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1月 1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立法会选举“非建制派”倾巢而出 学者:两面不是人 选情难乐观

滚动 港澳台

香港立法会选举提名期11月12日结束。在北京所谓“完善”选举制度下,新一届立法会直选议席锐减,提名门槛却大幅提高。虽然如此,仍有最少10名自称“非建制派”或“民主派”人士初步过关,而且每个选区都有最少1名“非建制派”人士角逐议席。经历国安法的香港,传统民主派在政坛几乎销声匿迹,这些打着“非建制派”旗号参选的人士为何能顺利“过关”?他们又能否真正打破亲北京阵营垄断议会的局面呢?

资料照:香港立法会 (2021年4月23日)

香港立法会选举提名期11月12日结束。在北京所谓“完善”选举制度下,新一届立法会直选议席锐减,提名门槛却大幅提高。虽然如此,仍有最少10名自称“非建制派”或“民主派”人士初步过关,而且每个选区都有最少1名“非建制派”人士角逐议席。经历国安法的香港,传统民主派在政坛几乎销声匿迹,这些打着“非建制派”旗号参选的人士为何能顺利“过关”?他们又能否真正打破亲北京阵营垄断议会的局面呢?

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共有154人参选。在新的选举制度下,立法会议席由70席增至90席,但地区直选议席大幅减少。2016年上届选举5个选区合共35名议员以比例代表制选举产生。本届选举选区从5个变成10个,以双议席单票制选出20个议席。每个选区只有最高得票的两名候选人才能当选,而不像以往得票比例较少的候选人也有机会晋身议会。

传统民主党派包括民主党、公民党和民协缺席选举。除了九龙东选区有5人报名之外,余下9区都是3到4人参选。34名参选人当中,传统建制政党占了16人,而自称“非建制派”人士合共有11人。10个选区都至少有一名自称“非建制派”人士加入竞选行列。

前立法会议员黄成智参选备受注目。2015年他因为多次公开呼吁民主党有条件支持政改方案,遭民主党开除党籍。近10年来他参加立法会和区议会选举也连续败选。

政坛老将黄成智宣告参选

这位选举老将报名参选新界东北选区,政纲包括特赦因反修例及国安法入狱的人士。他在提名期结束前夕向媒体承认,中联办过去大半年两度接触他,了解其参选意向。

黄成智说:“我发现所有民主派政党,包括民主党、民协、其他已解散的民主派组织,都已经没有人参选,所以我有决心,希望能参加今次立法会。”

黄成智说,由于不少民主派人士已被捕和入狱,这次参选会把自己定义为民主派,希望议会继续有多元声音。

据了解,多次在报纸撰文谈论民主派参选的全国侨联副主席卢文端不仅提名了黄成智,还为他穿针引线,寻找其他界别的提名。

而在香港政坛有超过三十年经验的前立法会议员冯检基则参选九龙西选区。他在11月11日一个记者会上表示,决定参选是因为不希望议会变成一言堂,并形容自己并非民主派,而是民主人士。自己也支持平反六四。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原助理教授黄伟国对美国之音表示,黄成智和其他参选的“非建制派”不可以和传统民主派政党相提并论。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原助理教授黄伟国

黄伟国说:“就算有人自称为民主派,这些人其实是以往民主党一些党员退党后,加入亲北京阵营,或者伪装中立身份,但实际上是亲北京人士。其中一个例子是黄成智。如果他们自称为‘民主派’,其实是不能成立的。”

亲北京阵营曾强调,香港立法会决不能搞,也不会搞“清一色”。黄伟国则认为,选民不宜对所谓“非建制派”人士抱有厚望。

黄伟国说:“他们的政治忠诚度肯定是100分或以上,但他们也可以披着‘非建制’的面具,迷惑或者误导支持者,要求把票投给他们。他们在议会的言论和民建联和工联会等亲北京党派其实是完全一样的。”

“非建制派”遍布各选区非偶然

选举制度经过“完善”下,要角逐立法会议员,首先要取得足够提名,包括要在选委会5个界别中,每个界别分别取得最少2名委员的提名。黄伟国相信,“非建制派”候选人平均分布在全香港10个选区并非偶然。

黄伟国说:“整个选举是由港澳办和中联办等几个系统操控。他们为了交差,希望选举不要太难看,所以要求一些所谓‘非建制’人士参加,让选举具有所谓竞争性。是否提名某人不是出于自由意愿,而是按照中联办的指令。整个布局是由港澳办或者中联办精心设计。”

由政务司司长把关的“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将审核参选者是否真正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已经“入闸”的“非建制派”能否通过资格审查委员会这一关,是下一个焦点。

黄伟国说:“如果人大政协的提名是一个避孕套,那么资格审查委员会就是第二个避孕套。其实一个避孕套就够了,不需要第二个。资格审查委员会只是橡皮图章,这次能‘入闸’的参选者全部都能过关,因为参选者当中没有人具争议性,或者具有民主派政党背景。”

“泛民”绝迹 投票率料低于三成

距离投票日还有一个多月,但在传统民主派绝迹的情况下,选民投票意欲备受关注。全国政协委员、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总裁张志刚早前在报章撰文推算,这次选举地区直选投票率只会有两成多。与2019年反送中浪潮下的区议会选举超过7成的投票率,形成强烈对比。

学者黄伟国则推算,一个月后的立法会选举投票率不会高于三成。

黄伟国说:“相信特区政府会以一大堆完全没有说服力的藉口,像天气,疫情这些去解释投票率为何会这样低。投票气氛和拉票气氛相信也不会很强烈。甚至至今还没有媒体要搞选举论坛。政府害怕的是,候选人在论坛上会不断献丑,不断进行反宣传,可能导致投票率进一步拉低。”

外界关注,在新的选举制度下,“非建制派”候选人能否突围而出。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对网媒“香港零一”表示,“非建制派”选情不乐观,预料绝大部分地区选区议席会由建制派包揽。

袁弥昌:“非建制派”两面不是人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事评论员袁弥昌认为,传统民主党派的支持者未必会把票投给“非建制派”候选人。

袁弥昌说:“‘非建制派’的候选人不敢承认他们是爱国者。他们担心会失去选票。另一方面,在当局和北京面前也不能承认他们是民主派。他们这种‘两面不是人’是看在选民眼里的。”

但袁弥昌不排除个别“非建制派”候选人突围的可能。

袁弥昌说:“从现在参选的人选来看,确实有一两个或者两三个区是非建制派人士可能获胜的。北京并不介意透过直选让两三个人进入议会。这一定程度能提高将来立法会的认受性,也可以作为例子,日后让其他民主派人士加入体制里面。不过总体来讲,尤其一些有重量级人士出选的选区。在那些区出选的非建制人士基本上也是陪跑。”

除了地区直选的20席,这次选举还将选出30个功能界别议席以及由1500名“选举委员会”委员选举产生的40席。如果所有参选人也通过资格审查,3个界别合共90席都会有多于一人参选,出现竞争。这是1997年主权移交以来立法会选举所有议席首次无人自动当选。

香港浸会大学学者黄伟国认为,部分立法会议席历来首次出现竞争,反映北京意图“换血”。

黄伟国说:“如果说第一次换血把传统民主派、本土派全部换走的话,第二次换血就是把香港建制派,民建联、工联会、经民联、新民党再次换血,换上中资背景人士,甚至刚在香港住满七年刚拿身份证的大陆人,让这些与中国大陆有密切关系的人,进入议会议政。”

黄伟国认为,香港亲北京阵营被边缘化是大势所趋。

黄伟国说:“首先(北京)觉得这些人没有100%对特区政府保驾护航,其次是他们透过自己是建制派,向北京讨政治利益。既然现在香港政治局势已被北京全面操控。换掉他们是理所当然的。如果要追究的话,就得埋怨这些建制派议政能力低劣。其实建制派当初之所以形成就是因为有泛民,有民主派。民主派一旦消失,再也没有需要让建制派出任重要角色。被边缘化甚至消失只是时间问题。”

本届立法会参选人的资格确认结果会在11月26日或之前公布。投票将于12月19日举行。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