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1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聚焦非洲 – 埃塞尔比亚内战周年之际,美国敦促侨民撤离

滚动 国际

正值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对撒哈拉以南三国展开为期六天访问之际,11月15号,美国再次敦促国民立即自行离开交战的埃塞俄比亚,并强调美国政府不会组织军事撤离行动,也就是说,阿富汗喀布尔机场撤离一幕不会在亚的斯亚贝巴上演。自两周前埃塞尔比亚政府宣布该国进入紧急状态后,美国大使馆就敦促侨民乘坐商业航班离开该国,并向无法立即购买机票的人提供贷款。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肯尼亚 2021年11月17日

一年前的11月4日,埃塞俄比亚陷入了提格雷特种部队和联邦政府军之间的血腥内战。上个月底,当提格雷军队进入距离亚的斯亚贝巴400公里处的德塞镇的消息传入埃塞俄比亚首都时,不能不引发人们的联想,因为1991年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 (TPLF) 赢得内战时,德赛镇在亚的斯亚贝巴政权倒台前一周被攻克。

叛军的进展促使中央政府发出总动员令,并征用所有行政车辆“上前线”。在艾哈迈拉首府巴尔达尔,官员们接受了为期三天的强制性军事培训课,学习如何射击。该地区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开始招募民兵——年轻人躲藏起来以避免可能的强制征兵。

埃塞尔比亚内战持续一年之际,虽然提格雷叛军逼近首都并获得国内另一个族群奥罗莫解放军的支持,但这场内战已引发严重人道灾难,数万人在战斗中死亡,近两百万人流离失所,五百万人因政府军对提格雷的封锁而需要紧急粮食援助,饥荒威胁着40万提格雷平民的生命。提格雷的基础设施也遭严重破坏。

亚的斯亚贝巴法国埃塞俄比亚研究中心的社会学家迈赫迪拉扎埃日前在“二十一世纪非洲”网站发表长文,就这场旷日持久的内战背景做出详细分析。

文章认为,这场战争是同一政党的精英阶层无法和平解决分歧的结果。自 1991 年以来,埃塞俄比亚一直由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 (EPRDF) 统治,该阵线是一个以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为核心的政党联盟,该阵线因在反对德格独裁军政权的内战中取得胜利而获得合法性。从广义上讲,这是一个民族联邦体制,每一个民族拥有一方领土并拥有民族自治和民族自决权。政党联盟的治国理念来自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术语包装的凯恩斯主义,国家必须通过大规模投资来实现工业化并保持经济增长,国家大局高于个人权利,在国家发达之前,国家机器必须保持对人民的动员力以确保经济发展。

2014年,一项联邦首都扩展城市规划遭到奥罗莫居民抵制,随后捍卫民族联邦制的奥罗莫改革派和自由派精英加入了一场大规模街头抗议活动,活动遭到镇压,这场政治危机演变成党国统治集团危机,2018年四月,人民革命民主阵线各党派间谈判结果将阿比 艾哈迈德送上埃塞尔比亚总理职位。阿比最初促成了奥罗莫“改革者”与统治集团的妥协,但很快,他提出了自己的政治主张,并迅速付诸行动,他释放了数千名政治犯,结束了与邻国厄立特里亚旷日持久的战争,开启经济自由化进程,强力推行统一埃塞尔比亚理念。这种转变超出统治集团所愿。

早在2018年,阿比就对延续了半个世纪的埃塞尔比亚政治体制予以猛烈抨击,他反对民族政治化,反对各民族无差异平等及和平共处,然而民族性恰是埃塞尔比亚国家建构的基石,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在反帝反封建的学生运动中,青年人就将埃塞尔比亚视为“民族监狱”,在那里,要成为埃塞俄比亚人,必须说阿姆哈拉语,接受阿姆哈拉人的文化习俗,并成为基督徒。民族联邦制打破了建立在单一文化认同帝国体制,挑战这一建立在民族平等基础上的制度,被视为帝国化的回归,阿比与阿姆哈拉民族主义者的结盟被解读为他胸怀帝国复兴梦。

2019年,阿比将埃塞人民革命阵线更名为繁荣党,但并没有改变其集全专制的功能。阿比随后以疫情为由推迟选举,被提格雷人阵解读为阿比大搞中央集权,破坏民族联邦政治体制。2020年9月,提格雷自治州不顾中央反对,自行举行州议会选举,为埃塞尔比亚内战埋下伏笔。

提格雷地区的人道危机预计将成为本周布林肯与东非国家领导人会晤的重要议题。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