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4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入境修例8月生效 港人出入境自由蒙阴影惹忧疑

滚动 港澳台

在大律师公会和民间团体持续质疑声中,几乎是建制派议员天下的立法会,仅以两小时通过修订《入境条例》,赋权入境处长可以毋须给予理由和不受限制地指示某运输工具可或不可运载某人,8月起生效。保安局长李家超重申,会于执行的附属法例订明,该授权只针对「前来香港」的运输工具,反斥形容修例是侵害港人出入境自由的「锁港条例」的说法是「蛊惑人心」。不过,港府说法依然未能释除民间质疑,大律师公会和公民党坚持,应在主体法例作出限制,更忧虑港府日后藉此例制订其他附例,限制港人出入境自由。

香港国际机场资料图片

昨(28日)午在立法会三读通过的《2020年入境(修订)条例草案》,目的是提高入境处审核来港后申请难民资格的免遣反声请个案的效率,方法是「要求来港而非离港的航机提供乘客数据」,以便从源头减少非法入境者来港。当中,引起争议的,是其中一条新增条文订明,希望以减低个案积压和公帑的压力,但当中一条条文订明,保安局局长可订立规例,赋权入境处长,「指示某运输工具可或不可运载某乘客或该运输工具的某乘组人员」。条文并无任何限制或前提,大律师公会认为这令入境处长拥有过大权力,可限制任何人士出入境,侵扰基本法保障的出入境自由,曾两度发表声明,要求当局在法例中加以规范。

鉴于入境处长曾阻挠民运人士、反对中国政策的外国政治人物,以至记者入境,再加上中国政府不满英国给予英国国民(海外)(简称BNO) 持有人移民方便,民间忧虑,修例针对难民只是幌子,实质是容许入境处长以政治理由限制港人出入境,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及多个民主派工会近月更组成「关注锁港条例工会联合阵线」,以表达对修例的关注,并发起街站筹集市民联署。

面对质疑,港府两个多月来多次重申,上述权力只针对来港、而非离港的运输工具和人士,但就坚拒在法例中订明官员口说的立法原意。李家超昨在立法会上,仍不顾立法原意不具法律效力的质疑,拒绝在主体法例中订明,重申在制定附属法规以落实上述制度时,会订明只针对「前来香港」的情况。

他重申,法例符合《基本法》保障港人的旅行和出入境自由,再次斥责有人及团体刻意扭曲条文,以煽动情绪的言语和标签,散播谣言、蛊惑人心。

市民仍忧条例销港

最后,条文在39票赞成、2票反对的情况下获得通过,投反对票的二人是会内仅有的两名非建制派议员热血公民郑松泰和医学界陈沛然。立法会内的民主派已于去年11月全体请辞以抗议北京褫夺四名民主派议员席位。

港府的响应显然未能释除市民疑虑,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学教授向本台表示,官员现时「讲乜都得」、「谁信他」,反问真不让她儿子走的时候怎办。她

说,正打算条例8月生效前让儿子离港,但学校还未开课,这接近两个月的时间差如何处理,让她头痛不已。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在条例通过后亦表示,立法会给予局方很大权力,当局现时以此法例订定一条附属法例,日后亦可以订立更多的附例,限制市民到外地旅游、升学及移民。联合阵线又指出,当局对包括大律师公会等团体提出的质疑置若罔闻,只懂指斥对方抹黑,但又不做好解说和咨询工作,只管急急通过修例,显然没有吸取修订《逃犯条例》时的教训。

人权组织「Justice Centre Hong Kong 」发表声明,对立法会通过修例表示十分失望,认为会削弱对于香港最弱势社群的平等保障及保护。组织认为,对寻求庇护人士而言,因为生命危险或迫害而逃离家园,以至流落异乡是寻求安全及生存的最后手段,入境条例的修订,将会令到最需要保护的人,因为香港的制度存有漏洞而未能得到保护。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