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4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高智晟夫人耿和:我一定要找到他,无论生死!

滚动 不平则鸣

中国知名人权律师高智晟遭失踪已超过三年。本台记者孙诚日前专访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听她讲述了为营救高智晟所做的努力。

2021年4月28日,耿和接受本台专访。

中国知名人权律师高智晟遭失踪已超过三年。本台记者孙诚日前专访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听她讲述了为营救高智晟所做的努力。

记者:2017年8月13日以来,高智晟律师已经失踪了三年多。能否谈一谈,这些年以来您为了营救他所做过的努力?耿和:高智晟不是被迫害了三年,他被迫害了十六年,没有一天的自由。非常感谢自由亚洲邀请我做的这个专访,在过去的十二年当中,我主要是通过媒体采访还有听证的方式来营救我先生。中国共产党在统治中国的这七十一年里,制造了无数被迫害的政治犯。像我先生虽然不是坐牢最长的,但是他在过去十六年里几乎都是在单独的囚禁、毒打、酷刑、监禁中强制失踪。甚至关押他的武警、士兵跟他说一句话,他都会被处罚,这样高强度的迫害持续了十六年。我想应该在中共历史上,(高智晟)也是受难最深的政治犯之一吧。记者:在这些年里,您和您的家人在美国生活过得怎样?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呢?耿和:来美国十二年了,独自把两个孩子抚养成人了,不会英语的我同时也打了几份工。但是现在,我和孩子可以正常地生活了。我是母亲,所以也希望成为孩子的依靠和榜样。生活中所遇到的任何困难和问题,都是正常的。回过头来看,这都是我们成长中必须经历的。但是,我也经常能想起我先生遭受的迫害,像黑夜黑头套呀、囚禁呀、小号呀、非法拘禁呀等等,我感同身受。对他的那种担忧,也折磨着我。一旦有闲暇,像圣诞节、感恩节、春节、元旦、生日等等,哪怕片刻手中的活停下来的时候,我都会心有余悸:“唉,要是有我先生的消息多好呀”。我会随手翻翻日历,想想他过去十六年来从不放过任何一次能发声的机会,去揭露发生在中国的人权迫害案件。所以,作为他的太太,我觉得与高智晟的苦比起来,这算什么苦呢?

2021年4月19日,耿和与声援她的人士在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外举行抗议活动。在活动中,耿和要求中共“还我丈夫高智晟骨灰”。(耿和提供)

记者:您能否谈谈,在帮助高智晟律师的问题上,目前您对美国政府有什么期许呢?耿和:高智晟的待遇改善,相信也会整体推动中国政治犯的待遇,间接地拯救成千上万的中国政治犯,这样就(能)让中共的权力有所顾忌。希望美国政府突破以往的施压手段,作出更有效的营救方案。我觉得,到美国来的这十二年来,更明白了一点:自由从来不是免费的。高智晟因为自己的理想而受难,甚至死在自己祖国的土地,我想那是他的荣耀。我已经履行完了我作为母亲的责任,现在我想彻底履行作为太太的责任。不管他(高智晟)在哪里,不管是天上地下,我一定要找到他,不论生死!记者:那么,您希望美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应该在哪方面继续向中共施压呢?耿和:我是美国公民,美国政府有义务帮助美国公民一家团聚。希望美国政府能公开地提起高智晟的名字、谈论高智晟的案子,以及希望美国使馆官员能够去打探高智晟、寻找高智晟,去探望高智晟的家人。高智晟的家人因为受到牵连和逼迫,姐姐跟姐夫都被迫自杀。营救高智晟不仅仅是因为我们一家,有一位身在美国的学者告诉我,高智晟所遭受的迫害是在关押的政治犯中级别最高的。高智晟在他的书中曾经也写道,中共警察告诉他,他在公安部政治犯的代号是002,001是刘晓波。刘晓波已经去世了,高智晟现在就应该是001了,是共产党的头号政治犯。高智晟这一次被绑架失踪,如此长时间令高智晟杳无音讯、生死不知,他们应该是下了决心要害死高智晟。高智晟被失踪是国际社会对刘晓波遇害漠视的直接后果。由此我推断,如果高智晟不能得到援助的话,更多在中共监狱里的政治犯都会面临着高智晟这样的结果。很明显,国际社会对此根本没有重视,国际社会纵容中共大肆迫害人权。(中共)这种不受约束的权力,也为整个世界带来了动荡和不安。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编辑:何平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