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1月 2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汪达林:联合国难民署泰国办事处在谋杀难民(十)——下毒

滚动 不平则鸣 自由投稿

联合国难民署泰国办事处无恶不作,前面发表的九篇文章里的内容,只是他们对我进行谋害的一小部分内容。

我在泰国曼谷申难期间,从2013年11月14日起,到2021年7月24日止,7年多时间,每天喝我现在住处投币饮水机打的直接饮用水,在2016年10月,我开始出现了每天大便拉稀,小便尿频、尿不尽、尿如细丝,身上血管容易破裂出血等症状,也就是在此之后,在我住处很小的社区里,我先后看到了有8人走不稳路的奇怪现象。

我一直找不到原因,因为在2018年前期,我经常喝到在我住房近处饮水机打的饮用水有药味后,我就到远处另外一个房东老板的饮水机打饮用水,并且,我一直以为联合国难民署泰国办事处不敢在几台公用的饮水机里下毒,一直到2021年7月24日,我买了电烧水壶,自己烧水喝之后,10天大便明显好转,20天小便也有了好转,这时我才意识到,导致我出现以上症状的原因,绝对是有人在我住处几台饮水机里的饮用水里加了毒药。

1、我出现以上症状的时间,正是在“泰办处”不向安置国推荐中国难民,并疯狂的对我进行谋害,我写了第一篇《联合国难民署泰国办事处在谋杀难民》的文章,在互联网上大量发表之时。

2、在此之前近3年时间,我每天喝现在住处饮水机打的饮用水,既没有出现过以上症状,又没有看到在我住处有一人走不稳路。

3、我经常喝到近处饮水机打的饮用水有药味的时间,也正是在我写了第二篇《联合国难民署泰国办事处在谋杀难民》的文章,在互联网上大量发表之时,我认为,饮水机里的饮用水加药过多还喝不出药味来,只有加药极多才喝的出药味来,此时“泰办处”在更加疯狂的对我进行谋害。

4、在我出现以上症状期间,曾经多次因为手指痛后发现,我手指血管破裂,内出血紫一大块,我认为,在我住处,那些走不稳路的人跟我一样也是血管破裂,可他们不是手指血管破裂,他们是脑血管破裂。

5、近5年时间,每天折磨我一直不好的顽症,在我买了烧水壶后就明显好转,我认为,绝对是有人在我住处几台饮水机里的饮用水里加了毒药。

6、“泰办处”无恶不作,前面发表的九篇文章里的内容,只是他们对我进行谋害的一小部分内容。

7、只有“泰办处”有作案动机和作案条件。

8、我认为,之所以“泰办处”敢在几台公用的饮水机里下毒,是因为他们认为,把饮水机里的杀菌药加多了,就变成了毒药,这种方法谋杀巧妙,查不出来,他们可以杀人不偿命,可以逍遥法外。

所以我认为,绝对是被中共收买的“泰办处”,重金收买我住处饮水机的技术管理人员,故意搞坏了几台饮水机里的配药系统,使饮水机里的饮用水加药过多,这些药喝多了,不但会危害人体健康,还会损坏人体器官,导致人体瘫痪和死亡,达到他们谋杀我的目的。

在我住处,“泰办处”把跟我说话的多人调走,并大量收买人对我喷唾沫,我不仅没人说话,也从不在社区里坐着休息乘凉,如果有人喝了社区里饮水机打的饮用水脑出血死了,我也不知道,另外,根据“泰办处”邪恶胆大的程度看,下毒这种事情,可能他们在其它地方已做过多次没被发现,也就是说,实际情况可能比我以上说的要严重得多。

汪达林(难民号码:815-13C01255)

2021年8月24日写于泰国首都曼谷

附:前九篇文章链接。 https://igdb3pss3.blogspot.com/ https://igdb4pss.blogspot.com/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