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4月 2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要闻解说 – 退休将领发表公开信批评时政引发法国政坛热议

滚动 国际

近日,法国国内最受关注的除了过去一年多来,一直霸占各大媒体头版的新冠疫情及相应的政府应对措施的系列报道之外,一封据称由“20多名退役将军,一百名高级军官和一千多名其他军事人员”签署的,在右翼杂志《现实价值》(Valeurs Actuelles)发表的写给总统马克龙的公开信则引来了法国政界和舆论的强烈关注。

法国国防部长弗洛朗丝·帕利资料图片

这一4月21日发表的公开信呼吁马克龙“捍卫爱国主义”。参与联署的具有军事背景的人士在信中对他们认为正在冲击法国的“腐朽”现象加以谴责。信中向总统本人、政府官员和议会议员写道,“时间很紧迫,法国正处于危险之中。这些致命的危险正在威胁着她”。参与连署的人士表示,“即使在退休后,我们仍然是法国的士兵,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无法与我们伟大国家的命运保持距离。”信中称,“我们的三色旗不仅是一块布,而且还象征着各个年龄段的人们的传统,无论他们的肤色或信仰如何,他们都为法国服务并为此献出了生命。在这些标志上,我们在金色字母上印有‘荣誉与祖国’的字样。 但是,我们今天的荣耀在于谴责袭击我们祖国的瓦解。”

信中还对在这些人眼中,由“以制造不同社区之间仇恨为唯一目的,一些所谓的‘反种族歧视’,伊斯兰主义和郊区的安全恶化,政府运用警察作为在黄背心抗议中应对民众不满的现象”等,正在“瓦解”法国的因素加以批评。信中称,“危险在增长,暴力在日渐增加。十年前,谁会预料到一位教师有一天会在他的学校外被斩杀(塞缪尔·帕蒂事件,Samuel Paty)?现在,我们,作为国家的仆人,一直准备好把我们的身体接受考验,正如我们的军事地位所要求的那样,不能成为这种行动的消极旁观者。”信中称,“因此,领导我们国家的人必须迫切地找到必要的勇气来消除这些危险。对于这一点,通常只需毫不示弱地适用已有的法律。不要忘了,和我们一样,我们的大多数同胞都对你们的摇摆不定和有罪的沉默感到厌烦。”

信中称,“正如比利时主教、枢机莫西尔(Cardinal Mercier)所说:‘当谨慎无处不在时,勇气就毫不存在。’所以,女士们,先生们,不要再拖延了,时间很紧迫,工作很艰巨;不要浪费时间,要知道我们已经准备好支持那些考虑到保护国家的政策了。”这份联署信还在最后颇具威胁意味地写道,“另一方面,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松懈将继续在社会上不可阻挡地蔓延,最终导致爆炸,我们积极的同志将介入危险的任务,以保护我们的文明价值和保护我们在国家领土上的同胞。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已经不是拖延的时候了,否则明天内战就会结束这种日益混乱的局面,而你们要负责的死亡将数以千计。”

值得一提的是,这份信件的发表日期在法国近代史上十分特别。正是在60年前的同一天,1961年4月21日,“法国秘密军组织”(OAS)在当时的法属阿尔及利亚发动叛乱。随着阿尔及利亚战争进入尾声,关于阿尔及利亚自决的公民投票在当年1月举行。法国和法属阿尔及利亚的民众就,“您是否批准共和国总统向法国人民提交的关于阿尔及利亚人民自决和自决前阿尔及利亚公共当局组织的法案?”的问题,以74.99%赞成的压倒多数投票通过了这一议案,其也为阿尔及利亚最终取得独立打开了道路。

当法国政府与民族解放阵线(FLN)的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正在为实现埃维昂矿泉浴场的会谈举行秘密谈判时,一些自1954年就在不同的法国政府领导下参与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的将领深感遭到了时任总统戴高乐将军的背叛,并决定企图以武力的方式反对阿尔及利亚独立。

4月21日夜晚,法国外籍军团第一伞兵团突然包围了阿尔及尔的政府大厦,逮捕了法国总代表。将军们的叛乱开始了。军队接管了该城主要的民政和军事设施,在电台宣布军方现已控制这个国家。主导政变的4个首领是夏耳(Maurice Challe)、儒奥(Edmond Jouhaud)、泽勒(André Zeller)和萨兰(Raoul Salan)4名驻阿法军上将,他们宣布已为法国拯救了阿尔及利亚,并将其置于紧急状态下。随后,有许多谣传说巴黎将遭到叛乱分子用空降部队进行的入侵。戴高乐将军取得了特别权力,首都作了戒备,以击退任何进攻。然而,在阿尔及利亚当地,对叛乱的支持证明是有限的。4月26日,叛军瓦解,跟随叛乱的部队投降了。警察着手收缴在政变期间发给准军事秘密军队组织的武器,政变发动者被逮捕起来交付审判,夏耳、萨兰和泽勒被判监禁,儒奥被判处死刑后被赦免。

针对这一长久未见的法国军方人士联署发表公开信事件,尽管签名的20多个将军强调他们是退役将领,但信中所表达的内容和其刊登的日期引发了法国政界和舆论在当下地强烈关注。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党领导人玛丽娜·勒庞即表示,她非常赞同他们的观点,并号召这些参与联署人士协助她。她在《现实价值》的网站上写道,“我邀请你们加入我们的运动,并参与这场正在展开的法国之战。作为一位公民和一名女性政治家,我赞同你们的观点,并分担你们的挣扎。”究竟有哪些具有军事背景的人士参加了这一联署呢?迅速看一下公开信名单顶端的名字,似乎可以给出广泛的概况,包括一些政治上比较活跃、接近极右的人物。在公开信底端呈现的二十多个名字中,有一些是将军,他们往往出身于圣西尔军校或其他的精英军事院校。

不少人多次获得勋章,但大多数人多年前就已经从军中退役。据他出版的书中简介显示,现年70岁的公开信发起人皮埃尔·法布尔-贝尔纳达克( Jean-Pierre Fabre Bernadac)是“一位经过步兵训练的前宪兵军官,他的母亲是阿尔及利亚独立后回到法国本土定居的‘黑脚’,父亲曾是军人。”据称,在进入私营部门担任法国一家大型奢侈品集团的安全主管之前,贝尔纳达克曾担任过警察,领导过一组摩托警察小队。他向《观点报》(L’Opinion)解释说,自己从来没有参与过政治。经过几天的沉默,法国国防部长弗洛伦斯·帕利(Florence Parly)25日对公开信的内容进行了驳斥。她称这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帕利26日更是在接受Franceinfo电台采访时强调,“对于违反中立义务的军人,(法律)规定了制裁措施,如果签署人中有现役军人,我已经要求武装部队总参谋长采取适用军人身份规定的规则,也就是制裁。”值得一提的是,除了20逾名退役将领的名字得到公布外,其他参与联署人士的姓名和真正身份外界尚不知晓。帕利重申,“这些行动是不可接受的”。她指出,对于同样“受中立义务约束”的退役军人签署者,也有可能受到制裁。

帕利在采访中提到了曾担任法国外籍兵团指挥官,在2016年参加反伊斯兰示威活动时被捕,之后被军中除名的克里斯蒂安·皮克马尔(Christian Piquemal)中将的案例。现年80岁的皮克马尔是公开信的签署人之一。帕利还在周一于《解放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作出了反应。她对勒庞所表达出忘记军队应有的中立原则而感到愤怒。帕利说,“军队对什么样的呼唤作出回应?是回应国家的召唤。”

帕利强调,“我们必须提醒勒庞女士的是,军队并不是一个政党。军队不是用来竞选的”。她批评参与联署人士说,“这些声称捍卫法国的退役将军是谁,而他们却煽动仇恨的火焰?”帕利说,“他们只代表自己,想把军队政治化是对他们使命的侮辱”。她重申,“这种做法是不负责任的”。

法国司法部长莫勒迪(Éric Dupond-Moretti)周三在接受电视2台采访时批评勒庞称,“这就是勒庞女士,她利用一切机会,如果我敢说,她成为了一支由退休将军组成的‘军队’的总司令,他们是主张派系的,其中一些人已经为国民联盟党做出了贡献”。法国总统大选将于明年4月举行,目前现任总统马克龙和勒庞被认为是两位主要竞争者。但由于距离大选还有一定时间,目前预测选情还为时过早。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