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1月 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调查:近半数驻香港记者计划离港

滚动

香港言论自由在《香港国安法》通过后不断限缩。根据香港外国记者会(FCC)最新调查显示,近半数记者表示预计要离开香港,并且超过8成都认同,香港新闻业工作环境已「变得更糟」。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外国记者会(FCC)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自《香港国安法》出台以来,香港新闻工作者的工作条件明显恶化,且将近一半的记者表示,他们正考虑要离开香港。

FCC在今年8月底至10月底针对其记者会员进行了问卷调查,搜集了70名为驻港外国媒体工作的记者的回复,以及29名为香港本地媒体工作的记者的回复,共99份答复。该调查显示,有84%的受访者表示,自2020年6月《香港国安法》施行以来,新闻业工作环境已「变得更糟」。

另外,记者的个人安全也是一大问题,因为许多人也对可能的网络或实体监控感到担忧。调查显示,有46%的受访者说,随着香港新闻自由度下降,他们现在正考虑或已经有计划要离开香港。台湾外籍记者联谊会(TFCC)向德国之声表示,自《香港国安法》通过以来,该协会陆续收到在香港的外媒记者询问该如何前往台湾。根据台湾外交部去年12月底统计,2020年全年新增了34位有进行註记的外媒记者。

FCC公布该调查结果后,港媒报道,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发言人公开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并称,「正告FCC立即停止蓄意制造『噪音』、公然挑动事端的卑劣行径,收回以所谓新闻自由之名干扰特区政府依法施政丶破坏香港法治的黑手!」

采访难度增

FCC调查显示,自《香港国安法》颁布以来,消息来源的引用意愿也急剧下降,8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消息来源不太愿意被引用或讨论敏感话题,而且即使是相对中立的话题,人们也担心可能被认为「有点政治性」,加剧了採访的难度。

FCC指出,「记者们已经很难分辨什么是敏感话题了」,只有大约一半(52%)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对政府的「红线」现在在哪里有清楚的认知。此外,受访者对议题「敏感」与否的定义范围很广,有几位受访者指出,这一定义随时可能改变。

FCC调查还指出,超过半数受访者(56%)表示,他们进行了某种程度上的自我审查、或者避免报道可能被视为是「敏感」的议题。

FCC引述一名匿名记者的回复,他说自己的许多信息来源现在都在监狱里、一些人已逃到国外,其他人则基于他们的律师的建议,拒绝向外国媒体发表评论——他们担心对外国记者发言可能会使香港检警根据《香港国安法》对他们提起诉讼。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任职於驻香港的外媒记者向德国之声表示,现在写到与香港政治有关的敏感题目时,几乎都不署名了。他说:「邀访变得更困难,以前可以受访的专家学者,现在若是被问到与香港主权有关的问题,他们会说最近很忙、或者说自己不了解,直接一点的也会讲,现在这个时机点他不好做评论。」

「做新闻变得更加小心。确实也想过离开去别的地方做新闻不会那麽绑手绑脚,但又有一个信念,觉得不想被这种恐惧打败,」他说。

特首林郑月娥在今年《施政报告》中提到,完善国安工作其中一个项目在於打击「假新闻」,引起各界讨论。

「假新闻法」引发担忧

此外,记者们也越来越担心港府可能制定的「假新闻法」将进一步侵蚀香港的新闻自由。

根据港媒报道,特首林郑月娥在今年《施政报告》中提到,完善国安工作其中一个项目在於打击「假新闻」,并在40项立法建议中,提及「研究和检视应否修订或制定法例,以打击在社交媒体散播假新闻和仇恨言论,以及侮辱公职人员的行为」,虽该法仍在讨论阶段,但已经在香港社会引发讨论。

FCC报告指出,有91%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对这项新的立法感到 「非常担心」(76%)或「有点担心」(15%)。FCC并指出,世界各地许多专制政府都制定了假新闻法来压制对政权不利的报道。而且,已经有迹象表明,香港政府和警方可能将不利于己方的报道贴上「假新闻」的标签。FCC敦促港府应仔细考虑假新闻法对香港新闻自由的影响。

「调查结果皆清楚地表明,称香港仍然享有《基本法》所保障的新闻自由是不够的,」FCC主席瑞凯德(Keith Richburg)说,「(港府)需采取更多措施来恢复记者的信心,来确保香港几十年来作为一座欢迎国际媒体进驻的城市的声誉。」

(综合报道)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