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1月 1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砍下再生枝叶 “细叶榕”誓言永志不忘支援香港在囚“手足”

滚动 国际 港澳台

星火同盟的“熄灭”,612基金的“停止运作”,再到石墙花的“含泪倒下”,支援“手足”的香港公民社会团体在“港版国安法”下一个一个相继被瓦解。因参与2019年反修例社会运动而被定罪入狱的在囚人士及其家人,突然间失去了背后的经济与精神支持。

“细叶榕”官方网站截图

星火同盟的“熄灭”,612基金的“停止运作”,再到石墙花的“含泪倒下”,支援“手足”的香港公民社会团体在“港版国安法”下一个一个相继被瓦解。因参与2019年反修例社会运动而被定罪入狱的在囚人士及其家人,突然间失去了背后的经济与精神支持。

但一群身处海外的香港人,近日在英国成立新组织肩负这项重担,延续有关的使命。他们希望能做到在香港独有的石墙树“细叶榕”一样 – 在任何环境与土质, 甚至依附在护土墙上壮茁成长。

“细叶榕”早于今年1月在英国筹备成立

自我命名为“细叶榕”的这个新冒起的非谋利组织,其全名为“细叶榕在囚及更新人士支援基金”。这组织自今年10月初过后,开始在网络上备受关注。标题名为“香港中通社” 的微博帐号曾发文指责“细叶榕”是“又食人血馒头?揽炒派英国搞新众筹基金掠水(抢钱) ”;也有亲建制网络文章指责其义务财委 – 在英国流亡的港人 – 郑文杰有份协助“诈骗”捐款。

带着多翻争议,“细叶榕”的4位董事日前接受了美国之音的视频专访,详细解释他们成立这组织的由来与使命,希望外界清晰知道他们的工作性质、处境与展望。

据他们的介绍,早于“612基金”及“石墙花”分别于9月7日与14日宣布停止接受捐款及解散前,“细叶榕”早已于今年1月开始在英国筹备成立,向英国政府申请注册成为(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非谋利社会企业,并接受公众监督。适逢上述组织倒下后,他们才于10月1日宣布正式运作,上述组织的倒下与“细叶榕”的出现其实并没有因果关系。

名称取材港岛西环石墙树 象征坚韧生命力

“细叶榕”名称取自香港岛西环般咸道的石墙树,象征坚韧生命力,以及抵御任何摧戮的精神。香港政府曾于2015年7月某夜凌晨时份在上址砍除四棵八十年古榕树;但一季寒暑过后,四树悉数枝叶蓬生。尽管新嫩,但那份西环 – (又意指中联办) 欲除而不尽的生命力激励了这些董事,希望能将这意志带到每一位受助者的心里,循序改善人权。

董事Thomas Fung称要慢慢建立信誉

没有好像“612基金”有着歌手何韵诗、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和法律界的吴霭仪担当信托人那样“星光熠熠”,“细叶榕”董事之一的Thomas Fung首先承认“万事起头难”。由于他们没有知名度,要取信于人,得到捐助者与受助者的信任,均要慢慢建立,别无捷径。

Thomas说:“我觉得这些真的是要慢慢做出来,可能一开始,有第一批人愿意相信我们,是因为澳港联与郑文杰。他们走出来,去做我们的义务财委,跟着第一个月,我们做到了少少成绩,让公众看见,我们真是拿这笔钱去资助需要受帮助手足的家庭,他们手足家庭之间也有很多交流。我们帮助了第一个,他们便会与第二个说,都是靠口碑、形式去帮自己建立信誉。像我们四位(董事),都不是知名人士,我想是要像这样慢慢地去建立,不能像612基金那样一开始便走出来。”

据“细叶榕”官方网站的介绍,该组织对在囚者的经济支援以实际刑期为准,以获释为止,并非无限发放。每个受助单位均会获得同额支助,确保所有资源平等而且公平地分配予所有受助人,杜绝资源倾斜一方的情况。

此外,支援金额为每月港币3000至9000元不等,视乎基金获得的捐款而有所调节,唯每个获批个案均不会低于或高于上述范围。该组织亦会考虑申请者经济、健康、年龄等因素作优先排序,确保有需要人士可以尽快获得支援。

支援工作危险 需要“地下化” 迂回地进行

“细叶榕”承认,公民团体瓦解后的香港,从事人道支援在囚人士家属的工作已显得十分危险,不可能与以往相同,一切都需要“地下化”。例如,他们的沟通方式需要使用安全程度高的电邮,接受与发放捐款的过程也十分迂回,需要高度保障私隐。

其运作方式,也只可能有限度地对外公开,需要在寻求暴光率与低调行义之间取得平衡。他们承认,在香港负责帮助他们组织的人,不会与受助人有任何的接触,也不会接触到“细叶榕”在海外的内部资讯,以保障他们若将来被香港当局发现后的人身安全。

董事Terry Leung :路过中国领事馆也会小心

以个人身份参与“细叶榕”,人称“暖气军师召集人”的Terry Leung坦言,与香港的家人少有往来,决心参与救助香港在囚人士,早已有“断六亲”的准备。

他认为,相比身处香港,他们这些在海外的港人更有条件与义务去继承协助在囚人士家属,他们需要付出的只是一点点小心谨慎而已。

Terry说:“我们不是不理会自己的安全,只不过相比起在香港,我们还是安全一点。理论上,国安法是(涵盖)整个宇宙的,万一火星也有引渡条例的话,我们去到火星的话,也可能会被引渡回中国。所以,(我们会)小心一些与香港有引渡条例(协议)的地方。要看看某些国家有否一些引渡先例,尽量不去那些地方,我们小心一些。出街(外出),行过(路经)中国领事馆附近,也要小心一点。相比在香港的组织,我们要牺牲,要付出的,相对都没有那么困难。”

“细叶榕”体现海外组织继承使命重要性

Terry感概道,“细叶榕”的出现,也证明了香港崩坏后并非只有哭哭啼啼,海外香港人若有心,仍然可以继续使命,成立海外组织。他说,自2019年反修例社会运动后, 香港已经孕育出民族性,连接了世界各地不同的香港人,“细叶榕”四个不同的董事, 就正是香港民族性,不会因为离开了香港,就放弃在香港的人。

身在美国的另一位董事Eric也对此感同身受,感叹他们这几位董事的付出微不足道。

董事Eric :每个海外离散港人从少做起

Eric说:“我们现在所做的,都是很少。我们的Director(董事), 只是公开了姓名出来,我们是Nobody(什么人都不是), 怕他们(港共政权) 什么。所以,我想借着这个基金,说给香港的同路人听,他们的牺牲,我们是知道的。每个香港离散的人,在每一个国家,能够做的 ,可能范围是很少,但我们都去做。有人可能是从加州徒步去佛州(宣扬香港),有人只是可能在天桥上摆放Banner(横幅),而我们只是在做支援在囚人士家庭的工作。”

组织希望在囚政治犯服刑获释后延续精神下去

谈及组织的未来愿景与长远发展,四位董事都不太多著墨,希望能集中做好目前的支援在囚人士家属工作。他们寄望,现在被“细叶榕”帮助的在囚人士,能在服刑完毕获释后,以“更生人士”的身份继承香港民族精神,继续支援帮助在囚人士,将组织的工作循环不息地持续发展下去。

董事Thomas指出,在囚人士出狱后,“细叶榕”便会停止发放捐款予其家属,停止经济援助。不管他们选择留在香港或是移居海外,该组织都希望能做到帮助这些“更生人士”重投社会,有自我照顾的能力。

他介绍,不管是职业技能或求职辅导,“细叶榕”都希望给予适切的帮助,使每一位因政治理由被判坐牢的“手足”在出狱后都会积极面对新生,再去感化监狱“墙内”的同路人,使支援工作生生不息。

再砍再生 永不被消灭

Thomas最后说:“就像细叶榕这个名字一样,你斩(砍)了我们一次,我们便在生出来,你斩了我们在香港的头,我们便在外国生会出来,我们不会因为你斩了我们一次、三次,三个头,三棵树,我们便不会再生长。我们再找机会,再生长下去。你如何斩,也不会斩(杀)倒我们的。”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