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1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澳、中关系决裂但未影响经济增长 欧洲议会考虑仿效澳抗共模式

滚动 军事

Facebook0Tweet0Pin0 以往西方国家不敢惹怒中国,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经济利益。但澳大利亚对中 […]

欧洲议会考虑仿效澳抗共模式

以往西方国家不敢惹怒中国,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经济利益。但澳大利亚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近两年以来,经济增长没有受到重大冲击,欧洲国家都看在眼里。欧洲议会正考虑参考澳大利亚的“反渗透法”,立法反制中国持续干预欧盟成员国政府的问题。澳大利亚国会安全暨情报委员会主席,更呼吁欧盟与澳大利亚等价值观相近国家合作。 

由欧洲议会跨国议员组成的“外国干预欧盟民主程序特别委员会”(INGE)代表团上周访台后,欧洲议会本周随即讨论欧盟采取进一步措施,应对中国、俄罗斯等外国干预及威胁。议会于当地时间周二(9 日)于布鲁塞尔讨论一份33 页的报告草稿。

澳大利亚“外国影响力透明法”值得欧盟参照

报告草稿提到,“中国统战部”等专制国家机构,对外实行政治干预的问题,已引起欧洲议会关注;欧洲议会宜参照“澳大利亚和纽西兰对付(中国)统战部的经验”。为了反制中国对外实行不透明政治游说的手段,澳大利亚订立的“外国影响力透明法”(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Scheme),是值得欧盟“参照的良好作法”。

报告主要作者之一,拉脱维亚欧洲议会议员及前外交部长桑德拉( Sandra Kalniete), 批评欧盟在面对技术先进的强敌,往往落后于人,呼吁欧盟就外国干预及虚假政治宣传活动制定制裁机制。报告将于明年初提交欧洲议会进行非约束性投票。

澳国安情报会主席呼吁欧盟与澳大利亚等价值观相近国家合作

据雪梨晨驱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周三报道,澳大利亚参议员、国会安全暨情报委员会主席派特森(James Paterson),周二透过视讯向欧洲议会发表演说,呼吁欧盟与澳大利亚等价值观念相近的国家合作。派特森解释,澳大利亚订立“外国影响力透明法”的目的,是要让外国势力试图影响澳大利亚政府的活动性质、范围、涉及的层级等,全部保持公开透明。

他又提到,随着澳大利亚传出一连串涉及来自中国人士的政治捐献丑闻后,澳大利亚于2018年禁止政党接受外国的政治捐献。

冯崇义:预视中国将更孤立

悉尼科技大学教授冯崇义周三(10 日)接受本台访问指出,这是一个逐渐成形的世界民主同盟,中国未来将更加孤立。

冯崇义说:以前就是中国不断强化对澳大利亚的制裁,如果欧洲跟他们在一块,很多利益会继续得到保障,还说不要澳大利亚的货,不进口澳大利亚的商品,就会从别的国家进口,对澳大利亚制裁就是要孤立澳大利亚。那么现在如果欧洲都加盟进来,澳大利亚也有底气继续反抗中共,(澳大利亚)就不会显得那么孤立。

面对中国制裁 澳大利亚出口竟暴增

中国过去是澳大利亚的最大贸易伙伴,但自从澳大利亚批评中国对香港、新疆问题的处理手法,并主张国际社会就新冠疫情进行独立调查等原因后,双方关系持续恶化,中方从去年5月开始不断对澳大利亚商品作出制裁措施。不过制裁措施实施一年多,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并没有因此受重大影响。

本台翻查资料,澳大利亚去年第四季GDP成长率仍达3.1%,且连续二季GDP成长率都超过3%,是60年来的新纪录。另外澳大利亚统计局,今年6月初公布的资料显示,澳大利亚经济今年第1季度强劲反弹,甚至恢复到去年新冠疫情大爆发,导致30年来首次经济衰退前的水准。澳大利亚央行年初称,根据大宗商品的现货价格,该指数在1月份也上涨了6.3%。

此外,澳大利亚出口也全面增长,其中煤炭作为被中国制裁的商品,但到今年1月,澳大利亚向世界各地出口的煤炭总值,若按年度计算,已经比中国下达禁令前增加95亿美元;原因是透过增加对印度、南韩、台湾和日本的煤炭出口,部分弥补了当中的缺口。

澳大利亚经验证明中国经济制裁未必有效果

香港政治学者郑宇硕同日对本台分析,目前澳大利亚经济状况较为理想,除了疫情渐受控制、而且出口良好,农产品、铁矿石、煤炭价钱良好。即使出口中国受影响,但仍能保证其经济向好。此外,即使中国起初制裁澳大利亚煤炭,最终却因面对自身问题,再次回购。

郑宇硕说:煤碳方面,贸易战最高峰时,例如今年头一、两季,中国停止向澳大利亚进口煤。但大家也知道,这几个月中共煤炭出现短缺情况,又重新向澳大利亚买煤,而且煤价上升幅度可观。

郑宇硕:过去澳籍华裔商人透过捐献影响澳内政

就欧盟的草案,郑宇硕说目前欧盟与澳大利亚仍谈不上是联合起来,过去欧盟也没有意思明显地表示反对中国的意向,因为内部意见没统一,且双方贸易来往深厚。但现在欧盟也有此举动,可见他们也觉得要有法律根据堵塞中国渗透。

郑宇硕说:这反映西方国家了解到中国的统战、宣传、政治渗透的威力,因此觉得有必要提高警惕,有必要透过立法手段堵截这些政治捐献、政治活动的影响,他的内政影响对中国的政策。

郑宇硕续解释,当时澳大利亚立反渗透法,其中一个原因是当时澳大利亚深受中国透过捐款等方式影响内部政治;欧盟目前也感到当前的危机。

郑宇硕说:很多澳大利亚籍的华裔商人,或者中国到澳大利亚的投资者透过种种的捐献、社会活动,去影响澳大利亚的政治。典型的方法当然是对澳大利亚的政党、个别议员、选举候选人作出政治捐款,或者在大学、智库提供捐款去做中国研究,从而影响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政策。

澳大利亚国会于2018年通过两项反渗透法,包括“外国影响力透明法”及“间谍与外国干预法”。

其中“外国影响力透明法”规定,任何机构或个人如果替外国政府在澳大利亚从事任何代理人活动,但又未主动向澳大利亚政府登记申报的话,即触犯刑法,最高可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

记者:文海欣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