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1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驻澳大使即将离任 澳中关系如何向前行?

滚动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官网10月底公布中国驻澳大使成竞业即将离任。北京尚未正式发布继任者批准公告。专家认为,继任者将继续扮演“战狼”的角色,但对澳中关系恶化的原因却有不同看法。

资料照:中国驻澳大使成敬业在澳大利亚议会参加商业研讨会(2018年6月19日)

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官网10月底公布中国驻澳大使成竞业即将离任。北京尚未正式发布继任者批准公告。专家认为,继任者将继续扮演“战狼”的角色,但对澳中关系恶化的原因却有不同看法。

中国外交官或依命令扮演战狼

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官网于10月底公布曾经自称战狼的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成竞业即将离任,结束自2016年以来的驻澳外交工作,但并未依照一般外交习惯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道别。

澳大利亚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资深研究员麦克格雷格(Richard McGregor)在接受悉尼先驱晨报的采访时表示,成竞业与赵立坚不同,并非天生战狼(not a natural wolf warrior)。

他说:“成竞业基本上属于外交部官僚体系的一员,他在驻澳期间基本上也反映了这一点……一旦澳大利亚违背中国意愿,使得成竞业必须发出隐含威胁时,他也只好依照指令执行,但他并不是像外交部中许多新成员那样的天生的战狼。”

悉尼科技大学国际研究学院教授冯崇义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成竞业和驻澳公使王西宁是典型的战狼外交官。

他说:“近年来中国战狼外交官遍布全球,这就不仅仅是这些外交官的质量、性格和涵养问题了,是因为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严厉推行战狼外交。成竞业、王西宁这一大批战狼外交官才成气候。专制政治的官场风气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楚王好细腰、宫中有饿殍。”

悉尼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袁劲东抱持不同的看法。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在中国的传统中“外交无小事”,中国外交官除了严格按照北京的指示行事,几乎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从成竞业到中国外长王毅能够做的也只是服从并忠实执行上级的政策。

他说:“成大使也很不巧遭逢中澳关系恶化期间在任。除了他上任一年半左右,李克强于2017年上半年访澳,当时两国总理之间还有互访机制,之后基本上关系就走低了。之后的四年间,成竞业都处于外交的艰难环境之下,除了执行北京的意愿,没有多少可发挥的空间。驻澳公使王西宁也试图利用记者会俱乐部等场合解释一些中国的政策,也接受媒体采访,他在行事习惯上有自己的风格,但是在发言内容上依然严格遵守中国的外交框架不逾矩。”

继任者亦无自由发挥空间

澳媒澳大利亚人报报道,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表示,北京已经就继任者通知了澳大利亚,但政府尚未在外交程序中正式批准该候选人。据消息人士透漏,继任候选人是前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肖千。

悉尼科技大学国际研究学院教授冯崇义表示,肖千是一位很平凡的职业外交官,至今并没有什么杰出的表现。现在的澳中关系大环境欠佳,肖千如果出任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十之八九都将必须扮演战狼外交官的角色,没有多少自由发挥的空间。

资料照: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袁劲东

悉尼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袁劲东也同意这个看法。他指出,在中国外交无小事,任何行动都要依照上级指示,当代中国外交官中很少有人能享受到大程度的自由和灵活性。

他说:“这个传统已经延续了70多年,直到今天外交部各使领馆的工作室执行北京重大外交决策,在操作上还是以谨慎为主,忠实执行任务以避免出差错。执行手段上虽然可以有其灵活性,但必须依外交官本身的阅历与地位而定,经验不足者就会格外谨慎,严格遵守国家的外交政策。有些外交官喜欢参与国外媒体,但是否能说服国外观众实在很难说,因为国外听众与政界如何接受又是另一回事。”

袁劲东指出,近年来,中国外交馆往往必须为了维护国家利益与形象挺身而出,强硬回击任何被认为是对中国不利的观点,无论继任者是谁都不太会改变这样的路线,特别是澳中关系恶劣的今天。

中国渗透与造成关系恶化

成竞业离任前指出当前中澳关系困难局面令人痛心,希望澳方同中方相向而行,秉持互相尊重、平等互利原则,克服障碍,共同努力推动两国关系早日重回正轨。

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中国学副教授冯崇义(冯崇义提供)

悉尼科技大学国际研究学院教授冯崇义表示,中澳两国经济互补性极强,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大量矿产资源和农产品,澳大利亚则从中国进口大量工业产品,并在观光与留学生方面依赖中国,使中共方便对澳大利进行统战。

他说:“中共政权利用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这种依赖性,也利用在澳大利亚一百多万华侨华裔的海外势力,长期以来对澳大利亚展开统战,对澳大利亚的商界、政界、教育界、媒体界各行各业进行全面渗透,对澳大利亚的营商环境、政治制度、教育制度、核心价值、国家利益都造成巨大伤害和威胁,这当然会伤害两国关系。”

中澳关系去年急剧恶化,在澳大利亚政府呼吁独立调查新冠疫情起源后,成竞业在任期间,中国驻澳大使馆曾列出14项抗议,内容涉及澳大利亚禁止华为参与其5G网络、终止维多利亚州与北京的一带一路协议,以及台湾、香港、维吾尔等议题。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今年6月赴英国参加G7七国集团峰会时曾向七国集团领导人展示了这份抗议清单。当时莫里森说:“没有任何与会国认为他们能容忍这14条,或者做出任何让步。我认为这非常清楚地表明此处存在着世界观的分歧,而且可能永远无法解决。虽然能和中国共处是目标,但这也要求我们要清楚自己的价值观、原则是什么,以及国家怎样不受到干预。”

冯崇义指出,澳大利亚终于忍无可忍,从2017年下半年以来着手修订《外国影响力透明法》等法规,也率先禁止华为参加电信基础设施建设以保护信息安全、对中共在台海和南中国海的侵略扩张行为、在香港和中国内地迫害人权民主的行为以及隐瞒疫情危害人类的行为有所批评,这些都是基于捍卫澳大利亚立国以来的自由民主价值观,属于自卫自保的行动。

他说:“澳大利亚的自卫自保行动,令中共政权恼羞成怒,因而对澳大利亚实施经济制裁和经济胁迫。成竞业、王西宁等人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扮演典型战狼外交官的角色。成竞业、王西宁等人在多个场合公开指责澳大利亚政府陷入冷战思维、推行所谓的‘种族歧视'政策、破坏中澳关系等。”

冯崇义强调,中国对于澳大利亚正当的自保行为加以抹黑与批评,以及实施与人权等无直接关系的经济制裁,是澳中关系愈发恶劣的原因。

战略文化差异

悉尼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袁劲东对于澳中关系恶化的原因有不同的看法。他指出“一个巴掌拍不响”,堪培拉也有责任避免引起不必要的争端,并努力以更具战术性的方式处理双边关系,尤其是在分歧仍然存在的方面,而不是针锋相对地回应战狼外交。

他说:“澳大利亚毕竟是一个相对弱国,必须依赖西方大国作为安全保障,因此澳大利亚很注重澳美安全联盟。近年来,美国意识到中国的崛起带给美国在区域的挑战,因此必须加强地区联盟,促进地区安全伙伴的交流以共同面对中国崛起所带来的挑战。在这个情势下,澳大利亚就必须跟随美国的战略意图,甚至有些做法还必须走在美国前面,例如澳大利亚是第一个禁止华为参与5G建设的西方国家。”

袁劲东表示,澳大利亚固然有其战略考虑,但也应该要理解中国在成为迅速崛起的强国后,对于澳大利亚的带头抵制与积极批评的作为当然会有强烈反击。

袁劲东指出,中国与西方国家的战略文化有所差异,是造成澳中关系持续恶化的症结。

他说:“西方国家通常认为不同国家之间的冲突或分歧很自然,会就事论事,例如与美国在贸易上有争端,即就贸易上解决问题;在气候变迁上身为大型污染国都有责任,就应该相互合作以为表率;对中国来说,当两国之间政治关系不稳定,甚至有敌对情况时,就很难做到在具体事项上的决策或突破。”

他认为,若是堪培拉想要改善澳中关系,必须先理解中国以“挂钩”为概念的战略文化。

澳中关系恢复尚未定

悉尼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袁劲东表示,明年是澳中建交 50 周年,将迎来新驻澳大使,而且中国也正在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必须获得成员国全员同意,澳大利亚是成员国之一,因此澳中关系是有很大的机会修复的。

他说:“起码两国应该做到不要再发生刺激对方的事情,避免让双方关系再恶化。以此基础,以明年新驻澳大使上任以及中国申请加入CPTPP为契机,恢复双边官方的接触,寻找可以合作的面向,以期逐渐调整恢复两国关系。特别是明年澳大利亚大选,目前在野的工党也有执政机会。工党这几年认为,目前执政的联合政府在澳中关系的处理上过度重视手段与宣示,太注重要响应中国的强势,使得澳大利亚的外交路线也变得极为强硬。工党认为这些动作并非必要,反而有损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

他指出,如果澳大利亚的对华政策能进行一些战术层面上的改变,将能改善澳中关系,顾及澳大利亚的经济利益。

悉尼科技大学国际研究学院教授冯崇义表示不同的意见。

他说:“澳大利亚政府目前的对华政策,不但无可挑剔,而且是民主国家的典范。对中共统战的自卫还击是亡羊补牢之举,早该如此;要求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和武汉疫情爆发,是为人类的健康和公开透明原则仗义执言;谴责中共政权侵略扩张、践踏人权的行为,更是义不容辞。至于经济上受中共政权制裁所带来的一些损失,是为了正义事业付出的代价。”

他强调,中国对澳大利亚矿产资源的需求属于刚性需求,中澳交恶以来对两国贸易总量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加上澳大利亚在扩展替代市场上成果显着,不必畏惧中国的经济制裁。他认为,中澳之间要达到相敬如宾、全面友善的美好时光,要等到中国民主化之后。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