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4月 2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保障房没有供水 陕西脱贫造假打脸习近平

滚动 社会万象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中国取得全面脱贫的“人间奇迹”才不到半年,就被央视财经台揭露陕西省洛南县的脱贫摘帽根本就是造假。

保障房没有供水 陕西脱贫造假打脸习近平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中国取得全面脱贫的“人间奇迹”才不到半年,就被央视财经台揭露陕西省洛南县的脱贫摘帽根本就是造假,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安置住房无水可用,水龙头竟只是装饰品。不过,陕西省仍坚称,脱贫程序符合要求。中国官场的形式主义为何永远是“知错难改”?

两层楼的水泥住房空无一人,因为不仅“二楼没厕所,水龙头打开,也流不出水”。对一头白发的陕西省洛南县灵口镇上河村的老先生冷银姓来说,这也是为什么外表看似稳当的安置房,他一点都住不惯,搬进了邻居好心借给他的旧砖瓦小屋。

“三天,就住三天就回去了,(记者问:为啥?)觉得不方便,没水。”冷大爷和央视记者的问答,在央视财经台播出后,戳破了中国所谓“全面脱贫”的假象。

在陕西洛南县,冷大爷面对住房无自来水的窘境,不是个案。

陕西“五保户”冷银姓回答央视记者的提问(视频截图/CCTV)

“事实是没水的,那啥是安全?得自己去拉水,那啥是饮水安全?上头搞个形式,就给你这张纸一贴。”同村的程线军指着自家土坯房门口上的蓝色塑料方型牌子和一张斑驳的A4纸。在央视的镜头里,“饮水安全明白卡”是村官来给安上后,对上头有交代。

程线军在镜头前讲出他心里明白这是中国官场上的形式主义,但大家都知道的问题,这么多年却解决不了。

打破中共官场形式主义   改革=亡党

现居美国的《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告诉本台,官场上的形式主义蔓延,这种事情讲了一万遍,中南海不是不知道,但权责要相符,就得改变权力来源结构,要中共自我革命,这怎么可能?

“他当然也知道,也解决这种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的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改革政治体制,让各级官员的权力来自民众的授权,这样就让民众直接监督,反映问题才能得到改善,但他当然是不愿意走出这一步的。”胡平说。

盖了没有自来水的保障房并不是新问题,胡平就说,习近平一声令下要推动厕所革命,底下的人为了满足领导要求,安上了现代化的马桶却无法冲水,这种中国官场上的形式主义不胜枚举。

中央级媒体监督   地方官员不吃这一套

治理能力的好坏与效率,在民主国家也同样面临检验。但在正常民主国家,第四权的媒体会反应舆情与问题,可以更有效率地解决问题,然而,这一次,央视的报导也没能改变陕西从省到县村的官场文化。

陕西省洛南县水利局官员:不可能这么多年一直挑(水),你调查得清楚不清楚嘛?不可能,这么多年都没水吃你想这群众怎么生存?

记者:买水一桶五十元钱你们知道吗?

官员:不知道。

大言不惭不知道之外,在央视报道中,记者拍摄时手机还一度被抢走,官员还骂记者你是谁家亲戚?

中国央视记者在陕西调查扶贫问题时被问:“谁是你亲戚”?(视频截图/CCTV)

与此形成极大反差的是今年初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扬大会上,习近平说:“全部实现两不愁三保障,脱贫群众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有保障,饮水安全也都有了保障。”

陕西省政府的作法,当然让习近平的脱贫成就颜面尽失,但当地政府的最新回应,仍不承认在脱贫工作上“欺上瞒下”。

陕西省政府新闻办4月26日就在官方微博“陕西发布”通报称,报道中涉及的两个脱贫村贫困户脱贫程序“符合脱贫摘帽要求”,达到“两不愁、三保障”的标准;安全饮水保障水平不高、季节性缺水、管护水平不高、官员作风不严不实等问题,确实存在。

这篇通报关闭了评论功能。

胡平说,“中共的等级授权制,每一级官员的权力来自上级授权,上级大部分只听汇报,只要下级材料写得漂亮就过关。那上边的官员不认真,没有兴趣去关心下级的落实情况,就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全面脱贫”是真的吗?(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农村问题是中国真正的挑战

根据人民网的报道,陕西去年十月宣布56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区域性整体贫困基本解决。 陕西全省贫困人口由2015年底的229.88万人减少到2019年底的18.34万人,贫困发生率下降至0.75%。

而饮水安全又是在“三保障”的住房保障中,习近平多次提到这个问题。

央视报道中的陕西村民,还有人为了取水不得不买电瓶车、花两小时的路程跨省到河南取水,至今仍是这样,安全饮水根本没保障,地方政府还能以只是“保障水平不高”一笔带过?

陕西省是习近平的老家,洛南县位于偏远的秦岭南麓山区,当地曾是国家级贫困县,直至2020年2月,洛南县才宣布脱贫 。

长年关注中国农村发展的美国斯坦福大学资深研究员罗斯高(Scott Rozelle)去年出版《看不见的中国》(Invisible China) 一书,他感概:“中国的户口制度,使得农村与城镇居民有条牢不可破的界线。中国的农村问题才是中国真正的挑战之所在。”

农村与乡镇的治理能力提高的难点在哪?武汉大学社会学院研究员杨华在题为《基层治理的形式主义何以发生——从乡镇职能部门关系反思治理问题》一文中指出,关键在于“责权利”层级不匹配,以及“一盘棋”模式。

胡平就说,中国经常把日常且须持久治理的事务“政治任务化”。在脱贫工作上,习近平急着要在2020年达标,一声令下说脱贫就得脱,结果就是如此。

开完了全面庆祝脱贫攻坚大会,冷大爷和村民们的用水问题,仍没有解决,而陕西的脱贫造假案例是最后一例吗?时间会检验一切。

陕西省委书记现为刘国中,省长赵一德。赵一德是习近平在浙江的旧部,去年成为中共最年轻的省政府“一把手”。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