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1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默克尔:“我们做到了”

滚动

在即将卸任之际,默克尔接受了德国之声采访,讲述了她任职德国总理这16年里的一些心得和感触。她谈到2015年的难民危机和自己的未来计划,同时也介绍了她多年里一直保持精力旺盛的秘诀。

德国之声:这肯定是您作为德国总理接受的最后几次采访了。您是否为自己很快不再像现在这样受到公众关注而感到高兴?

默克尔:这确实是我最后几个采访之一。我正在进行任职最后几天的告别之旅。我一方面是高兴的,但肯定也会有一点伤感,毕竟我一直很喜欢自己的工作,也仍然愿意从事这份工作。我会一直保持专注到任职最后一天。

德国之声:您必须与其他政府首脑进行大量交谈。……您是否对所有人使用同样的策略?还是您有时会告诉自己,”我在这里必须展现棱角把话说清楚?”

默克尔:我想,认为我在与盟友国家的政府首脑会谈中没有同样地展现鲜明的立场是一个误解。德国有德国的利益,其他国家有其他国家的利益,我们在这里必须努力把这些利益联系起来。而让我们团结起来的当然是共同的价值观基础,共同的民主价值观。然后,当人们有顾虑、担忧或者要解决特定问题时,会谈的进展可能也会有所不同。不过,我参加这种会谈时总会保持开放的心态。我总是希望会谈能取得一些成果。我代表着德国利益,同时我也代表着良好的双边关系。这些会谈有时会有一些争议,但我还是想说,如果有人对世界有完全不同的看法,我们还是应该倾听。因为如果我们不再听取对方的意见,我们就不会找到解决办法。

德国之声:卢森堡首相贝泰尔(Xavier Bettel)在上次欧盟峰会中说,您是”和解机器”(Kompromissmaschine,和解大师的意思)。我们在世界各地的很多读者最近几周都在问,默克尔女士在卸任后会做什么呢?您是否也会作为”和解机器”继续为国际利益服务?

默克尔:贝泰尔也告诉我,他说这话时,当然知道我不是一台机器,而是像他一样是一个人,但我一直试图找到达成妥协、和解的办法,即便花费很长时间。大多数时候,我们也确实能找到。

至于我未来会做什么:我之后不会再从事政治。我不会再成为政治冲突的解决方案,作为联邦总理的16年,这是我多年来的工作;在欧盟以及国际上,我也一直坚持多边主义。现在我还不知道以后会做什么。我之前说过:我会先休息一下,看看会有怎样的想法。

德国之声:您之前提到过读书和睡觉……

默克尔:是的,读书和睡觉交替进行。

德国之声:但除了读书和睡觉,一定还有其他的计划吧?

默克尔:是的,它们未来会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我想,多年来各种议程占据了我的生活,我总是要处于待命状态。作为政府首脑,一旦发生什么事情,你必须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现在我要从自己的意愿出发、看看自己想要做什么,而这只有在几个月后才会变得清晰。

 德国之声:您提到过您消耗了大量精力。您是如何得到这些能量、保持旺盛精力的?换句话说:您通过何种方式给自己充电?

默克尔:首先是因为我真的很喜欢我的工作,我也一直是一个有好奇心的人。我刚刚参加了格拉斯哥气候大会,这是第26届。我曾有幸主持在波恩举行的第一届气候大会。当时我还是年轻的环境部长,《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许多成员国都参与其中,世界向我打开了大门。在这种情况下,努力找到一个能克服冲突的折中办法,是一件特别具有挑战性的事情,这样的经验此后也一直伴随着我。而且我得已与这么多不同的人、不同的文化相识、相知,我觉得这很充实,给予着能量。

当然,除此之外,也不要给自己的担子过重。

德国之声:说实话,最后这里您似乎没做到……

默克尔:还是可以的。例如,我们每个人都会收到很多邀请,比我们实际能接受的要多。我认为,一个政治艺术是,不要提前制定太多计划、接受太多邀请,到了最后不得不取消。这会让我心情不好,也会让那些你之前已经答应的人心情不好。我能履行自己每日的计划,这一直给我能量。此外,有时接触一下大自然,做一点园艺工作,让自己放空一下,也确保一年中有几周的假期。这很重要。

德国之声:在我印象里,对抗气候变化可能是您进行自我批评最多的部分。在过去16年里,什么阻碍着您在这方面有更多作为?

默克尔:我一直有做努力。只是我不得不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每次(对于气候变化)的科学评估都比之前的更糟糕、更可怕。在我的任期内,我们已开始弃煤。我们有一个淘汰煤炭的路线图,但也有批评指出”太晚了”。当然,从国际比较来看,我们国家的情况也不算太差,我们也不必只批评自己。但是同时,我们也是领先的工业化国家之一。如果有新的技术,可以体现如何在出行方面做出改变、如何在能源供应方面实现转型,德国就必须在这里树立一个好榜样。

我们的决定总是需要社会多数的支持。这是我与气候活动家反复讨论的一个问题,他们说”你们必须现在就这样做”,而我说”我仍然需要多数的支持”。还有许多社会期望,有许多恐惧。是的,我一直在努力,但我仍然无法说,如今的结果是令人满意的。

德国之声:既然谈到了危机这个话题,您在过去16年里遇到过不少危机……

默克尔:正是如此,气候危机不是唯一一个。

德国之声:我感兴趣的是,我相信我们世界各地的许多观众对此也会感兴趣,在这些危机中,哪一个对您个人的挑战最大?

默克尔:就我个人而言,挑战最大的是两个事件。一个是大量难民的到来,我不喜欢称之为危机–人就是人,但确实有来自叙利亚及其周边国家的难民潮压力;另一个是如今的新冠疫情。这些都与人的命运相关,可以看到这些是如何直接影响到人们的。对于我而言这是最具挑战的。

我也一直关注着另一件事,这几乎也可以被称作是危机,即对多边主义的许多质疑。多边主义对我来说一直很重要,我一直试图让国际组织得到加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和其他组织。我每年都邀请他们,总共有13次。我想指明这一点:”我们必须在这个世界上一起工作”。而正是在我的任期内、金融危机之后,20国集团应运而生。在我看来,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模式,来明示:”只有在一起才能解决问题”。

德国之声:让我们稍微谈一下2015年大约100万难民到来的这个话题。我们阿拉伯语国家的读者对这个话题特别感兴趣。当时,您说出那句著名的”我们能做到”(Wir schaffen das),传遍了全世界。您现在是否认为,我们做到了?

默克尔:是的,我们做到了。但要说的是,在德国,真的很多很多人都伸出了援手,很多城市的市长,很多志愿者,很多人至今仍在帮忙。也不是一切都进展地很理想,也有一些不好的事情,例如科隆的除夕夜,这可能让人印象深刻,但总体而言,还是有很多好的例子……。当然,我们还没有成功地解决难民出现的原因,还没能在欧洲建立一个统一的庇护和移民系统。我们仍没有在原籍国和抵达国之间建立一种靠自己运作的平衡。在发展援助和合法移民方面,我们也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令我感到遗憾的是,人口走私和人口贩卖仍占据上风。这里说的合法移民办法–例如,当联合国难民署告诉我们”要接收这么多的难民配额”,那我们就知道了,这些是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这方面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我们取得了一些成果,但鉴于叙利亚和其他许多国家的局势,流亡和难民问题仍将遗憾地继续存在下去。

德国之声:非常简短地问一下,您认为现在的德国比2015年时更有能力应对这种情况,对吗?

默克尔:我想是的。但这并不是因为我们在警力方面、维持治安方面增强了,也不是因为我们床位这样的后勤环节改善了,而是因为我们认识到,我们需要为国际组织做出更多的贡献。即便我们现在又有来自白俄罗斯的移民压力,我们也知道,重要的是,我们必须与原籍国谈谈,等等。我们在这里取得了一些成就,处境更好了。在这个有许多问题的世界上,这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德国之声:最后来谈谈您的继任。您带着可能的继任者肖尔茨一起参加了G20峰会,这很不同寻常。这是否出于这个原因:您想让您的合作伙伴和同僚们放心,肖尔茨作为总理,德国也会保持延续性和稳定性?

默克尔:这并不是我的什么大度之举……

德国之声:这确实不同寻常。

默克尔:……去参加G20会议的总是政府首脑和财政部长。现在这是巧合,我可能的继任正是本届政府的财政部长。当然他确实参加了G20,对我来说,重要的姿态是肖尔茨也参加了所有的双边会谈,这样我就可以说,这里坐着的可能是你下一次会对话的德国政府总理。我认为这很重要,因为德国正在被审视,人们对于这里正在发生什么感兴趣。如果人们觉得,现任政府首脑和可能的未来政府首脑有着良好的关系,那么在这个相当动荡的世界里,这是一个令人放心的信号。而我认为这是对的。

德国之声:总理女士,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采访。请允许我冒昧地说一句:在过了16年后看到别人担任德国总理,会有一点不习惯。

默克尔:您会习惯的。谢谢。

 

本文字版采访有删节,完整版请见德语视频。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