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1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勿忘97后出生前线香港抗争者 英议员呼吁放宽BNO签证

滚动 港澳台

超过20名英国国会议员建议修改申请条款,容许父母其中一方拥有BNO资格的港人申请BNO签证。如果获得通过,预计可协助更多年轻香港抗争者在英国开始新生活。

2020 年 6 月 1 日,一名香港示威者在反对港版国安法的抗议中手举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

因应北京在港强推《国安法》,英国政府由今年1月底开放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签证申请,为持BNO港人提供移民及入籍英国途径,却一直被指未能涵盖1997年后出生,在反送中运动中站在最前线,却没有BNO的香港年轻人。超过20名英国国会议员建议修改申请条款,容许父母其中一方拥有BNO资格的港人申请BNO签证。如果获得通过,预计可协助更多年轻香港抗争者在英国开始新生活。

共22位英国下议院议员共同建议,修改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签证申请条款,提出港人只要父母其中一方拥有BNO资格,即可申请BNO签证到英国定居,即包括1997年后出生的香港年轻人,预计将于月底在英国下议院进行讨论。

22位英国下议院议员共同建议,修改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签证申请条款,提出港人只要父母其中一方拥有BNO资格,即可申请BNO签证到英国定居,即包括1997年后出生的香港年轻人。( “香港监察”推特图片)

修订发起人:英国对香港年轻人有“道德义务”

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人权组织“香港监察”周三(10日)在推特上载相关文件,该建议由英国前移民部长、保守党国会议员格林(Damian Green)发起,获超过20名跨党派国会议员支持,包括英国前外相亨特(Jeremy Hunt)、国防大臣福克斯(Liam Fox),以及下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图根达特(Tom Tugendhat)。该建议提出,若涉及港人BNO计划的《国籍与边界法案》(Nationality and Borders Bill)获得通过,内政大臣须于法案通过后两个月内修订移民条例,容许父母其中一方拥有BNO资格的港人,可以申请BNO签证。

发起修订的英国国会议员格林(Damian Green)接受英国《独立报》(The Indepdent)访问时表示,英国对被排除在现有BNO计划之外的香港年轻人有“道德义务”(moral obligation),促请政府纠正这项“不公平”政策。

格林说:“这些年轻人中,许多曾参与示威活动,部分已在新的国安法下受害,其他人也极可能在未来受国安法影响。我认为现有体制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当然部分人会以其他方式申请政治庇护,而接受我的修正案的好处之一,就是减轻政治庇护体制的压力。”

发起修订的英国国会议员格林表示,英国对香港年轻人有“道德义务”.。(法新社图片)

一直支持港人的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委员裴伦德(Luke de Pulford)在推特表示,若上述该修订获通过,将使BNO移英计划进一步扩大,覆盖1997年后出生的香港年轻人。

现行规定令年轻抗争者只能申请庇护 无法在英工作读书

“香港监察”资深政策顾问Sam Goodman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据该组织目前了解,自去年起有近200名香港年轻人到英国申请政治庇护,他们在港均有被捕或被逼害风险,当中超过一半人的父母其中一方拥有BNO资格。然而根据目前规定,这些年轻抗争者必须要以家庭为单位,和父母一同申请BNO签证,才可到英国定居,但他们的父母未必乐意离港。

Sam Goodman:“由于香港政治两极化, 上一代和下一代之间政见分裂,部分家长有照顾长者的责任,或因工作等其他原因,令他们不愿放弃这些东西到英国。而年轻人就更具机动性,他们更愿意在外国重新开始,这造成很大的问题。”

父母不愿一同到英国,意味着这些1997年后出生、没有BNO的年轻人无法独立申请BNO签证,只能在英国申请政治庇护,申请时间长达一至三年,期间不得工作,甚至无法入学。香港监察表示,若修订获得通过,有助BNO持有人的子女独立申请BNO签证,意味着已到英国逃离政治检控的香港年轻人,可以重过正常生活。

在英港人组织“英国港侨协会”(Hong Kongers in Britain)创办人郑文杰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这一批无法独自申请BNO签证,而逼不得已要申请政治庇护的年轻人,是目前最迫切需要帮助的港人群体,原因是在阿富汗局势等国际形势下,申请英国政治庇护的首次面试,动辄要排期半年甚至一年,之后才能获得政治庇护申请者的身份(asylum seeker),再等待申请审批,期间不得工作和读书,令他们生活拮据。

2020 年 6 月 4 日,一名香港示威者手举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路透社)

郑文杰说:“这一种政治庇护申请制度,一直阻吓了不少人来英国申请庇护。不单申请庇护者目前处于不确定情况,还有一批因各种原因而不敢申请庇护,目前滞留在英国。”

他相信有关修订有助BNO签证政策松绑,但他同时提醒,英国内政部或会担心放宽政策会被滥用,衍生“太空人”等问题,即家庭成员在不同时间赴英及申请入籍,或会反对相关修订。他认为20多名国会议员的声音未必足以成功推动修订,而必须形成更强舆论压力,促使更多国会议员支持,并和内政部讨价还价。

修订建议将于月底讨论 有助扩大BNO计划覆盖年轻抗争者

涉及港人BNO计划的《国籍与边界法案》(Nationality and Borders Bill)已在下议院完成一读、二读和委员会审议阶段,法案今个月底会在下议院进入报告和三读阶段,若获得通过,将提交上议院进行后续审议。

英国政府由1987年7月1日起开放港人申请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至1997年主权移交前结束,不再接受新登记,子女亦不能继承该身份。以往BNO护照持有人只能以访客身份在英国逗留6个月,然而随着北京在港强推国安法,英国今年1月底开放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签证申请,为持BNO港人提供到英国生活、工作及读书机会,并提供入籍英国的途径。

英国国会内政事务委员会今年7月发表报告,认为计划存在漏洞,未能包括已年满18岁、在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出生,没有BNO的香港年轻人,然而他们却是抗争者的重要组成部分,容易成为政治打压目标。委员会敦促英国政府扩大BNO计划,让父母有BNO护照的年轻人,也可独立申请签证到英国。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吕熙伦敦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