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11月 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辉瑞新冠口服药重症风险减少89% 近半数驻港记者计划离港

滚动 推荐

辉瑞新冠口服药重症风险减少89% 中最高检逮捕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 张展生命垂危家人希望保外就医 近半数驻港记者计划离港

大家好!今天“言归正传大新闻”将为您带来四个新闻事件。

第一个新闻事件是美国辉瑞新冠口服药将重症风险减少89%。

美国制药公司辉瑞5日宣布,该公司新的COVID-19口服药在临床试验中显示对减少与COVID-19相关的住院和死亡风险有89%的有效率。辉瑞公司表示计划向美国监管部门提交申请,寻求批准紧急使用。

辉瑞在5日发布的新闻稿中说,对这个名为Paxlovid的口服药进行的最新临床试验包括对有重症高风险的COVID-19患者进行的随机和双盲试验。辉瑞公司说,对这种口服抗病毒药的初步分析显示,患者在症状出现三天内服用该药,与接受安慰剂治疗的患者相比,住院和死亡风险减少了89%。辉瑞说,该公司从一个独立的数据监测委员会得到建议,暂停让人们加入第三期临床试验,原因是最新结果压倒性地显示了药物的有效性。作为目前已在进行的向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报批程序的一部分,辉瑞公司计划递交最新数据,以争取尽快获得紧急使用授权。

辉瑞是开发以口服药治疗COVID-19的第二家制药商。上个月,美国公司默克(Merck)推出了该公司的COVID-19口服药。该药的临床试验显示,能将COVID-19造成的住院和死亡减少50%。默克已向FDA提交申请,这家联邦监管机构定于本月晚些时候做出决定。目前,美国所有COVID-19治疗方式都需要注射或输液。口服药的优势是药店可以发售,而患者可以在家服用。默克的口服药名为Molnupiravir。4日英国药品与保健品管理局(MHRA)批准了这一口服药。欧洲联盟的监管机构欧洲药品管理局(EMA)表示将加速对默克口服药的审批,并准备好向各欧盟成员国提供建议,让各国在欧药局批准之前,可以紧急使用该药。上个月,当默克提交申请时,白宫新冠病毒响应团队协调员杰夫·齐恩茨说,美国政府已经做出了购买170万剂默克口服药的安排,而且如果有必要,还可以增购。

第二个新闻事件是中国最高检宣布逮捕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

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11月5日宣布,正式以涉嫌受贿的罪名对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公安部前副部长孙力军作出逮捕决定。中国“高检网”的通告说,孙力军涉嫌受贿一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最高人民检察院日前以涉嫌受贿罪对孙力军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孙力军是习近平上台以来多名落马的公安部副部长之一,官方在去年4月19日宣布他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调查。今年9月30日,孙力军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2021年10月2日,中共纪检部门又宣布正在对政法系统另一要员、中国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傅政华(曾任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司法部部长)进行调查。中纪委有关孙力军遭双开的通报措辞出现了一些罕见表述,例如 从未真正树立理想信念、操弄权术,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狂妄自大,恣意妄为,大搞特权,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长期搞迷信活动等。孙立军被捕的消息公布之际正值敏感的政治时刻。中共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将于11月8日至11日在北京召开。

第三个新闻事件是张展生命垂危,家人希望当局核准保外就医。

自去年5月入狱以来,中国公民记者张展持续绝食抗议长达一年半,虽然狱方强迫鼻喂灌食,但她近期的体重仍掉到40公斤以下,健康遭受了不可逆转的损害,家人担忧她有生命危险,希望中国当局能核准她保外就医。对此,无国界记者组织4日也发出紧急声明,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张展,并呼吁全世界的民主国家政府以实际行动,向中国政府施压。张展的哥哥张举接受采访时说,张展八月份因为健康恶化就曾被紧急送医检查过,177公分高的她当时体重已不足40公斤,几乎削瘦达半个人,因此,医生警告,张展情况若持续恶化,有可能死去。而近日张展的妈妈去探视回来后则说,张展现在的情况更糟糕。张举说:张展间断性绝食和抗议,加上监狱里面不允许放风,完全没有可以活动、锻炼的空间,囚禁在全封闭的监室内,张展的健康遭受了不可逆转的损害。因此8月份时医生便告诉我,她有生命危险。张举深怕惹恼当局,不愿多谈。他说: 我不想刺激当局,因为张展命悬一线,死亡就在一念间。我希望当局能体谅我们,体谅张展。我希望(外界)都不要把张展作为某种工具或者筹码。她是我父母的亲生骨肉,是我唯一的亲妹妹。言词间,张举展现了对妹妹的怜爱和自己面对张展病况、无能为力的痛苦。他说:唉,很痛苦。张举说,所有人都通过各种方式劝慰张展保重自己,但她认为绝食是她表达抗议的手段。他作为家人,唯一希望是她健康的活着出来。

张举表示,已委托律师正在帮张展申请保外就医,也有警察释出善意、协助张家人向领导请示中,但希望渺茫,因为之前和警察、监狱方和国保都(口头)提出来过,他们没有同意。

第四个新闻事件是港自国安法出台以来近半数驻香港记者计划离港。

香港外国记者会(FCC)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自《香港国安法》出台以来,香港新闻工作者的工作条件明显恶化,且将近一半的记者表示,他们正考虑要离开香港。FCC在今年8月底至10月底针对其记者会员进行了问卷调查,搜集了70名为驻港外国媒体工作的记者的回复,以及29名为香港本地媒体工作的记者的回复,共99份答复。该调查显示,有84%的受访者表示,自2020年6月《香港国安法》施行以来,新闻业工作环境已变得更糟。

另外,记者的个人安全也是一大问题,因为许多人也对可能的网络或实体监控感到担忧。调查显示,有46%的受访者说,随着香港新闻自由度下降,他们现在正考虑或已经有计划要离开香港。台湾外籍记者联谊会(TFCC)表示,自《香港国安法》通过以来,该协会陆续收到在香港的外媒记者询问该如何前往台湾。根据台湾外交部去年12月底统计,2020年全年新增了34位有进行注记的外媒记者。FCC公布该调查结果后,港媒报道,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发言人公开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并称,正告FCC立即停止蓄意制造噪音、公然挑动事端的卑劣行径,收回以所谓新闻自由之名干扰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破坏香港法治的黑手!

FCC调查显示,自《香港国安法》颁布以来,消息来源的引用意愿也急剧下降,8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消息来源不太愿意被引用或讨论敏感话题,而且即使是相对中立的话题,人们也担心可能被认为有点政治性,加剧了采访的难度。此外,受访者对议题敏感与否的定义范围很广,有几位受访者指出,这一定义随时可能改变。FCC调查还指出,超过半数受访者(56%)表示,他们进行了某种程度上的自我审查、或者避免报道可能被视为是敏感的议题。此外,记者们也越来越担心港府可能制定的假新闻法将进一步侵蚀香港的新闻自由。FCC报告指出,有91%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对这项新的立法感到 “非常担心”(76%)或“有点担心”(15%)。FCC并指出,世界各地许多专制政府都制定了假新闻法来压制对政权不利的报道。而且,已经有迹象表明,香港政府和警方可能将不利于己方的报道贴上“假新闻”的标签。FCC敦促港府应仔细考虑假新闻法对香港新闻自由的影响。

好了,今天的“言归正传大新闻”就为您播报到这里,明天再见!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