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1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分歧放一边 中美强化气候行动合作

滚动

气候变化优先于政治分歧。在气候峰会闭幕倒数两天前,中美出人意表地共同发表了加强气候合作的联合宣言,双方都认知到,雄心勃勃的目标背后是一条漫长道路。

(德国之声中文网) 美国和中国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周三 (11月10日)公布了一项协议,加强应对气候变化的合作,包括减少甲烷排放、逐步淘汰煤炭消费和保护森林。

美国气候特使克里 (John Kerry )和中国气候特使解振华在苏格兰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宣布了该框架协议。两人都称这是将峰会推向成功的方式。他说,这是「限制变暖的唯一最快和最有效的方法」,也说双方将定期会晤,以解决气候危机。

解振华通过口译员告诉记者,协议将使中国加强其减排目标,确保中美双方共同努力,并与其他各方合作,以确保取得成果。他强调,中美都认知到,目前的努力和《巴黎协定》的目标之间存在差距,因此将共同加强气候行动。

这份联合声明说,中国将在2026到2030年的5年内开始逐步淘汰煤炭,并将减少强大的温室气体甲烷的排放。不包含中国在内的100个国家,在上周签署了一项承诺,在2030年前将甲烷排放量至少削减30%。

联合宣言还提到,两国「认识到气候危机的严重性和紧迫性」,特别是在「2020年代的关键十年」。中国和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排放国,共占所有碳污染的近40%。

联合国主席古特雷斯对美中两国的协议表示欢迎。 他在推特上说:「应对气候危机需要国际协作和团结,这是朝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

欧洲气候基金会首席执行图比亚纳(Laurence Tubiana)是法国前最高气候谈判代表,也是2015年《巴黎协定》的主要起草人,她告诉法新社:「美中宣言表明,两国可以合作应对气候危机。」

她说:「现在两国必须合作,确保气候峰会取得雄心勃勃的成果,意味着让我们走上维持升为在摄氏1.5度内的路线,并向那些最脆弱的人提供所需的重要支持。」

早些时候,气候峰会负责人指出,迄今为止在会谈中作出的气候承诺对控制全球变暖的作用太小,并敦促各国在剩下的两天里「动起来」。

美国气候特使克里在中美发布强化气候行动合作宣言后说:「现在的每一步都很重要,一个漫长的旅程在等着我们。」

难得放下分歧

在这项协议宣布之前,气候谈判的观察家担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没有亲自出席,而且中国政府除了以前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之外,没有做出实质性的新承诺。中国的气候计划也没有解决其大量甲烷排放的问题,这主要与中国缺乏管制的煤炭工业有关。

达成协议对拜登来说是一个政治胜利,在前总统特朗普退出全球气候公约后,他试图恢复华盛顿在气候方面的领导地位。而为了达成协议,华盛顿搁置了与北京的一些争端,包括中国对新疆维吾尔人的待遇等人道问题。

克里说中美很清楚双方的分歧,但气候峰会的重点不同:「这不是我在这里的路线。我的工作是成为气候谈判者,要继续专注于努力推进气候议程。」

欧盟气候政策负责人蒂默曼斯 (Frans Timmermans)告诉路透社,美中协议带来新的希望。他说:「看到这些在许多领域存在分歧的国家在人类今天面临的最大挑战上找到了共同点,这真的很令人鼓舞。而这当然有助于我们在缔约方会议上达成协议。」

治理和可持续发展研究所所长扎伊克 (Durwood Zaelke)也同意。他说:「美中协议是一个突破,应该为结束一个雄心勃勃的缔约方会议定下基调。」

「雄心勃勃」的差距

在深入的技术性讨论进行了10天之后,气候峰会在11月10日发布了草案,含蓄地承认,目前的承诺不足以避免气候灾难。

草案呼吁各国「加速淘汰煤炭和对化石燃料的补贴」,并要求各国在明年之前「重新审视并加强」他们在2030年前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比《巴黎协议》预计的2025年更早。

但是几个大的排放国此前错过了2020年提交新计划的最后期限,也就是所谓的国家确定贡献,其他国家提交的计划不但没有进步,甚至出现倒退。

许多受到气候变化直接影响的国家认为,下一个最后期限,也就是2025年,对实现必要的短期减排来说太遥远了。

未来两天的谈判目标是将全球气温控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摄氏1.5度(华氏2.7度),鉴于目前的减排承诺,这一目标仍然遥不可及。

这一理想的目标是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2015年巴黎协议中设定的。自那时起,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据表明,跨越1.5摄氏度的门槛将发生更严重的海平面上升、洪水、干旱、野火和风暴,并产生不可逆转的后果。

11月9日,气候行动追踪研究小组表示,迄今为止提交的所有国家承诺在2030年前削减温室气体的承诺,如果得到履行,将使地球温度在2100年前上升摄氏2.4度。绿色和平组织认为该草案对气候危机的反应不足。

一些发达国家将矛头指向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等主要污染国。大多数较贫穷的国家指责富国没有履行向他们提供财政帮助以应对气候变化破坏的承诺。

在各代表团为最后声明的措辞争论不休时,格拉斯哥的另一项承诺是,一些国家、公司和城市承诺在2040年前淘汰化石燃料汽车。

11月10日,会议还获得了各国和公司的协议,以削减运输部门的排放,该部门占全球人类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的近四分之一。

气候峰会的最终文本将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将具有签署《巴黎协定》的近200个国家的政治影响力。

谁来付钱?

目前,草案回避了较贫穷国家的要求,即保证富国提供更多的资金,以帮助他们遏制排放和应对气温上升的后果。

草案「敦促」发达国家「紧急扩大」援助,以帮助较贫穷的国家适应气候变化,并呼吁通过赠款而不是贷款提供更多资金,因为贷款会给贫穷国家带来更多债务。

但草案内容并不包括交付这些资金的新计划,易受气候影响的岛屿国家表示,他们将在最终谈判中推动更明确的承诺。

最不发达国家集团主席旺迪(Sonam Phuntsho Wangdi)在会议上说:「保持摄氏1.5度的目标所需的雄心壮志,还没有反映在财务文本中。」

贫穷国家正在为未来的资金寻求更严格的规则。富国未能兑现2009年的承诺,即到2020年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的气候资金,现在预计将晚3年兑现。

(路透社、法新社)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