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1月 1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都是为了台海 日在冲绳列岛强化电子战部署

滚动 国际 港澳台

日媒10月11日报道,日本防卫省联合参谋室将于11月实施自卫队综合演习,内容包括开展以 “电子战”为前提的训练。专家认为日本因应台海危机,未来将继续加强西南地区的防卫部署。日媒《琉球新报》10月11日报道,日本防卫省联合参谋室将于11月下旬实施自卫队综合演习,内容包括在冲绳列岛屿上使用私人港口和私人土地的训练,在本部町将开展以使用电磁波 “电子战”为前提的训练。

资料照片:日本海上自卫队“伊势”号直升机驱逐舰抵达美国夏威夷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准备参加“环太平洋”军事演习。(2018年6月26日)

日媒10月11日报道,日本防卫省联合参谋室将于11月实施自卫队综合演习,内容包括开展以 “电子战”为前提的训练。专家认为日本因应台海危机,未来将继续加强西南地区的防卫部署。

对中情报收集

日媒《琉球新报》10月11日报道,日本防卫省联合参谋室将于11月下旬实施自卫队综合演习,内容包括在冲绳列岛上使用私人港口和私人土地的训练,在本部町将开展以使用电磁波 “电子战”为前提的训练。

日本前防卫厅情报本部长太田文雄将军(Fumio Ota)对美国之音表示,台海与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周边局势日益紧张,面对中国不断升高的威胁,日本正在强化军事上的电子信息收集能力。

日本前防卫厅情报本部长太田文雄将军

他说:“电子战目前的趋势在我看来是从‘时间序列’升级到‘混合动力’,再进化到‘跨域’的顺序。所谓的‘时间序列’是像俄罗斯在格鲁吉亚发生武装袭击之前所做的网络攻击;混合动力是一种与民兵袭击和断电同时进行的电子战,俄罗斯曾经在乌克兰运用这种方式。‘跨域’是例如为陆、海、空和导弹部队提供位置信息的卫星定位系统GPS信息进行电磁波干扰的行动。”

太田文雄指出,所谓的“电子战”严格说起来应该称为“以无线电波收集情报的战术”,接下来的电子战除了收集敌方电磁波相关信息,还会以电波和电磁波向对方的通信设备或雷达发射强力电波来干扰对方的电子攻击,并以变更频率和增加输出功率的方式化解对方的电子攻击等。他表示,中国与俄罗斯都在迅速加强电子战的攻击能力,因此防卫省已经将加强电磁波等新领域视为接下来军事部署的加强重点,近期内就会完成针对中国威胁的电子战部队追加部署。

台海局势为追加部署重点

日媒《冲绳时报》10月4日报道,日本防卫省预定对冲绳县与那国岛町的陆上自卫队驻屯地追加部署“电子战部队”,约70人规模,以在台湾海峡与尖阁诸岛情势紧迫时,强化情报收集能力。防卫省以2023年度底前完成部署为目标,将要求编列于防卫省2022年度的预算,概算约31亿日圆(约合2739万美元)。

日本前防卫厅情报本部长太田文雄将军表示,台海安全是近年内防卫省军事部署的重中之重,电子战的部署当然也以此为目标。

他说:“其实两年前我去与那国岛勘查的时候,防卫省已经部署了边防警卫。现在追加部署电子战部队是要在一开始就收集无线电波信息,以确保发生紧急情况时可以做出最迅速有效的对应。既然2016年修改的安保法已经让自卫队在发生所谓‘重要影响事态’时可以支持美军以外的外国军队;在发生‘生存危机事态’时自卫队可以直接出兵,那么自卫队对于维护台湾的安全公开并直接地开展活动很正常,而且应该要尽速加强部署。”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陈亮智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陈亮智表示,台海周边应该是自卫队这次的部署的重心。

他对美国之音说:“有关日本将在冲绳和与那国岛之间追加部署电子部队一事,预计其所可应付的范围将涵盖向西之台湾海峡,包括广东北部沿海、福建沿海;向西北之东中国海水域,包括浙江沿海、江苏沿海;向东之菲律宾海北面、西北面、与西面(即第一岛链冲绳和与那国岛段之东)。”

陈亮智指出,本次部署所应对的范围将不只是西面受到中国解放军海空军威胁最为严峻之区域,对于中国解放军海空军逐渐增加穿越宫古海峡而进出西太平洋的菲律宾海水域,预计将也是自卫队本次部署所应对的范围。

军事合作低调渐进展开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陈亮智认为,中国解放军在地区造成的威胁日益严重,未来台日美之间的军事合作与交流也将随之提升。

他说:“事实上,此前台日美三方应该已经有若干的军事合作与交流,但一直是极为低调与不公开,因此外界亦不得而知。但随着情势的演变,三方军事合作与交流将逐渐升高、加大,也极可能逐渐从低调与不公开,转向中度公开或高度、全面公开。而合作的形式可能从概略的情报分享到全面的敌情分享,小组而位阶不一不等的政治军事会谈到规模扩大而位阶提高的政治军事会谈。”

对于台日美三方联合作战的部分,陈亮智表示目前看不出清楚的轮廓,但三方,尤其是美日同盟,必须深刻认知到三方已是命运共同体,在共同应对中国军事威胁下,三方联合作战的构想、计划、与实践都是当务之急。

日本前防卫厅情报本部长太田文雄将军表示,由于日本和台湾没有正式邦交,双方在军事上的合作总是需要十分细腻地绕过许多渠道小心处理。

他说:“日台双方目前所谓的军事合作,主要是在交换意见的层面。而且因为没正式外交关系,双方不得不通过目前驻扎在台湾的一位日本退役少将进行合作与沟通。目前的情况是,日台双方只能在官方之外的层面交换意见,但是逐步建立稳定的信任关系与磨合对未来的合作很有利。例如今年6月举行的日本国家基础研究所和台湾安全协会等退役将军的交流活动就很成功,让双方对彼此有近一步的认识与信任。 ”

太田文雄指出,开展积极的安全合作需要政治决策。 如果正式的双边军事合作暂时无法做到,也可以通过多框架合作,例如台湾海军参与“太平洋岛屿管理和保护区小区”(PIMPAC)。他期待未来日本有更多与台湾军事交流的机会,而且能逐渐提高层级,扩大交流面向,其中电子战的能力与运作交流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对此,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陈亮智说:“就电子作战而言,台湾也必须加强其对解放军海空军以及飞弹部队的电子作战。台湾不只是必须针对台海,针对来自南中国海与东中国海方向的解放军攻击力量也必须有所准备与因应。因此,人员、仪器、预算部分必须从新评估,并努力与日本与美国方面合作,提升三方的共同电子作战能力。”

陈亮智指出,台湾在电子战方面的准备与应对已经是全方位进行,但是必须采取更为积极与大胆的攻防战略以反制解放军的电子战。

全面提升西南地区防卫

冲绳时报10月4日报道指出,本次电子战部队的追加部署旨在提高日本西南地区的防卫态势。与此同时,航空自卫队也计划于2022年度,在与那国町的宫古岛部署20人规模的移动警戒队。原与那国町的常驻陆空自卫队官兵为160人,将增加到250人的规模。

日本前防卫厅情报本部长太田文雄将军表示,除了电子战之外,自卫队在日本还计划许多西南群岛地区的扩大部署与重新整顿,有些已经在执行中。

他说:“航空自卫队还将西南防空混合部队重新整编分类。海上自卫队的潜艇数量已经从 16 艘增加到 22 艘。因为是移动平台,我不知道它会部署在哪里,但我认为部署在东中国海的可能性极大。除海岸警卫队外,海上自卫队还在奄美、宫古和石垣部署了 12 种地对舰导弹。在导弹方面,自卫队也开始部署ASM-3型空射超音速反舰导弹,ASM-3将配备在航空自卫队的F-2战斗机上面。”

他表示,为了因应中国的威胁,日本自2010年开始就将防卫重心由北方移至西南地区,预料往后会有更多的追加部署与演习。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陈亮智表示,日本加强西南诸岛的防御,美国是重要的因素。

他说:“2020 年3月,日本即在石垣岛部署地对空飞弹及地对舰飞弹。预计未来将在石垣岛部署警戒部队,担任前线的警戒任务。另外,美国与日本近期也有声音指出是否在西南诸岛部署中程飞弹,尤其是属于美军的中程飞弹。若是,很显然美日是连手强化打击与反制力量。”他指出,2017年7月航空自卫队成立了西南防空部队,2019 年3月日本在奄美大岛与宫古岛部署警备部队,由此可知日本对西南诸岛防御强化的动作会继续进行。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