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4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拜登百日的对华政策: “对抗”为主、“合作”难成

滚动 军事

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将满百日,白宫资深官员称美国政府在“联合盟友应对中国挑战”的战略上取得了一些成果。

拜登百日的对华政策: “对抗”为主、“合作”难成

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将满百日,白宫资深官员称美国政府在“联合盟友应对中国挑战”的战略上取得了一些成果。学者分析,美中关系呈现“对抗”为主、“竞争”突出、“合作”难成的局面。此外,拜登把美中之争定调为民主与威权主义之争,引起北京强烈反弹。

4月28日是美国总统拜登上任的第一百天,美国媒体常用执政百日作为评判领导人成绩及展望政策的时间点。从各家民调看来,拜登平均拿到五成以上的高支持率,其中皮尤民调中心的调查结果显示,拜登支持率达59%,为近7任美国总统的第三高。

在对华政策专家看来,拜登的对华政策轮廓初现,并展现高度的沉稳与延续性。

“有些时候,我们很难以美国总统上任一百天来评价其未来施政方向,但拜登的情况并非如此。”美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香格里拉对话亚太安全问题高级研究员郭晨熹(Lynn Kuok)观察,拜登在去年三月仍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时,就提出振兴民主及强化同盟的概念,上任后两个月又罕见地由国安会公布《过渡国家安全战略指南》。“拜登显得有备而来,我们正在看到(印太政策上)强烈的一致性及延续性,也让盟友感到安心。”

2021年4月21日,美国总统拜登在执政将近一百天时谈新冠疫苗问题。(美联社)

盟友安心  中国焦虑

一名白宫资深官员27日以背景说明方式向记者表示,拜登政府在上任之初就定调美国的国安挑战在于“面临日益独断(assertive)的中国与有破坏性(disruptive)的俄罗斯”。他还说,新冠疫情、气候变化及技术革命正在重塑世界,而美国有巨大的机会领导各国採取集体行动,应对这些挑战。

上述官员提到,拜登执政百日在联合盟友应对中国挑战上,已经取得了一些具体成果。除了针对新疆人权问题的制裁,他还以《中欧投资协定》(CAI)正在欧盟卡关为例,“我们的盟友看待中国挑战的角度或许与美国不同,但他们现在更愿意在战略上与美国保持一致。”

美国数据公司晨间咨询(Morning Consult)27日公布的最新调查结果呼应了拜登政府的说法。这份报告对全球14个国家展开调查,发现13个国家(澳洲、巴西、加拿大、日本、墨西哥、俄罗斯、韩国、西班牙、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印度)对美国的好感度在近三个月内显著提升,欧洲国家尤其明显,德国人对美国的好感度大幅上升了22%至46%;日本人对美国的好感度也由一月的36%大幅上升至55%。

这项调查中唯一的例外是中国,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度由拜登上任前的21%下滑至17%。

“对抗”为主、“竞争”突出、“合作”难成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把美中关系分成三个领域:对抗、竞争以及合作。

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杜大伟(David Dollar)撰文称,“在拜登执政的百日,与中国往来的重点一直放在对抗上”。他分析,“对抗”的主要领域在于双方交流时的态度、台海以及军事布局;“竞争”的主要领域则在科技与贸易;“合作”的证据则仅有习近平参加了拜登主持的气候峰会。

德国智库马歇尔基金会研究员马晓月(Mareike Ohlberg )对于拜登对华政策智囊团的战略方向表示肯定,她认为拜登重视多边主义、重返多边国际组织的作法是执政百日最大亮点。不过,她把美中高层的安克雷奇会议形容是拜登政府的“大失策” (blunders)。

“拜登政府似乎被一个进入战狼模式的中国搞得措手不及。” 马晓月分析,虽然中国官员的战狼姿态大多是表演给中国国内受众看的,但西方国家不应该忽视一个重要的背景,“新冠大流行后,中国政府评估认为全球的权力平衡已转移到有利于中国的状态,因此须採取相对应行动。安克雷奇会议正是让西方尝尝这种滋味。”

她认为在对中国有新的理解后,美国与欧盟都应该重新评估:若要採取“又竞争又合作”的模式,可行性有多高?“美国有可能周一跟中国谈气候合作;周二跟中国谈科技竞争吗?”

“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双方都没有表现出有意重建关系的强烈意愿。中国一直声称想要‘合作’,但我也没有看到他们给出太多的迴旋余地或妥协。” 研究中国政治的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教授季北慈(Bates Gill)说,“因此我们正在进入一个风险极高的情况。”

季北慈点出两大高风险的领域在于人权问题以及台海。

定调民主与威权主义之争   有风险?

“ (拜登对华政策)最突出的就是有强烈的价值取向,以民主人权为核心。”旅居美国的政治学者邓聿文告诉本台。

拜登将于今年举行“全球民主峰会”,上述白宫资深官员强调,拜登认为美中竞争的本质是 “专制制度与民主制度之间的竞争”,更具体来说,哪一种体制与模式能真正为人民提供服务,而不是盗窃公民的财富与自由,这是显而易见的。

拜登政府这种价值观之战的定调引起北京的全力反击。

前中国驻美外交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何伟文在中共党媒撰文批评美国刻意强化意识形态的分歧。他写道“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错误,因为价值观不应成为维持国家与国家关係的基础。”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上周也抛出所谓的可乐说“民主不是可乐,一个国家生产原浆,全世界一个味道”,来批评美国试图以意识形态画线。

 “将(美中之争)重点放在民主联盟的意识形态上,这对东南亚国家可能不那么理想,”国际战略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郭晨熹(Lynn Kuok)则提出担忧,她说,鉴于东南亚有许多国家也不能算是自由民主国家,这种美中对抗路线有可能适得其反,增加中国在该区域的影响力。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