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4月 2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两岸军事预算、兵源差距逾十倍 美国比台湾急?

滚动 港澳台

台湾国防部最新资料显示,现役志愿军约十六万九千多人,而解放军现役员额则宣称有两百万大军。

前国民党籍立委、退休将领帅化民。

台湾国防部最新资料显示,现役志愿军约十六万九千多人,而解放军现役员额则宣称有两百万大军。台湾国防部推动“后备动员署”,但公听会上多名学者指出,政府应先推演、找出需求再立法,否则会被认为是应付美国压力的“倒逼”后备动员改革。对于是否回到征兵制填补兵源、或延长义务役时间,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到的几名朝野立委,都持保留态度。

前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森日前预测台湾六年内可能面临中国显著威胁。而美国前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最近在研讨会表示,台湾必须为自己的防卫做更多,面对中国可能的侵犯展现“抵抗意志”,扩大兵役服务规模,包括公民防卫兵团、后备兵团、特种行动部队。另外,多年来美国要求台湾加强自我防卫能力,将国防开支提高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去年达到GDP的2.3%,已创下历年新高。

台湾国民党籍立法委员曾铭宗日前质询国防部长,中国大陆2021年国防预算达五点八兆元新台币,是台湾的十五点八倍,台湾只有三千六百六十亿,占GDP百分之二点四,够不够?

国防部长邱国正答询说:“韩信用兵,多多益善,我们也希望多,但要考量我们的能耐,现实状况如何?跟中共军备比较,我们没办法比,自我防卫能力够是我们的着眼点。”

国民党籍立委叶毓兰28日召开“修正国防部防卫后备动员署组织法草案相关法案”公听会。(记者夏小华摄)

美国《外交政策》期刊四月号一篇报导也提到,兵源和后备部队是台湾目前遭遇两大问题。台湾国防部最近提出修正国防部防卫后备动员署组织法草案。

民进党籍立委刘世芳质询:“后备军人有二百三十万是真的还是假的?”

国防部全民防卫动员室主任韩冈明说:“有!”

刘世芳:“真正能动员出来的有多少人?”

韩冈明说:“目前我们八年编管的有八十五万。”

刘世芳:“部长可不可以讲一下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成立这个署?”

邱国正说:“因为管制退伍八年内,有军事动员可以召过来,满八年后通常就没有人过问。”

刘世芳:“你是说现行法规里过了八年的时间,国防部就没有办法把他动员出来?”

邱国正:“是的。”

国防部28日提供给立法委员最新资料显示,国军兵力“总员额”为二十一万五千人,其中,常备部队“正式军职编制”计十八万八千人;以去年底达到募兵补充计划目标90%计算,现役志愿人力约为十六万九千两百人。相较中共解放军现役员额达两百万大军,明显落差。

改回征兵?延长义务役?台湾朝野立委避谈

外界质疑马英九时期将征兵制改为全募兵,国民党籍立法委员陈以信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是民进党陈水扁总统任内将常备兵役役期两年,逐年快速递减到只剩一年。

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教授黄介正。(记者夏小华摄)

是否主张恢复征兵制,或将目前义务役从四个月延长?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几位台湾朝野立委都持保留态度。

陈以信:“这我没有评论。”

民进党籍立委何志伟说:“我觉得现在年轻人有愿意为国家做事的意志,我觉得完全不需要、不用担心。”

记者:是不是因为年轻选票问题?

国民党籍立委温玉霞:“当然有多方面考量,他们(民进党)也是有多方面考量,目前没有人敢说增加兵源,延长义务役时间。我不能说赞不赞成,如果国家需要,也要立法通过。”

陈以信强调,目前就是加强建军备战决心,后备动员体系必须强化,国防部正准备成立后备动员署,强化后备能量,教召天数会延长。

何志伟认为,美国关心的背后来自台湾是否有捍卫国家自主的决心?过去几年台湾展现国机国造、国舰国造能力,也努力召募军人,台湾跟周边印太国家关系愈加紧密,包含军备、战略、外交,台湾需要思考综合国力。

温玉霞说,台湾要像以色列全民征兵不太可能。如果真有事,不是靠武力解决,要靠智慧、智能解决。

多名学者质疑加强后备是政府真有决心?或美国压力?

国民党籍立委叶敏兰28日召开修正防卫后备动员署组织法草案公听会。前立法委员、退休将领帅化民直言若政府无决心,成立后备署只是多几个将军职缺。

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所长苏紫云。(记者夏小华摄)

帅化民质疑:“国防部搞动员署是应付美国人的争议?还是真的要做?真的要做,国防委员应该先问清楚,你的终战指导是什么?要打到最后一兵一卒?根本问题要先弄清楚。”

帅化民指出,要先做兵推、演习,才知道动员到什么程度?最近国防部放出消息,宫庙、慈善团体都要动员,他赞成,但要先规划清楚。

帅化民说:“打起仗来,不只是前线补充兵给动员的问题,消防、义警、工程、救难、食物、电战、备炸,油管被弄坏、油路断了、民生物资这些问题都需要很多人力、伤患救护,你打仗时只靠三军总医院吗?一九九六年飞弹危机时,我就听说很多医师跑了、都出国了。”

帅化民强调,应务实提出需求再考虑订法,否则若六年后打仗需求又不同了。

与会的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教授黄介正认为,台海发生军事冲突或大陆对台动武的可能,存在明显的认知差距。外国说会打,大陆说要打,“不怕鬼,不信邪”的台湾人民坚持“不会打也不想打”。如今要进行“倒逼的”后备动员改革,一是受外部(美国)压力示警,一是中共解放军压力。

对兵源不足的质疑,黄介正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兵源足不足是数人头,但是对台湾,更重要是能不能打?怎么打?打的赢?打不垮?才能决定需要多少人?给什么训练、装备。单纯从人够不够是过去的思维,当然少子化,兵源募兵也会有问题,不是多少、够不够的问题。”

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所长苏紫云指出,全民防卫总动员攸关国家总力整合,确有必要,像乌克兰面对俄国大军压境,就是动员后备部队应敌。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梒青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