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4月 2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宣部学习会淡化文革 忠字舞民间回魂?

滚动 政党动态

中共中宣部本周举办高层干部党史学习活动,再次淡化对文革的批判。与此同时,网上近日流传多个忠字舞视频,引发外界对文革复辟的担忧。

中宣部学习会淡化文革 忠字舞民间回魂?

中共中宣部本周举办高层干部党史学习活动,再次淡化对文革的批判。与此同时,网上近日流传多个忠字舞视频,引发外界对文革复辟的担忧。

4月20日,中宣部副部长、网信办主任庄荣文召开党史教育会议,专题学习“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历史”,给予1949年至1976年文革结束的历史更为积极的评价,称其为“取得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伟大成就的27年。”

网信办的新闻稿称,“尽管这一时期充满艰难曲折,甚至遇到重大挫折,但总体上是在探索中前进、在曲折中发展,取得的成就令人瞩目,全面确立了社会主义的基本制度……”

此外,这27年对当下有多个重要启示,包括“推进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必须坚持实事求是、尊重实践”、“推进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必须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推进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必须坚持艰苦奋斗、奋发图强”、“推进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必须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推进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必须坚持尊重历史、反对虚无”。

本台致电多位中国国内政治和历史学者,对方都表示不便评论。中国人民大学分校政治系前主任、退休教授冷杰甫认为,对于文革,中共中央早有历史决议,“已经做了结论,再评价是不是有点多余?谁那么大的胆量,要否定党中央原来的决定呢?再搞文化大革命,不得人心,都会反对的。你说毛泽东取得了什么胜利?社会主义革命建设的农业合作化、人民公社、大炼钢铁,都烟消云散了,都没站住脚、失败了。现在要在习近平主席领导下,把现在的工作做好,历史上的问题越争论越丑,不要着急,要时间来检验。”

文革早有定论,为何沉渣泛起?

今年二月出版的新版党史中,也将“文革十年”在目录章节中删除,粉饰文革发动原因和删减文革经过,并以四分之一篇幅歌颂2012年习近平上台之后的功绩。

曾举办“文革五十年反思图片展”的中国当代艺术策展人荣伟对此非常无奈,他曾试图用艺术展的形式定格那段噩梦般的记忆、启迪更多民众,可惜中国正在全面倒车。

荣伟:“庄荣文要钉在历史耻辱柱,以后算总帐。习近平在倒退走老路,倒行逆施。改革开放三十年,一夜回到六十年前,愚弄、蒙蔽一下年轻人,但我们没有忘记,受过迫害的老人还活着。反对地富反坏右、打碎官僚机器,毛泽东最后引火烧身,搞文革最后搞到自己头上。”

《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原主编李大同去年发文阐述发动文革的基础条件:国家有一个超级魅力型领袖;国家掌控新闻出版、学校教育、文化艺术等一切意识形态工具;国家掌控所有生产资料与生活资料;军队、警察及司法机关等国家暴力机器,无条件效忠领袖个人;闭关锁国;全民恐惧,不驯服必遭迫害;没有任何有组织的力量对执政党构成制约。

该文指出,文革从未离去,“毛政”的七根支柱仍然安在,毛政不除,劫难不止。他上小学的儿子仍然接受五十多年前的洗脑教育,还被迫背诵《弟子规》。本台联络李大同置评,对方表示该文已言尽其意。

中国的“学党史”活动(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民间忠字舞还魂?

近日为纪念建党百年,各大影院被要求放映《金刚川》、《红日》等爱国电影。推特上也涌现出一批大陆中小学大跳“忠字舞”的视频, 引发网友热议。

本台无法独立证实视频的拍摄日期,视频中戴着红领巾的学生在高亢激昂的配乐《大海航行靠舵手》》中起舞, “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禾苗壮/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鱼儿离不开水呀/瓜儿离不开秧/革命群众离不开共产党/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

1966年后,“三忠于,四无限”运动将毛泽东推上神坛。忠字舞作为文革政治风暴的附庸,动作机械而粗放,双手高举表示对红太阳的信仰;斜出弓步意味着永远追随伟大领袖;紧握双拳象征要将革命进行到底。

所谓“大跳大忠,小跳小忠,不跳不忠”,工人上工前要跳,学生上课前要跳,红卫兵还在路口拦截、检查路人是否会跳舞。人们胸前佩戴毛主席像章,手捧红宝书,围成一个象征忠心的红海洋。

冷杰甫曾在解放战争中负伤,1964年大学毕业后从事教书工作,文革中被批斗为修正主义苗子、资产阶级接班人,他一直拒绝随大流,不跳忠字舞。

“文革有股风气,‘你不跳啊,你对毛主席不忠’,跟神经病似的,歇斯底里,爱上纲上线。这么多年过去了,不要沉渣泛起、再搞一次,把已经平静下来的重新挑起,没有必要。我们都是受过苦的,打过牛鬼蛇神、戴过高帽、敲过破锣、敲过脸盆。我是学校的负责人,也是个头,也是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莫名其妙给你扣帽子。我从来不跳忠字舞,难看。”

忠字舞并不是护身符,冷杰甫还记得,当时只要是个官,就是走资派,跳舞也得斗,斗了再关起来,逼人唱“嚎歌”,像鬼一样叫。

最近他也在电视上看到忠字舞复活,冷杰甫调侃道,只要不是官方强推,群众盲目跟风,热情很快会褪散,“走长征路、唱忠字歌啊,这不奇怪,这是必然的,爱跳就跳吧。他们还挺高兴、挺神气,眉毛描一下,戴个花帽子,精神上空洞,文化素质很低,唱戏也唱不出来,把过去跳臭了、跳馊了的舞拿出来。节日来了热闹一阵,不用评头品足,要鼓励他,‘跳得好!’”

中央民族大学退休教授赵士林则对此非常警惕,他发推文呼吁中国当局立刻制止跳“忠字舞”。

赵士林:“忠字舞十年浩劫时期极左文艺的典型,是文革大搞个人崇拜的产物。想当年,在语录歌忠字舞的喧嚣中,多少无辜公民惨遭批斗毒打甚至杀害?今天放纵这些东西死灰复燃,是公然违反党的历史决议,是为文革招魂,是搞历史倒退。应依党纪国法坚决取缔并严肃地处理有关责任人。”

广州异议人士王爱忠认为,重回毛时代的野心虽昭然若揭,但是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成果难以轻易抹去,从群众到高层内部,发动文革的人心基础并不强大,“返回去的基础已经不存在,虽然没有多少人公开反对,内心是不认同的,形成一种不表达出来的抵抗。现在的领导人、体制内的人,我相信绝大多数受到过清洗,要回去是很难的。”

冷杰甫去年于新冠疫情肆虐之际致信呼吁习近平辞职,以联邦制解决台湾、香港和少数民族问题,推行土地私有制。

“造反派一拳将父亲的脸打肿,眼睛被‘封’得看不见东西。”在被全网封锁的《我的母亲》一文中,中国前总理温家宝提到父亲在文革时期被揪斗、监视居住和停发工资,大字报贴到家门口。 温家宝此前多次呼吁政改,防止文革悲剧重演。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