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1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抗争者竞逐澳大利亚国会议席 抗衡在澳亲北京势力

滚动 港澳台

香港国安法实施后,不少反送中抗争者都选择离开家园,到海外展开人生新一页, 追寻政治理想。本土派组织“香港本土起义”年仅21岁的召集人莫炽韬(Max Mok)也带着这份梦想前往澳大利亚,并计划明年竞逐澳大利亚国会大选。

“香港本土起义”召集人莫炽韬(Max Mok)计划竞逐澳大利亚国会大选

香港国安法实施后,不少反送中抗争者都选择离开家园,到海外展开人生新一页, 追寻政治理想。本土派组织“香港本土起义”年仅21岁的召集人莫炽韬(Max Mok)也带着这份梦想前往澳大利亚,并计划明年竞逐澳大利亚国会大选。他希望在竞选过程中,打破亲北京势力垄断澳大利亚华人社区的格局。

以高姿态角逐澳大利亚国会众议院议员的莫炽韬(Max Mok)本身是澳大利亚籍,在香港成长,直到今年才回流澳大利亚。

中国一直被指企图渗透澳大利亚国会。莫炽韬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表示,有证据显示,他目前首要目标是把在奇泽姆(Chisholm)选区的主要对手,现任议员廖婵娥(Gladys Liu)拉下马。

莫炽韬:“廖婵娥在多个访问当中,无法厘清她和中共统战部的关系。在澳洲(澳大利亚)很多人都相信,她和统战部有尚未厘清的关系。透过这个选举,我希望在澳洲的国会做一些斩草除根的工作,清理澳洲政坛的后花园,因为廖婵娥和一些和中共有密切关系的澳洲国会成员,某程度上是助纣为虐的。我们希望透过打倒廖婵娥开一个先例,也就是我们澳洲的国会、澳洲的政制当中,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容不下与中共统战部有关联的人。”

亲中国势力长期主导澳华人社区

莫炽韬说,澳大利亚华人社区长期以来被一把声音垄断,他站出来是为了抗衡这股力量。

莫炽韬:“廖婵娥可能会强调她与华人社区的合作,但她究竟代表哪些华人社区呢?无论是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过来的一大批难民,还是香港过来的公民,不少都并非与中共站在同一阵线。比较和共产党口径接近的一种说法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策就能代表所有华人。当廖婵娥声称她在服务所有华人社区时,究竟是否可以代表所有华人的声音呢?”

莫炽韬两年前经历了香港“反送中”浪潮。他承认,回流澳大利亚与国安法实施有关。

莫炽韬:“我是在香港长大的,当然很关心香港的政治事件,2019年的时候也比较积极组织和参与一些示威抗争活动,组织一些反抗势力。我之所以回到澳洲,主要是因为国安法实施,尝试在政治相对自由的地方寻觅发展空间。”

莫炽韬所属的“柏乐志民主联盟“(Drew Pavlou Democratic Alliance)本周才正式成立,由一名以反共见称的大学生组建。

莫炽韬:“2019年昆士兰大学有一场支持香港的集会,柏乐志作为澳洲人权社运分子也参与了集会,被一个中国大陆学生抢夺麦克风。经过这次事件,他被大学开除学籍,使他成为知名社运分子。我和他至少在澳洲的利益理念上是颇为相近的。我们经常开玩笑说,澳洲现存所有党派,无论大党也好小党也好,都很难保证他们不会拿一分一毫中国共产党的资金,但我们可以。”

澳大利亚联邦大选采取“偏好投票制”(preferential voting system),选民在投票中按个人意愿对候选人进行排序。这意味着如果没有一位候选人在首轮投票取得多数选票,得票最低的候选人会出局,选民投给他的票会拨给选民在选票上排在第二位的候选人。

莫炽韬望能在澳大利亚大选击败角逐连任的廖婵娥(Gladys Liu)。(莫炽韬独家提供, 拍摄日期不详)

莫炽韬在财力与从政经验上均处于弱势

面对两年前选举中获胜,成为澳大利亚史上首位华裔国会众议员的廖婵娥,21岁的莫炽韬承认,自己无论声望与经验都有明显距离。但他希望,澳大利亚独特的选举制度有助他创造奇迹。

莫炽韬:“廖婵娥在上次大选当中,选票并非领先很多。我们计算过,如果这次能有500票投给我,同时把廖婵娥列为‘最后选择’的话,就有很大机会透过游离选票把她拉下台。至于我的胜算有多大,无论数据还是其他角度,答案是否定的。但是透过把廖婵娥列为‘最后选择’,把我列为‘第一选择’的话,双管齐下就有很大机会让她下台,就算不能拿下议席,也是一场胜仗。”

华人组织“澳洲价值守护联盟”发起人之一“占美”表示,亲北京势力垄断澳大利亚华人社区是不争的事实。

“占美”: “澳洲(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团虽然很多, 但是这些社团如果有一定影响力的话,都是中共想要统战的对象。它们会想尽各种办法去渗透,去影响这些社团。我觉得澳洲的华人社团,尤其是大陆背景的,95%以上是亲中共、受中共影响的,应该是不夸张的。”

他说,预计明年上演的这场不同阵营之间的对决,存在不少变数。

“占美”:“在华人社区,如果是香港背景的,比较坚持民主自由理念的华人移民,很可能会支持他(莫炽韬)。但是一个很不幸的现实就是,有很多华人虽然在海外生活十几年、二十几、三十年,但是其实他们受中共的影响非常大,他们分不清中共和中国人之间的关系。像这样的中国人不一定支持香港民主自由的理念,他们会比较认同中共这些宣传。”

“占美”说,澳大利亚的华人媒体绝大多数都被亲北京势力操控,不能发出独立声音。可以想象的是,莫炽韬要向更多华人传达自己的政见和理念,难度很大。

记者:高锋、责编:胡力汉、何平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