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11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为什么选项党议员不能出任联邦议院副议长?

滚动 国际

所有议会党团都在作为议会最高机构的主席团中有代表——唯独右翼民粹主义者们没有。这是否公平、民主?现在,将由联邦宪法法院作出相关裁决。 

(德国之声中文网)自 2021 年 10 月底起,巴斯(Bärbel Bas)成为德国联邦议院新的女强人。这位社民党人当选为议长,接替基民盟籍的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 由此,巴斯女士成为德国5个最高代表之一。另外4人目前分别是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社民党籍 )、看守内阁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 ,基民盟籍)、联邦参议院议长博多拉梅洛(Bodo Ramelow ,左翼党籍(Linke))和联邦宪法法院院长哈巴特( Stephan Harbarth)。 

这5个代表是所谓的宪法机构的首脑,是权力分立的体现:立法、行政和司法,共同构成民主制基础。若无自由选举,便不可能有这样的民主制。   

巴斯获得这一巅峰政治职务归功于她所在的社民党目前是联邦议院中最强大政治势力。传统上,议长均从最大的议会党团中选出。  

议长的最重要任务之一是主持议会会议。议会主席团除巴斯议长外,还有5名副议长——4名女士及一名男士,共同组成联邦议院主席团。 《议事规则》第 2 节规定了它应如何组成: 

联邦议院以无记名特别投票程序选举议长及副议长。德国联邦议院每个议会党团得在主席团中拥有至少一名副主席作为代表。  

选项党受宪法保护局观察 

过去数十年里,都是这么做的。直到2017年。当年,德国选项党首次当选进入联邦议院,并拥有党团地位。然而,该党提名的主席团候选人每次都未能获得所需多数票。所有其它政党均表示无意同右翼民粹主义者合作,理由是,该党提出的候选人有极端主义倾向,而相关倾向正是宪法保护局的观察对象。这就是何以社民党、基民盟/基社盟、自民党 、绿党及左翼党议员们不想选举选项党中的任何人进入联邦议院主席团的原因。  

现任联邦议院主席团合影,无选项党人士 

这便构成了一个涉及基本问题的两难局面:每个议会党团虽理论上都有权在这个议会最高机构中拥有自己的代表,但候选人须获得多数议员支持,而议员在投票时不受党团纪律约束,而只对自己的良心负责。 

柏林宪法专家佩斯塔洛扎 (Christian Pestalozza) 如此向德国之声解释联邦议院主席团选举规则:“议会党团有获得席位的权利,但无权决定拿到这个席位。” 

上一立法期,6名选项党候选人落选 

这在实践中会意味着什么,选项党在上一个立法期( 2017 年至 2021 年)有足够经历:6名候选人——1名女性,5名男性——参选,均告失败。为获得它所认为的在联邦议院主席团该有的一席,该党向联邦宪法法院提出两份紧急上诉,要求尽快做出裁决。 

首份上诉来自选项党联邦议院党团;第二份上诉由议员雅各比(Fabian Jacobi)提出。雅各比本人亦是律师,欲单独推荐数名副主席候选人,但未获许可。他认为,作为自由民选的代表,他的权利由此受到了侵犯。   

图 雅各布议员在联邦宪法法院听证会上 

今年8 月,联邦宪法法院宣布,不予受理这两项紧急诉讼,不过,仅出于形式原因。法院解释说,不可能经由紧急程序确定选项党所要求的、普遍适用的联邦议院主席团选举新程序法。详尽审议将择时进行。 

此间,宪法法院已就雅各布议员的提诉举行了口头听证。相关裁决过程可能需要几周时间,也可能要拖到 2022 年做出。 

选项党:“百万选民遭排斥”   

宪法专家佩斯塔洛扎认为,无论诉讼结果如何,都迫切需要采取行动。他指出,鉴于议事规则中给出的席位保证,联邦议院全体会议“不能拒绝一个议会党团的所有提名”。他强调,总有人最终将不得不接受它,并投它的票, “但在此之前,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今年9 月结束的上一个立法期,选项党拥有最大在野党地位,对它来说,这条路太长了点。 

欲成为联邦议院副议长:德国选项党议员考夫曼( Michael Kaufmann) 

情况看来仍继续对选项党不利。该党此次提名为联邦议院议长巴斯副职之一的考夫曼也(Michael Kaufmann)未能过关。这位议员表示,他的落选显示的是新联邦议院在其首次民主测试中的“惨败”。 

  选项党联邦议院党团主席魏德尔(Alice Weidel)称,考夫曼的落选表明,不仅选项党受排斥, 而且,“我们在德国联邦议院作为其代表的数百万投票支持我们的选民在这里遭到排斥。” 

在本届联邦议院大选中, 拥有工程学博士学位的商业工程师考夫曼替选项党直接当选议员,并因此放弃了图林根州议会的议席。与在联邦议院的失败不同,2020年,在其它党团的支持下,他在该州当选为州议会副议长。当时,州长拉梅洛(Bodo Ramelow )也投了赞同票。 2021 年 10 月起,这位左翼党政治家轮值担任联邦参议院议长。 

 拉梅洛州长投票赞同选项党候选人为州议会副议长 

作为左翼党人士的他对选项党议员投赞同票,受到很多批评——不仅来自本阵营。拉梅洛辩护说,他此举是由于选项党拥有这一“议会权利”。他表示,他“非常原则性地作出了决定,以自己的一票为每个党团都应享有的议会参与铺平道路”。他强调,他既不喜欢选项党,也不同情考夫曼,“但我尊重议会规则。” 

失败的考夫曼再度竞选 

宪法专家佩斯塔洛扎也同意这一观点。他表示,“全体会议仅从原则出发而不考虑个人条件,否决最先提名的候选人,以期彰显多数议员不喜欢选项党,这有失允当。” 不过,他指出,与此同时,又必须允许全体会议不“盲目”接受被提名的候选人,所有议会党团概不例外。 

柏林自由大学退休法学教授、宪法专家佩斯塔洛扎   

此间,德国选项党已宣布,考夫曼议员将再度竞选联邦议院主席团职位。针对联邦宪法法院的未决诉讼案,宪法专家佩斯塔洛扎强调:全体会议必须避免任何“无故拖延任职——可能直到选举期结束——”的现象。 

至于上届联邦议院的多数议员是否“滥用”了投票权,现在将由宪法法院作出裁决。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