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4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拜登联合有顾虑的盟友一道更强硬地对付中国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拜登就任总统的头100天里,保留了前任总统特朗普对中国采取更强硬态度的许多关键做法。不过,尽管如此,美国在亚洲的一些盟国仍在决定是否加入华盛顿的反北京行动。

拜登就任总统的头100天里,保留了前任总统特朗普对中国采取更强硬态度的许多关键做法。不过,尽管如此,美国在亚洲的一些盟国仍在决定是否加入华盛顿的反北京行动。

美国总统拜登在对国会的第一次讲话中提到中国的次数,比其他所有国家都多。

拜登明确宣布美国为赢得21世纪正在与中国展开竞争,并向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发出警告。

拜登说:“我告诉他,我们欢迎竞争,我们不是在寻找冲突。但我绝对清楚地表示,我们将全面捍卫美国的利益。”

在拜登执政期间,美国官员因中国对邻国的军事恐吓、有争议的贸易手段和对人权的侵犯等方面问题进行了对抗。

从许多方面来看,这是特朗普手法的延续,也导致了数十年来最糟糕的美中关系。

一个很大的不同是,拜登更加努力地促使美国盟友们加入这一行列。他最近首次举行了非正式联盟的领导人峰会,美国希望以此能对付中国。

但是,即使在这个联盟中,许多国家也不愿直接与北京对抗。

釜山国立大学政治学教授分析家罗伯特·凯利说,一些美国盟国仍然不确定华盛顿的政治动荡。

罗伯特·凯利说:“我认为许多国家只是采取了观望的态度,看看特朗普是不是美国人生活中真正永久性的一种民粹主义转折,或仅仅是一次性的做法。然而特朗普输了。”

拜登在周三的讲话中说,美国不仅“回来了”,而且会“留下来”。

韩国梨花女子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朴远建(Park Won-gon)认为,尽管拜登有此保证,但一些盟国并不相信美国已经完全抛弃了其“美国优先”的理念。

朴远建说:“韩国和其他美国盟国,特别是自由民主国家,必须为这种不断变化的世界秩序做准备。我们生活在美国势力的衰落中。我们如何恢复这种世界秩序?同时,我们如何设计,设计后美国时代的秩序? 这是美国盟国面临的重要问题。”

这是拜登在亚洲及其他地区议程中的首要问题,即如何让世界相信美国又是可以预知的了。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