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1月 1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卸任前吐真言! 默克尔:和中国合作初期太天真

滚动 国际

德国总理默克尔卸任前接受路透社专访坦承,德国确实在和中国合作的初期“太天真”(naïve)了,但也不应该在关系紧张时全然断绝交流。她认为,对中关系现在应该更谨慎。

德国总理默克尔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

德国总理默克尔卸任前接受路透社专访坦承,德国确实在和中国合作的初期“太天真”(naïve)了,但也不应该在关系紧张时全然断绝交流。她认为,对中关系现在应该更谨慎。

路透社发表对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专访指出,默克尔在位16年来采取的外交策略,使得中国成为德国的首要贸易伙伴,并且形塑了欧洲对于中国的立场,即便中国的不公平竞争及产业间谍活动引发关切。

对此,默克尔在受访时表示:“在与一些合作伙伴的关系上,我们一开始时也许太过天真。最近我们更仔细观察,也更正确。”

不过默克尔说:“就我的观点而言,完全脱钩不会是正确之事”,她还说,全面与中国断绝合作也不行,会对德国造成伤害。

默克尔指出,量子电脑和人工智能这方面,欧洲目前还没有跟上科技发展的脚步。在这个领域,中国和美国都比较强。虽然德国必须保护自己的重大基础通讯设施,但不应该有某个公司“从起点就遭到排除”。她强调“我们需要一个开放的系统,让所有人都遵守同一套标准”。

路透社报导中分析,中国在2016年起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且中国快速的经济成长,使得默克尔任内的德国获益不少。但许多批评家直指德国过度依赖中国,且尽管默克尔多次提及曾与中国沟通人权问题,但外界普遍认为德国对中国违反人权的态度太过软弱。

默克尔为欧洲带来什么资产和负债?

默克尔即将卸任的此时,欧洲对中态度转趋强硬,被视为加入美国抗中围堵阵营,也出现声讨默克尔的声浪,甚至称她注重商业利益、忽视中国威胁,把德国变成“自私的强权”,也有称她赢得中国历届领导的信任,是以出卖道德换来。

外界称默克尔卸任前“吐真言”。台湾辅仁大学外交暨国际事务学程召集人张孟仁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每领导人都到卸任才敢讲真话,这十六年把人家钱赚得(满满)的,中间不太敢批评,现在才敢讲真话。之前2020年10月20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就已经先讲过,欧洲人天真的时代已经过去。他这句话就是针对当时中国发展已经非常强,欧洲人应该避免过于天真。”

德国总理默克尔(美联社)

张孟仁提到,德国前总理想跟中国做生意、协助解除欧洲对中国武器禁运,默克尔2005、2006上台初期,想采取跟前任不一样的作法,没有那么亲中。

学者:默克尔见达赖喇嘛后遭中国抵制一年多 自此转向亲中

张孟仁说:“所以她才在2007年接见达赖喇嘛,结果接见之后,中国马上对她出手,暂停双方的交流一年半。一年半之后,默克尔开始转向,变得比较亲中,想扩大德国的市场。就像外界所说,默克尔的重商主义开始出现。”

张孟仁分析,关键年2008美国爆发次贷风暴,紧接着2010欧洲也出现欧债危机,当时经济没有受创的是中国。默克尔看到中国在经济上有可着力之处,更不愿放弃中国市场。2010年德国和中国成为战略伙伴,关系愈来愈好,甚至2013年欧盟跟中国有很严重的太阳能面板关税之战,但默克尔主张把关税解除,可见默克尔对中国的好感。

张孟仁说:“德国很多产品输往中国,尤其德国汽车在中国可说横行无阻。直到2016年德国重要机器人公司和技术被中国收购,和后续一连串重要敏感产业被中国收购,德国才恍然大悟。”

德国政府和民间吃了闷亏开始对中产生警觉

张孟仁说,2018年德国经济部长第一次提出应检讨德国的竞争政策,连带影响到欧盟。他们意识到中国政府对中国企业的国家补贴问题非常严重。值得注意的是,德国产业联盟(或称德国工业联盟,Bundesverband der Deutschen Industrie, BDI)原本对中友好,经常游说默克尔政府不能对中国进行制裁,2019却一改态度,开始称中国为系统的竞争者,欧盟也跟进将中国视为系统竞争者。

张孟仁提到,2020年12月底,默克尔跟法国总统马克龙推进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谈判,形同在拜登上台就打一巴掌,中间发生跟欧洲议会批判新疆、香港人权,中国对欧洲议会进行反制,中欧投资协议冻结。2021年德国产业联盟又提醒德国企业到中国发展要小心,有奴工方面问题、新疆血汗劳工的问题。

默克尔的真心话 德国新政府能记取教训?

谈到德国将改朝换代,张孟仁分析,将上台的政府被称“红绿灯联盟”,社民党对中国比较不敢批判,票数最多,另外绿党跟自民党对中国没有好感,如果三者一起结盟应会对中国有所牵制。

张孟仁说:“社民党新的这位领导者,比较属于保守派,应该不会改变太多,可能会萧规曹随,跟着默克尔的重商主义,就看绿党和自民党会不会对他有所牵制?绿党表示想靠大西洋联盟、北约或美国势力跟欧盟合作,对中国有所遏止。而自民党则在党纲对台湾展现好感。”

资深国际新闻媒体人郭崇伦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虽默克尔显示有点后悔跟中国合作,应更谨慎,但前提条件仍是“现在不应停止继续合作”。德国新政府成立后,会重新调整对中国的合作政策,不只美国,欧盟也在重新检讨。

郭崇伦:“其中有一个层面,是不是中国通过合作,用非法的手段盗取一些经济、科技上面的机密。这是他们现在开始后悔的地方。第二,是不是为了要跟中国经济合作,丧失了对民主、自由、人权的坚持,欧盟和德国现在都在检讨这个事情。”

拜习会后 传出欧盟推迟提升与台湾贸易关系的计划

郭崇伦提到,默克尔所属的政党基督民主同盟,基本上代表着德国大企业,尤其汽车工业。现在也开始检讨是不是汽车工业也受到中国挑战,尤其在电动车领域,大陆的电动车科技一日千里,也让德国受到很大压力,这都是一些相对的因素。

有媒体报导,欧盟推迟了一项提升与台湾贸易关系的保密计划,表明其内部对如何最好地平衡欧盟与台北和北京的关系存在不确定性。而欧洲议会则力推欧盟与台湾关系升级,签署投资协定。

郭崇伦说:“最近习近平跟拜登视讯会谈,也会让欧盟执委会考虑再三,现在欧盟做任何事情都会考虑到跟美国是不是同步,如果美国现在开始在做微调,欧洲也要开始做微调的准备。”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