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11月 2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拉帕尔马岛未来堪忧

滚动 国际

西班牙拉帕尔马岛(La Palma)老昆布雷火山 (Cumbre Vieja)还在喷发。许多当地居民对自己的工作和生计忧心忡忡。其中一些人已离岛他去,寻找新生活。

(德国之声中文网)艰难的告别。在这里生活了 20 年后,罗德里格斯(Leonardo Rodríguez)毅然打点行装,准备离开家乡拉帕尔马岛。本月底,这位厨师将与生活伴侣和他们的两只猫一起,在内陆城市格拉纳达(Granada)勇敢开启新生活。他已找到一份工作。他之前在那里工作的位于火山脚下的那个比萨饼店,已停业数周。他租的房子也在此地。但他无法再去那儿。方圆6公里均成禁区,人员被疏散。熔岩太靠近了。

罗德里格斯将在格拉纳达一餐厅工作

表情紧张的罗德里格斯告诉说,”和老板娘谈过了。老板娘定于 12 月初正式关店。火山还在活动,今天又发生了猛烈喷发。我和另一位同事不得不放弃我们的工作。”

不情愿的新开始

本来,他和女友正打算买房。重新白手起家绝对不是两人的计划。谁想到,9月19日,火山爆发,摧毁了 1500 多座建筑物。房地产市场受到巨大冲击。罗德里格斯一无所获。很多拉帕尔马人也一样。莱昂纳多(Leonardo)就是其中一员。他告诉说,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离开拉帕尔马。他姐姐也搬到了特内里费岛(Teneriffa)。几乎没有工作,住房狭窄。就像罗德里格斯那样,人们对国家援助失去信心。他指出,政府承诺的短期工作津贴仍未拿到。这位厨师透露,明天他和红十字会有个约谈,能获得一张额度至少有 150 到 200 欧元的信用卡,用以加油或超市,除了酒、衣服和烟草,其它物品都可以买。

西班牙政府承诺提供超过 2.5 亿欧元的资金帮助岛上居民,并为企业提供新房、基础设施、补偿金。然而,钱来得很慢。迄今,地方政府只拿到了承诺资金的一小部分,用于疏散人员的公寓或对他们的心理支持,或铺设新的灌溉系统为香蕉种植园供水。很多拉帕尔马居民抱怨说,由于整个分配程序过度官僚化,到目前为止,他们几乎没得到任何财政援助。

火山灰覆盖了众多街道

官僚主义太多,程序太长

马丁(Oliver Martín )一直在旅游业工作。现在,他致力于帮助灾民。铲火山灰、提供自己的车用于运送救灾物资。他认识那些不得不多次向当局提交申请材料、但依旧一无所得的人。这些人甚至拿不出一欧元在常去的咖啡吧喝上一杯。诚然,西班牙援助组织的捐款会有所帮助。但拉帕尔马一夜之间陡变。马丁指出, “街上有很多人,你可以看到他们脸上的痛苦和绝望。人们非常忧伤。而本来,我们一直认为,拉帕尔马人是快乐群体。”

火山爆发也给马丁带来重重问题。2018 年去世的女儿维奥莱塔 (Violeta)  ,葬在塔扎科尔特 (Tazacorte) 墓地。火山熔岩流从她的最终安息地仅半公里处流过。数星期里,家人只被特许进入墓园若干次。想到女儿遗体可能将永远消失在熔岩中,他的心几乎就像被撕裂。他说,那种感觉 “犹如第二次失去她”。现在,他和有亲属葬在该墓地的其他人一起,共同呼吁迁墓。但这很难。根据现行法律,迁墓的条件之一是下葬须至少过去5年。因此,马丁需获特别许可。而这必须在短期内实现,因为,墓地近处的熔岩流随时可能变强或改变方向。

生活在火山脚下的居民们担心熔岩流可能会因新的喷发而膨胀或转向 

马丁说,”我们很担心,也很无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当局)不及时做出决定,熔岩就会埋葬墓地……那我会去那里,把女儿挖出来。”

火山在所有层面决定着拉帕尔马岛居民的生活,而且是每时每刻。罗德里格斯凝视着自己的手机。火山脚下杰迪村 (Jedey) 附近的朋友发来消息: 火山再次发出咕哝声–“就像上次大喷发之前一样”。 围绕拉帕尔马岛有史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火山喷发,紧张局势还在继续。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