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4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受到新冠疫情重创 西班牙斗牛活动缓步重启

滚动 国际 财经科技

自新冠疫情大流行开始以来,人们将于周日(5月2日)首次回到马德里的拉斯班塔斯(Las Ventas)斗牛场,一座争议四起,却又是人类奇景的精神家园。 

资料照:西班牙斗牛士在马德里的拉斯班塔斯斗牛场表演斗牛。

自新冠疫情大流行开始以来,人们将于周日(5月2日)首次回到马德里的拉斯班塔斯(Las Ventas)斗牛场,一座争议四起,却又是人类奇景的精神家园。

六名斗牛士将在6000名欢呼雀跃的爱好者面前,与公牛进行搏斗。斗牛表演实行严格的疫情限制,包括将门票销售限制在可容纳人数的25%。

尽管如此,在斗牛爱好者眼中,西班牙全国各地的斗牛场持续关闭一年之后,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情感激励。斗牛表演被称做是西班牙全国性节日。

星期天的表演是一场慈善活动,为受到疫情影响的斗牛士以及部分相关从业人员筹集资金。西班牙共有大约20万名跟斗牛相关的就业人员。

据西班牙全国斗牛组织者协会称,在正常情况下,场面血腥的斗牛表演每年为西班牙经济带来48亿美元的收入,几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

在西班牙,斗牛被崇拜者视为一种艺术。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动物权利游说团体对斗牛提出批评,这些游说团体得到了左翼政党的支持。

反击

反击

现在,这场疫情将斗牛业推到了财务困境的边缘,穿着五颜六色的“灯光套装”的斗牛士们正在进行反击。

“对于斗牛来说,这将具有极大的象征意义。这将是我们自大流行病开始之前第一次回到世界斗牛之乡拉斯班塔斯,”西班牙主要报纸之一“国家报”的斗牛评论家安东尼奥•洛卡告诉美国之音。

“希望这将是更多斗牛表演的开始。这将是对那些在这个行业工作的人们很大的帮助。他们都在努力地度过过去的一年。”

代表饲养者的斗牛基金会主席维多利诺•马丁(Victorino Martín)认为,本周末的比赛将标志着这个行业复苏的开始,他说,这个行业对西班牙具有文化和经济的重要性。

他告诉美国之音:“这场斗牛比赛具有战略意义,因为它将标志着下个月在马德里举行的一系列类似比赛的开始。”

“这个行业在经济上受到影响,但它也是西班牙文化的一部分,有点像戏剧。”

传统与政治

新冠疫情加速了这一壮观表演的衰落,在过去,这一特殊的活动曾给包括戈雅(Francisco de Goya)、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和毕加索(Pablo Picasso)在内的艺术家带来灵感。

根据西班牙文化部的数据,2012年有1,997场斗牛表演,但到2019年这一数字下降到1,425场,文化部将斗牛看做是一种艺术形式。

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许多传统上为斗牛表演提供资助的地方议会削减了预算。

年轻一代被TikTok或YouTube所吸引,因而不花钱去看被一些人认为是老式的活动。

近来斗牛的政治问题化

西班牙极右翼的呼声党(Vox)的候选人萝西欧·莫纳斯特里奥在一位真正的斗牛士的帮助下,在斗牛场挑战一头公牛,为她的竞选拉开序幕。马德里5月4日举行地区选举。

呼声党是西班牙议会中的第三大党,有52名议员,支持者来自农村地区。

莫纳斯特里奥事后告诉美国之音,“我一点也不害怕。事实上,我非常喜欢它。尽管那些反对斗牛的极权主义者在胡说八道,但这很好”。

伊莎贝尔·迪亚斯·阿尤索(Isabel Díaz Ayuso)是马德里的现任保守派领袖,民意调查显示他将获胜,他承诺未来几个月内在小城镇组织18场斗牛,并承诺提供363万美元的补贴。

近年来,西班牙人在斗牛问题上一直存在分歧,一些人认为这是一种艺术,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是一种残酷的行为。

网络报纸“西班牙人报” 2019年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56.4%的西班牙人反对斗牛,24.7%的人支持斗牛,18%的人则没有意见。

何塞·扎尔迪瓦尔(José Zaldivar)一直在推动禁止斗牛运动,但他认为成功的希望不大–至少在短期内。

他工作的办公室里有一个“武器库”,装满了斗牛士用来与公牛格斗的利器,从结束公牛生命的剑,到在决斗中刺入公牛背部以削弱其力量的帶有倒刺的長鉤(banderillas)。

身为废除斗牛兽医协会主席的扎尔迪瓦尔说:“就压力和痛苦而言,牛只所经历的别无其他,尽是酷刑。”

他认为,只要斗牛被看作为西班牙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并受到保护,就不可能处理estocada–斗牛士杀死公牛的那一剑刺。

2013年,当时的保守派政府通过了一项法律,确立了斗牛的“无可争议”的文化特性。

这意味着在2016年,宪法法院能够废除加泰罗尼亚和巴利阿里群岛地区当局对禁止斗牛所下的行政命令。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