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1月 1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立法会“完善”后不尽人意 香港还回得到过去吗?

推荐 港澳台

香港首个“完善”选举制度后的立法会选举将于12月19日举行,选举提名期10月30日展开,11月12日结束。这个颇受当局重视的选举,却在国际社会上受到极严厉的批判。近半年来,香港政府运用了各种手段,几乎让立法会内所有民主派议员在议会上消失。新的选举大幅增加“爱港爱国”的参选人,大量支持民主的参选人则难以获得提名资格。

香港首个“完善”选举制度后的立法会选举将于12月19日举行,选举提名期10月30日展开,11月12日结束。这个颇受当局重视的选举,却在国际社会上受到极严厉的批判。近半年来,香港政府运用了各种手段,几乎让立法会内所有民主派议员在议会上消失。新的选举大幅增加“爱港爱国”的参选人,大量支持民主的参选人则难以获得提名资格。

为此网民们发文表示担忧,香港立法会或将“脱胎换骨”,再看不到正常议会激烈争辩的画面,取而代之的是一群高官为迎合中国政府,快速通过所有议案的场面。还有网民更加沮丧地表示,港府正大力打压新闻人,“有良心的”媒体都被驱逐出港了,以后的信息将“真假难辨”。难道香港真的再也回不去了吗?

香港立法会选举伊始 恶评缠身

有媒体翻阅本次选举的相关资料后发现,参加本次选举的97 名参选人中,至少28人具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红色背景;至少6人具有中资公司背景;另外还有两名“港漂”参与选举,即指在中国大陆出生,之后长期在港读书或工作的人。同时,报名参选新设的选委界别的还有被指是中共党员的谭岳衡,根据选举事务处的资料,他报名参选时无申报政治关系。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本次立法会选举经过“完善”后,门槛大幅度提高,参选的基本资格须“爱国爱港”。目前只有八名声称并非亲北京人士获足够提名,而且还要等候政府最后确认参选资格。曾两度参选立法会新界东均告落败的陈玉娥受访时表示,其有意参选新界北选区,已获足够地区选民提名,但仍未获足够选委提名,呼吁全港未提名他人的选委提名给她。她更一度哭诉,“完善”的选举制度阻碍了她参选,没人介绍根本拿不到。

早前香港政府公布修改选举制度的条例草案时,就有分析人士直言,未来选委会和立法会的新组成和产生方式,将表现出大幅度的修改,增加民主派加入体制的难度,并加入更多亲建制团体的声音。虽然北京和港府一致认为“完善的选举制度”符合“一国两制”,拯救了反对派过去瘫痪议会、拖延多项法例所造成的恶劣后果。但批评人士依然指出,当局所谓的完善令选举失去代表性和认受性。

负责选出特首的选举委员会早前已被更多亲建制组织和团体渗透,如今的立法会更是将香港警察作为决定参选人资格的重要一方。此外,上述草案早在今年4月时就传出消息称,其明确任何人在选举期间内借公开活动煽惑他人不投票、投白票或废票,即属于非法行为,最高可被判囚三年。

围堵白票抗议 爱港者仍坚守本心

从强推港版《国安法》到”完善“选举制度,中共及港府虽嘴硬,但也知爱港者的决心,许多市民陆续在各大社交平台提出白票抗议的可能性。虽港府提前预知并直接在草案内列出,煽惑他人投白票系违法行为,但实际上爱港市民勿需”煽动”便已团结一心,抗议已经完全失去民主自由人权的选举。

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曾举例道,公开活动煽惑他人的定义,除了向公众讲话、书写,广播或分发任何材料外,亦包括“由公众观察到”的动作、姿势、手势、穿戴或展示衣服、标志、旗帜、标记及徽章等等,如有人在家中的窗边挂条文来煽惑他人不投票或投白票就属于犯法。

但是靠威吓是永远无法控制人心的,在如此严峻的情势下,流亡海外的前立法会议员许智峰毅然站了出来。他直接在个人脸书帐号上呼吁香港人要依据策略投票,总动员投白票来反制“不义”的选举制度,“我认为动员在选举中投白票是香港人力所能及、切实可行的反抗。面对现实,香港人在暴政管治下要做出有实质影响力的政治动员,选项非常有限。而去投票是我们仅有、暂仍未被消灭的基本权利”。

有网民对此表示认同,称在当前香港的局势下,投票已是一种浪费时间的行为。但也有网民认为,投票代表着港人的素质,拒绝投票只会让他人认为我们已放弃香港。

在许智峰的呼吁及爱港人士的争辩下,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公开指责呼吁白票抵制一事“行为卑劣”,涉嫌违法。而许智峰则回应道,对他安插更多的罪名,都阻挡不了他继续发声,“今次的选举的重点,是要做政治动员,因为结果我们都知道是‘忠诚废物’当选的,所以重要的是彰显到市民的意志”。

自由香港被推向深渊  国安法下媒体人难喘息

许智峰的坚持感动了无数爱港人士,尤其是传媒人,他们从头到尾走在所有事件的最前端,用血汗将消息传递出来。因此除了许智峰遭遇当局的威胁外,这些媒体人也持续遭到针对。在香港新闻逐步丧失自由的大环境之下,有人抱着极大的遗憾被迫远走他乡,有人带着沉重的心情被逐出这个曾工作多年、犹如第二个家乡的地方。

曾主持过香港电台英文节目《The Pulse》、在香港待了超过 35 年的韦安仕便是在人身安全遭到攻击的情况下,被迫离开香港,他曾表示会非常想念香港的人,也梦想着有一天回来时,不用担心成群的警察在早上出现在家门,“不忍继续看着香港处于非常黑暗的境地,被中共的独裁大幅削减及焚烧一国两制仅存的破烂碎片”。

而《经济学人》杂志驻港年轻记者黄淑琳,则是咬牙坚持在香港进行新闻工作的媒体人,但香港当局却突然拒绝为其续签工作签证。该杂志总编辑赞妮·贝多斯对香港移民局的决定表示遗憾,他敦促香港政府保持外国媒体进入香港的通道,并直言这对香港保持其国际都市地位至为重要。但香港政府我行我素,俨然将国安法用作打压异议人士的工具。

港府变相极权统治下 港人须坚守民主梦

立法会在即,港府却接连针对爱港本土人士及爱港媒体人,此举不过是试图以此封闭消息,变相控制全社会,让香港的统治更加贴近大陆。此后一国两制成为一张废纸,香港再无人权,将正式成为中国的一个城市。难道香港再无希望吗?不。

此前前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作为“留下来的人”,曾在受访时向港人传达“抓住机会,让我们的公民社会再生”的想法。他形容香港正走向专制极权,就连司法系统,也逐步实行威权社会的严刑峻法管治,但他以欧洲国家被共产极权统治的历史为例,勉励港人要克服恐惧。

陈家洛说:“我觉得我们正学习,如何有逻辑而有意识地应对恐惧,我觉得仍有民主梦的港人会有机会再站出来,更好地应对恐惧。到最后,当香港大部分人都仍对民主进程非常坚定,那么谁会更恐惧?现存民主派政党难以再通过选举进入体制,仍可继续在议会外凝聚人心、坚守价值,而极权最想看到的,正是人民停止讨论、停止聚会。”

由此,他鼓励港人无论去留,继续团结一致,为港奋战。香港并不是因为这个地方立在那就叫香港,有人才有信念,有了信念才能铸就灵魂。香港的民主之魂在每一位爱港人士的心中,我们站在一起,便是“香港”。流亡港人邵岚亦曾表示,“即使没有机构和组织,我相信在香港和在海外的每一个港人,都可继续组织活动并做出贡献,延续我们在2019年建立的力量”。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