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1月 1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厦门案家属罗胜春赴UN游说 “独裁的归宿永远是灭亡”

滚动 不平则鸣

案件当事人之一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近日奔赴日内瓦, 参加联合国特别程序以及和普遍定期审议中期审核有关的会议,会见并敦促联合国官员赴华探访调查中共对人权的侵犯。

左图:罗胜春担心丈夫丁家喜被重判长期监禁 (受访者TWITTER); 右图:丁家喜因厦门聚会案被拘留。

厦门聚会案自今年8月5日提交到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之后,没有任何进展。这是指2019年12月初,许志永、丁家喜等人在厦门聚会讨论时政,后来被国安抓捕的案件。案件当事人之一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近日奔赴日内瓦, 参加联合国特别程序以及和普遍定期审议中期审核有关的会议,会见并敦促联合国官员赴华探访调查中共对人权的侵犯;同时,她也向美国政府提出对厦门案的作恶官员进行签证制裁。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对罗胜春的专访:

记者:这次欧洲之行去了哪些国家和机构?

罗胜春:具体在日内瓦工作的时间是11月1日到3日,受国际人权合作社(ISHR)邀请的,主要是(参与)关于联合国的两个机制运作,一个是联合国特别程序和特别报告,一个是普遍定期审议(UPR)。

罗胜春要求联合国官员探访中国指监地点

记者:这两个机制如何能够制约到中国政府的人权侵害?

罗胜春:联合国有特别程序报告员分别负责任意失踪、言论自由、酷刑、集会结社自由等各个方面,人权捍卫者个人或者通过非政府机构,可以通过特别程序向联合国提交个案。厦门聚会案通过中国人权捍卫者(CHRD)都向他们提交过报告,联合国强迫失踪和任意羁押工作小组都对这个展开了调查。联合国收到报告后会向中国外交部发文,提出调查的内容,给中国政府施加一定压力。尽管我们这个案子,中国政府的回复特别简单,就是说审理当中、权利得到保障,但是家属能够感觉到,中国政府知道联合国在关注这个案子。

普遍定期审议也是特别好的机制,联合国的193个成员国都可以互相对其他国家进行审议,信息渠道有三方面,包括中国政府自己提交的自我评估报告;联合国会根据平常收集到的信息,包括特别程序、特别报告、人权理事会和条约机制;非政府组织。联合国会发布给各国常驻联合国的官员,他们可以对中国人权状况总体评估并提出改进意见,中国政府必须做出接受或者拒绝的答复。我们这一次就是2018年11月的普遍定期审议之后的中期评估,下一次是2023年5月份。这个就是专门针对中国的人权普遍定期审议报告的跟进。

记者:您会见了哪些官员,谈了什么,成果如何?

罗胜春:我主要关注的是酷刑和指定住所监视,见了一些关于酷刑的特别报告员。主要是德国和瑞士(对指监)提出意见和建议,我们见了德国常驻联合国的主要官员。我还是不断要求他们到中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地点进行探访。

跟我们同行的非政府组织同时见了很多官员,提了很多关于律师权利、保障被告不受阻碍地见到律师(的要求),比如荷兰的律师关注组(Lawyers for Lawyers)。中国现在有很多秘密审判,比如长沙公益仨。中国人权律师现在受到的打压实在是太匪夷所思,没有任何自由表达的权利,动不动被吊证。

联合国一共有四个机制,人权理事会、条约机制、特别程序和普遍定期审议。最主要的收获就是让我更加清楚地知道怎么运用联合国的记者来做人权倡导和保护,跟有关人员见面交流,有关他们的困难和对家属、人权捍卫者提供信息的期待。但是这些机制需要很好的跟进,要不断向各国常驻联合国的官员揭露中国的真相。

执行过程中的难点在哪里?我的观察是,联合国还要关注许多国家的问题,时间和精力有一定限度;中国政府派出大量人力,在联合国为它恶劣的人权状况进行粉饰。联合国的官员的确有的感觉到很丧失信心,不管跟中国政府提多少次,他们都不改进,他们觉得很沮丧。

被关押在山东临沭县看守所的人权律师丁家喜(推特截图)

庭前会议迟迟不开,家属要求公开庭审

记者:1226厦门案的最新进展是什么样的?何时开庭?

罗胜春:8月5日把他们起诉到临沂中级人民法院,一开始不让公布起诉书。起诉书一出来,外界进行了各种各样的评议,对他们还是有一定制约。完完全全是生编硬造。比如说两个“组织”从来都没有存在过;电报群都是言论自由的范围,聚会讨论也是跟民生、言论自由相关,怎么就是颠覆国家政权了呢?公民运动网站也不是在国内经营的,他们根本没有参与运行。

本来说庭前会议是十一以后,现在没有任何进展。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继续制造搜罗“证据”,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全是酷刑编造。让律师签署了那么多保密协议,不允许给外界包括家属透露案情,还不允许复制卷宗,律师全靠记忆和摘抄,都是不合法的。还有一个案子拆分成四个案子,这是最大的不合法,这样可以防止证人之间的交叉质询,比如说让常玮平或者其他人去指控丁家喜,用没法对质的方式给人加罪。2013年新公民审判也是采取拆分方式。

我们会要求公开庭审,但是他们想搞秘密(庭审),希望我们配合他们象征性走过场,把人送进监狱,我们坚决不会答应。不解决这些违法问题,我们不能让他们顺顺当当地开庭。只要当事人不答应开庭,按照中国法律,法院不能开庭。

记者:丁家喜、许志永、常玮平和李翘楚现在情况怎么样?

罗胜春:丁家喜说他曾经一个星期都没有小便,这太恐怖了。他们现在遭受的待遇都属于酷刑,基本的生活伙食都没有。放风时间非常短,不到二十分钟,常玮平那没有具体数据,酷刑后遗症都没有医治。他们现在做的一切完全没有按照中国看守所条例的任何一条来执行,不给吃饱,没有热水,没有基本的卫生消毒,用的是发霉的被子和衣物,不给他们纸笔书报,身体和精神双重折磨。律师去会见都觉得,这些质量差的东西都不知道是从哪里找过来虐待他们的。李翘楚本来就有心理疾病还一直这么关押,家人提交取保候审申请,都是以不能防止社会危害性(为由拒绝)。他们的心思非常邪恶,完全不把在押人员当人看。

厦门案酷吏或将受签证制裁

记者;美国政府有没有核心官员和您对接?他们的态度和对策如何?

罗胜春:美国这边是很关注这个案子的,都表示会询问,我具体还没有收到回复。人权官员都说会去看望他们,和律师见面。我不能对他们要求太高,中国政府的确非常难以对付,不指望会有立刻反馈。但我相信,他们在做。美国驻中国的人权官员还和我通过电话,关于怎么去临沂。而且我还是要跟参议员、众议员联系,敦促他们采取行动。

记者:厦门案的主要作恶人员有谁,应该付出什么代价?拉清单项目进展如何,怎样才能扒出藏在幕后的黑手?

罗胜春:重点强调的就是直接操作的这几个人,烟台市公安局局长赵峰,临沂市公安局局长李登全和提交起诉书的人,临沂市检察院检察长王钦杰和副检察长谭长志,和其他提交起诉书的人,其他高层的人是不是直接参与还有待证实。希望有更多体制内的人能够良心发现,跟我们联系。

拉清单网站已经建立起来(https://laqingdan1984.com/ )。12月去华盛顿,我也还会提这个要求。信息收集是一方面,然后就是提交制裁报告。我已经提交了厦门聚会案的草稿, 《马格尼茨基法》制裁的门槛特别高,需要很多证明材料。我们也跟国务院提出进行基本的签证制裁,对作恶者和他们家属的签证进行控制和制裁。包括张展危在旦夕这个案子,作恶者基本上都找到了生日信息,最重要的就是他们的身份证信息。

记者:外面的人现在采取什么行动,才能真正帮助到狱中的丁家喜他们?

罗胜春:现在中国打压这么严酷,大家还是要找不同的角度发出自己的声音来。独裁永远的归宿,都是灭亡。只有听得进民众意见的政府,才有发展的可能性。我希望中国政府不要自掘坟墓,别人不会颠覆推翻它,颠覆推翻它的只有它自己。我希望外界朋友保持关注,有自己清醒的头脑。尽最大努力学会翻墙,看到真理,不被他们洗脑,这就够了。

记者:六中全会落下帷幕,习近平历史地位和毛邓比肩,成就被定调为“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此时此刻,您有没有什么想对他说的话?

罗胜春:我想对习近平说的就是,请按照你自己说的去做,不要说一套做一套。民主自由他都不敢承诺,现在他只能够满足的就是中国人民的温饱,不愿意给中国人民任何的话语权,这是一种倒退。我想说的是,不要倒退,而是要随着历史的潮流往前走,中国人民不仅需要吃饱饭,而且需要有自己的声音,有自己的态度,有言论自由的空间。

记者:薛小山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