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1月 1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七末祭 :那个让黄雀飞向自由的义者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作者:八九流亡记者,旅法媒体人安琪 ) 曾任法国驻香港领事馆副总领事孟飞龙(J.P.Montagne)先生,于9月21日在法国逝世,享年69岁(1952-2021)。三十多年前,一大批被通缉或人身受到威胁的学生领袖、知识分子、工 人、企业家等人士被迫走上了逃亡之路。一水之隔的香港,以香港支联会为首的各种社会力量总动员,成为史无前例的大批中国流亡者的首要“通 道”。当他们逃到香港,通过港支联寻求第三国庇护时,或许出于某种不为他人所知的“策略”,美国紧闭大门,除了点名要被首批通缉的严、陈、万、康等人外,其它一概拒之门外。英国紧随美国之后,严守边关。而法国则张开双臂 无条件地迎接这些被理想和悲情冲击的人们,”始作俑者”是在香港“第一线”的法国驻港副总领事孟飞龙,他以 “先斩后奏”的方式,当机立断,解了港支联的“燃眉之急”。

图2:保罗邀请流亡者在巴黎寓所包饺子,并邀请专程来法的孟飞龙。图为保罗(右)与梦飞龙(左二)洽谈相关事宜。(1989年11月7日) 图4:MZ在巴黎索邦大学成立盛况。(1989年9月22日) 图6:王军涛出国伊始,即为引起“风波”的老木“开脱”。左起:老木(已故)、王军涛。右一为原红宝石餐厅老板鲁念华(已故)。(1994年6月3日)

是时,社会党党魁密特朗统领的法国,在国际社会颇具大国风范。刚刚三十出头的燕保罗(逝于2014年),作为一 名忠实的社会党员,是外交部副部长的内阁成员。因了这个“便利”,保罗接应了港支联转到法国驻港副总领事孟飞龙那里,再由孟飞龙送往法国的流亡者。据说支持这一切的,还有一个重要的幕后人物,就是时任法国外交部亚洲司司长的马腾(C. Martin)。1989年6月3日,他正好在中国旅行,住在比邻天安门广场的北京饭店,与“六四”屠杀擦肩而过。他们三人的共同点是,喜欢中国,热爱中国传统文明和文化,都讲一口流利的中文。

同年7月14日,法国政府邀请首批抵达巴黎的中国流亡者参加法国国庆200周年大典,赋予这一行动以正义性和合法性,充分彰显了自由、平等、博爱的理念。

当时中国流亡者中的大多数,可能并没有完全理解,法国的人道关怀是具普世价值的一种姿态,并不倾向于某个国家、某个流亡组织或者个人。(摘自安琪「天若有情天亦老」天若有情天亦老—“黄雀行动”与燕保罗的人道情怀及其它)

三十年后有人问孟飞龙:“当时你为何那么勇敢,发签证让他们走,你有没有问过上级?”孟回答说:“要救一个人的生命,你会问谁?那应该及时救他吧。”问者敬意肃然。

曹植《野田黄雀行》诗曰:“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

今天是孟飞龙先生逝世七周(49天)忌日,谨此缅怀这位让黄雀飞向自由的义人

(安琪  2021年11月9日于巴黎)

附录:

                   孟飞龙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和中国人民心中

                                        严家祺  高皋

      读到安琪纪念孟飞龙先生逝世七周的文章,深感悲痛。

我们一大批在六四后逃往香港的人,人生历程首先因孟飞龙而改变。我总以为,未来的路不论怎样曲折,六四的真相一定会恢复,正义的阳光一定会照耀中国大地。在那一天,我们要与孟飞龙、马腾(Martin)、马赫雅娜(Marianne  Bujard)、燕保罗(Paul Jean-Ortiz)、傅磊(Pierre  Fournier)、谭三山(Doan)、白夏(  Beja )、潘鸣啸(Michel  Bonnin)等人一起高兴、庆祝。32年的漫长岁月,法国友人、燕保罗、孟飞龙一个一个离开了这个世界,从中国逃亡到法国的老木、锺敬文、张健和陈一谘,也一个一个离去。想到天安门母亲32年的苦难,这是说不尽的无尽悲痛。孟飞龙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和中国人民心中。

                                         (2021-11-9写于Washington DC近郊)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