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1月 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亚洲多国开始「与病毒共存」中港台何时结束「清零」?

滚动 中国大陆 港澳台

随着亚洲越来越多国家开始转向「与病毒共存」,各界都关注中国丶香港及台湾这些仍倾向「清零政策」的地区,何时会开始转型?两位专家对此提供了一些见解。

(德国之声中文网) 在新加坡与韩国相继与「清零政策」告别并迈向与「病毒共存」之际,中国丶香港与台湾仍持续施行所谓的「清零政策」,在边境采取严格的入境与隔离措施,并在本土爆发疫情时,祭出封城丶大规模检测或是严格限制社交互动等措施来防止病毒持续传播。

这些政策在这些地方都取得显着的效果。在中国,疫情爆发至今官方累计的通报感染数不到10万人,死亡人数也不超过5000人,这与其他数十万人染疫的西方国家相比低很多。而在台湾,疫情爆发至今的确诊数仅超过1万6千多人,病亡数也少於900,在2020年更是曾经有超过200天没有本土案例。

即便如此,在亚洲多国在抗疫政策上纷纷从「清零政策」转向「与病毒共存」之际,国际社会也开始关注中国丶香港与台湾何时才会抛下施行已久的严格防疫政策,重新向国际社会开放。

美国奥勒冈州立大学全球卫生中心主任纪骏辉告诉德国之声,中国与台湾在防疫政策上类似之处是,决策者都会因为政治考量而使防疫政策趋於保守,也就是所谓的倾向清零。

他提到,台湾的政治情况是,由於接下来有一连串的选举,所以目前的政府在面临四大公投的挑战之下,不希望防疫漏洞成为他们被攻击的另一个原因,所以在防疫上选择保守。而在中国,纪骏辉则认为明年的北京冬奥丶人大以及习近平寻求第三任期,都是中国政府决定防疫政策时会考量到的政治因素。

他说:「中国的能源危机与房市危机都迫使其政府要找其他方法来维持公信力,所以他们决定把防疫成功作为其功绩。他们的政府利用民众希望维持正常生活,来互相呼应政府为何要继续清零。」

此外,纪骏辉也指出,由於清零政策自疫情爆发後让中国丶台湾等地都能维持近乎正常的生活,所以不少民众也希望政府能维持这样的模式。他告诉德国之声:「台湾是民众带给政府选举的压力,所以这两个背後的因素,我想扮演着相当重要的影响力,导致台湾的中央疫情指挥中心在决定防疫政策时会倾向於保守。」

中国防疫专家锺南山本周在接受央视英语台 (CGTN) 访问时也强调,零容忍丶零传播政策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因为病毒传播太迅速,复制指数太高。现在采用零传播的政策「的确成本是比较高的」,但「不管它丶放开它,成本就更高」。   他认为,中国的「零容忍政策」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而到底会持续多久,也取决於全球的疫情发展,因为即便中国防疫很成功,只要有开放丶有移入,便会有传播。他说,所以零传播战略并不是成本过高,反而是「比较低成本的作法」。

「清零政策」的负面效应?

虽然清零政策为中国带来部分好处,但也有部分地区因长久处於封城的状态,而出现当地民众上网求援的情况。中国云南与缅甸边境的小镇瑞丽因自去年9月陆续爆发5次疫情,已有4度封城的经历,这也导致当地的贸易丶经济丶日常生活都受到非常严重的影响。

10月26日,一位自称是「瑞丽学生」的网民在微博上发文呼吁各界关注瑞丽的情况,称瑞丽自8月3日封城至今,目前的政策是每天只有两个可以离开瑞丽的名额,而他本人与家人都有家归不得,过去一年来因无收入,心理状态已处於崩溃边缘。

此外,上海的迪士尼乐园因上个月底有一名入园游客确诊,所以立即封园两天,并对游客进行大规模的筛检。有专家认为,清零政策毫无疑问对特定的行业带来巨大冲击,而政府在执行封城丶严格边境管制丶大规模检测与监测时,也都要花掉巨大的成本。

专家认为,由于台湾完整接种疫苗率仍偏低,所以首要目标应该是提高民众的完整疫苗接种率。

香港大学微生物系的临床助理教授薛达 (Siddharth Sridhar) 告诉德国之声:「我不确定香港和中国能在多大程度上继续吸收成本,但也有一些中国科学家认为,『清零政策』仍然比全面性的病毒传播还省钱,因为如果香港或中国出现大规模的本土病毒传播时,政府会因为需要大量的重症监护床丶隔离设施和其他措施而必须负担大量医疗费用。」

即便如此,薛达仍认为,「清零政策」所带来的经济伤害是毫无疑问的。他说,香港和中国的领导人非常了解世界其他国家正在抗疫上做出的转变,而他们也知道「清零政策」不是一个可持续的情况,因为它会产生巨大的成本和破坏性。

他表示:「香港要烧掉多少钱才能达到过渡到与病毒共存的阶段,这还有待观察。我想,它能在多大程度上吸收零感染的影响也是值得商榷的。」

疫苗施打率不足成隐忧

虽然专家点出长期采取「清零政策」带来的经济压力,但他们也提到,在全体人口或部分高危险人口疫苗施打率到达一定程度前,政府若因国际压力而决定开放边境,恐造成新一波的本土疫情。目前,台湾的完整施打疫苗的比率才约35%,而香港则是70岁以上的人口完整施打疫苗的比率也不到50%,这些数据让专家认为,立即放松边境管制的时机未到。

美国奥勒冈州立大学的纪骏辉表示,由於目前全球主要流传的是Delta变种病毒株,所以仅打一剂疫苗的保护力已明显降低,所以尽管台湾施打一剂疫苗的比例已超过70%,但由於完整施打疫苗的比例仍仅有约35%,目前最重要的是要尽快提高全民的完整疫苗施打率。另外,他认为新加坡在告别「清零政策」後的一些做法也值得台湾参考。

他告诉德国之声:「新加坡之所以能与『清零政策』告别是因为他们的完整疫苗施打率已超过80%,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有提出一系列的作法,确保在边境与国内管制都放松的情况下,提出一系列的作法去加强社区监控,确保医院的医疗量能都能充足。」

纪骏辉建议,台湾除了要继续冲高完整疫苗施打率外,也要订定出一套社区监控系统,并确保台湾的医疗院所,特别是每个县市的指定医院都有足够的能量。他说:「去年台湾也有专家指出,台湾防疫一开始要控制的滴水不露,是因为台湾没有本钱让疫情爆发,因为台湾的医院都是几乎满额的,而今年5月爆发社区感染时,台湾就很快面临医院能量不足的问题。」

纪骏辉补充道:「未来台湾要开放时,除了疫苗施打外,两个很重要的准备措施是,社区监控措施跟如何教导民众自我监控,以及确保台湾在社区有充裕的医疗能量。」

香港大学的薛达也说,透过新加坡的经验可以了解,从「清零政策」转型至「与病毒共存」其实会有一个很长的阵痛期,因为政府必须面对必然上升的确诊数字,也要确保医疗量能不会因此而再度爆满。

他向德国之声表示:「政府可以透过确保最脆弱的人口都有非常高的完整疫苗接种率与很高的加强针施打率来迎接转型的阵痛期。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我相信中国和香港最终都要经历。」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