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1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不“选边站” 东盟与澳、中签订“全面战略伙伴协议”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港澳台

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简称东盟)于10月底,先后将其与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Comprehensive Strategic Partnership)。对此,部分分析人士指出,这显示东盟仍想在中国及西方阵营之间寻求平衡,未来也不会出现明显“选边站”的态势。

2021年10月26日,东盟轮值主席国汶莱主持召开了东盟视频峰会。

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简称东盟)于10月底,先后将其与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Comprehensive Strategic Partnership)。对此,部分分析人士指出,这显示东盟仍想在中国及西方阵营之间寻求平衡,未来也不会出现明显“选边站”的态势。

东盟与澳大利亚于上周三(10月27日)举行首届双边领袖峰会,并宣布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当时,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承诺将投入1.54亿美元,提供东盟“实质支持”,用于东南亚能源安全、健康、打击跨国犯罪及反恐等计划,并提供数百项奖学金。

基于东南亚国家仍深陷新冠疫情中,澳大利亚也宣布将至少再捐赠1千万剂COVID-19疫苗协助东盟国家抗疫。

对此,路透社当时解读,在东南亚成为北京和华府角力的战场之际,澳大利亚与东盟的关系升级,可被视为是“堪培拉击败中国的象征性胜利”。

不过,就在此一战略合作协议签订的隔天,东盟轮值主席国汶莱10月28日也宣布,东盟与中国的关系也一样提升到全面战略伙伴的水平。

中国驻东盟大使邓锡军在印尼雅加达的一个记者会上讲话。(2020年2月21日)

10月29日透过线上记者会表示,中国与东盟发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能够更加准确反映双方关系的高水平、全方位、宽领域发展定位,也有助于更好发挥双方关系对东亚区域合作的引领和示范作用,为促进地区发展与稳定做出更大贡献。”

展现中心性 东盟与澳、中关系升级

对此,菲律宾马尼拉智库“亚太进步之路基金会”(Asia Pacific Pathways to Progress)研究员瑞杰龙(Aaron Jed Rabena)表示,东盟同时与澳大利亚与中国关系升级,展现东盟不会将自己与特定国家绑在一起的立场及包容性原则。

菲律宾马尼拉智库“亚太进步之路基金会研究员瑞杰龙 (照片提供:瑞杰龙)

瑞杰龙告诉美国之音:“我认为这是所谓的‘东盟中心性’(centrality)的体现,我将东盟中心性视为其展现包容及中立立场。这基本上意味着,东盟希望与每个国家接触,不愿孤立任何一方,甚至就连朝鲜(大使)先前也有出席东盟论坛。东盟同时与中国以及澳大利亚加深联系,显示这是平衡各方的做法。”

专注东南亚研究、位于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者马斯顿(Hunter Marston)也说,这显示东盟试图与各国发展关系,秉持其“不选边站”的一贯策略。

马斯顿告诉美国之音:“我们从东盟与澳大利亚和中国升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可以看到,东盟希望与外部国家的贸易、安全及伙伴关系多样化,而不是仅试图与任何一个外部政党或国家结盟。”

位于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者马斯顿(Hunter Marston,照片提供:马斯顿)

表示,东盟于2015年就将其与美国关系升级为“战略伙伴关系”(Strategic Partnership),而且重点放置在海军合作上。不过,当时东盟也与北京有紧密合作关系,显现其不选边站的作风。现在,东盟选择与澳大利亚深化合作和联系,再次显现东盟也不会只跟中国打交道。

根据路透社报道,澳大利亚在这次与东盟升级多边关系之前,已经和包括印尼、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菲律宾及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在不同层级上建立双边战略伙伴关系。

“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侧重经济合作

尽管东盟分别与中国和澳大利亚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不过东盟、澳、中三方就伙伴关系的具体目标都尚未做出正式宣示。

对此,长期关注东盟情势、位于东台湾宜兰的佛光大学公共事务学系教授陈尚懋分析,澳、中与东盟升级后的关系将侧重在经济上的合作。

台湾宜兰的佛光大学公共事务学系教授陈尚懋 (照片提供:陈尚懋)

陈尚懋告诉美国之音:“疫情之后的经济复苏会是往后的一个重点,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已经核准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是(15个签署国)第一个核准的国家,那RCEP签了之后,它(中国)现在也递件要加入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所以你就可以看到,它也希望可以透过经济方面一个多边主义的合作,来突破美国跟其他国家在安全军事同盟上的一个排挤(中国)效应。”

马尼拉智库“亚太进步之路基金会”研究员瑞杰龙也认同陈尚懋的看法,他认为经济合作将是“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的重中之重。

瑞杰龙说:“就中国而言,他们很明显地受到美中贸易战影响,想要降低自身与美国的贸易关联。因此,他们(中国)希望尽可能加深与东盟的经济联系。而澳大利亚也因与中国陷入了贸易战,相当谨慎看待(其)与中国的贸易往来。也因此,现在澳、中双方,都将东盟视为某种战略或经济缓冲区域,东盟正在这场持续的战略竞争中受益。”

瑞杰龙表示,美国主导的西方阵营加大其与北京之间的竞争局势,使得东盟经济因而受惠,不过,这样的地缘争霸也同时让东盟的政治与安全蒙上风险。

专家:AUKUS对东盟利大于弊

虽然澳大利亚和东盟建立新关系,不过,对于如何解决美英澳三边安全合作协议(AUKUS)的争议,双方并未回避。

AUKUS于9月15日宣布成立,其中一项具体计划是美英将向澳大利亚提供核动力技术,外界大多解读此举是为了抗衡中国的军事发展。

东盟各国对AUKUS联盟的反应分歧。其中,印尼及马来西亚警告,AUKUS联盟可能挑起区域强权的军备竞赛;然而,作为美国长期盟友的菲律宾则支持这项方案、新加坡也乐见AUKUS联盟为东盟和平与稳定做出贡献。

针对部分东盟国家对AUKUS的疑虑,澳大利亚表示无意发展核武,不会影响印太军事平衡。

虽然东盟各国对AUKUS的看法不一,但台湾非政府组织“东南亚与南亚协会”(SSAA)理事长林若雩分析,AUKUS联盟的成立其实对东盟来说利大于弊。

林若雩告诉美国之音:“对东协(东盟)国家来说,这十多年以来,在经济上比较靠中国,但是在政治、外交或者安全上是靠美国的,我想AUKUS的推动发展,对东协(东盟)来说,整体而言还是利大于弊,免于恐惧像中国在南海的人工岛礁的扩大、或是在区域安全的威胁。他们(东盟)还是宁愿有一个安全上的一种平衡,以及在战略上可以让中美之间可以互相地来掣肘 。”

陈尚懋也说,在北 京对外军事动作频频的情况下,长远来看,AUKUS可望在区域平衡上扮演重要角色。

陈尚懋说:“在这次峰会的时候,(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一开始就讲了,他说,不希望东南亚成为你们美、中这个较劲的一个前哨站。我觉得他讲到了重点,就是说,我不希望你只是站在你国家的立场的(和)利益,然后来跟东南亚做交往。所以,这几年当然中国大陆它的一个军事力量不断地在展现,那美国也在展现,但是其实我觉得这(AUKUS)反而会是区域平衡的很重要的一个力量,如果时间久了的话,这个AUKUS对东协(东盟)来说不见得是一件坏事情。”

美中博奕 专家:东盟不结盟政策不变

就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极力拉拢东南亚各国对抗中国的同时,外界也关注东盟未来政策是否将有所调整。对此,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者马斯顿表示,东盟仍会维持其政治中立的战略。

马斯顿说:“到目前为止,不结盟政策对东盟及10个不同的(会员)国家来说发挥实质作用,东盟不可能就整个区域内的战略前景做出明显表态。直到目前为止,东盟以中立主义作为全面政策上,运作得当。”

马斯顿预测,未来东盟不仅不会在华府与北京之间选边站、还会积极与其他国家发展关系,从美、中两强竞争中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

台湾东南亚与南亚协会理事长林若雩(林若雩提供)

位于台北的淡江大学荣誉教授则表示,目前美国、日本和中国都是东盟排行前几大的贸易伙伴,东南亚各国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边的市场,因此,东盟未来在持续推动与各国的经贸协定的同时,仍不会特别倾向站队某一阵营。

林若雩说:“现在的东协(东盟)想得更多,而且更是知道,两边(西方与中国)事实上,尽量不要得罪任何一方,所以也不会有(作为)美国盟友(的东盟)向中国靠拢的这种可能。”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