提供接种服务。

一名”横向思维”运动成员在斯图加特示威

图林根州(Thüringen)医生协会发言人施拉姆-海德尔( Ulrike Schramm-Häder )和另外 25 名医生也收到了威胁信。她指出, “最重要的是,这些信件称,疫苗危险” ,医生被指控从事”人体实验”。 

这位女发言人表示,有些威胁信发件人沉湎于阴谋论: “其中有人称,要控制联邦政府的黑暗势力。也有人干脆拒绝所有防疫措施。他们还调查医生的姓名和地址。”

医院气氛紧张 

但事情并不仅限于匿名威胁信。在很多医院,气氛也相当紧张。海德尔大夫告知, “有时,患者会对正常询问,例如关于他们疫苗接种情况的询问,做出激烈反应。而本来,医生当然必须询问并获得相关信息的呀。”

德国之声了解到,只有少数医生协会收集有威胁案例的具体数字,但明确指出,很多病人语言变得粗暴,例如在柏林和下萨克森州。柏林州医生协会发言人指出,目前,患者和医务人员们都因新冠大流行瘟疫而疲惫不堪:”双方都处于紧张状态”。该协会称,因施打疫苗人员受到严重威胁,10 月份,柏林一家诊所不得不暂时关闭,并聘请私人保安服务。因医生们不愿公开表态,该协会未提供该诊所名字,以防事态升级。

一边是等待接种的队伍,一边是反对接种者示威

要是医生被当成政客 

在不少地方,对医务人员的威胁已成常态。在社交媒体上为接种疫苗发声的医生尤受攻击。下萨克森州(Niedersachsen)医生协会发言人施皮克尔 (Thomas Spieker)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围绕冠状病毒措施和疫苗的公开辩论越来越情绪化,医务人员首当其冲。” 他指出,”某些愤怒的来电者似乎将医生当成了政界人士。自疫情爆发,医务人员每天处于交叉火力下,承受着健康风险。而这也影响了对其它疾病的治疗。”

尽管收到匿名威胁邮件,柏林和勃兰登堡(Brandenburg)全科医生协会主席克赖舍尔(Wolfgang Kreische)仍强调,”大多数患者都很感谢被接种了疫苗”。他告诉说,也有一些病人接种疫苗是因为觉得有必要这样做, “他们不想要任何与疫苗有关的信息,只想打完针就走。”

不过,他也知道有一位女大夫不再施打疫苗,原因是,这位大夫的诊所印章被人伪造,并出于欺诈目的用于疫苗接种文件。克莱舍尔告知: “每回得到其诊所的名字又被人伪用的消息,她都得向警方报告。 这让她不甚其烦。”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