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1月 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不愤怒也不大声”:波士顿迎来首位华裔女市长

滚动

美国波士顿迎来第一位女性少数族裔市长。作为台湾人的女儿,吴弭的当选在这座城市创下历史,但同时面对更多挑战。

(德国之声中文网)2021年11月3日,吴弭(Michelle Wu)坐火车去波士顿市政府大楼参加她市议员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次会议。她在推特上发了自己在火车中与市民合影的照片。2013年,28岁的她成为首位当选波士顿市议员的亚裔女性,2016年,她全票当选为市议会的主席。她的仕途一路高歌猛进,并于11月2日击败了同为少数族裔女性的候选人Annissa Essaibi George,成为了波士顿成立近200年来的首位女性和少数族裔市长。

延伸阅读:扬金赢得弗州州长竞选 吴弭当选波士顿市长

吴弭的父母是台湾人,并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从台湾移民到美国。他的父亲刚到美国时,是伊利诺伊理工大学的研究生,但几乎不会说英语。出生在芝加哥的吴弭从四五岁起就要做他们的翻译。

像许多华人移民家庭那样,吴弭的父母很关心她的学业,也赞成她培养各种兴趣爱好。她就像许多华人小孩一样成绩优异–她在美国学术评估测试(SAT)和大学入学考试(ACT)中都获得了满分。她还会弹钢琴,高中的毕业典礼上,她表演了钢琴独奏。也像许多华人家庭那样,她从小被教育不要在公众场合谈论自己,也不要在公众场合与人对抗。家庭中很少谈论政治话题,她也在采访中认为,自己并不具备政客们通常具备的特征:”我不高,不是男性,不愤怒,也不大声”。

2003年,”别人家的孩子”吴弭进入哈佛大学,就读经济系本科。课余时间,她会去波士顿的中国城为那里的人上公民课程。

家庭危机中成长

吴弭开始频繁地和政府打交道来自于她二十岁出头时遇到的一场家庭危机。彼时,她在哈佛读书,而她的母亲住在芝加哥,她们原本每天都会通话,但突然有一天,她的母亲不再接电话了。

她接着收到了母亲寄来的一封含有道别意味的邮件,母亲在邮件里写”一场暴风雪正降临到我们家中”。她意识到她的父母分开了,父亲和已经成年的弟弟离开了她的生活。与此同时,她还注意到她的母亲开始出现精神障碍的迹象。在接受NBC采访时,吴弭回忆起本科毕业,在波士顿咨询公司找到了一份受人羡慕的工作,但刚工作几个月的她接到了妹妹的电话,妹妹说你需要立刻就回家来。

她在采访中说,母亲会在深夜离开家,敲响邻居的家门,因为她以为自己听到了什么。她的母亲后来被诊断为迟发性精神分裂症。那段时间,吴弭的生活的重心就是生存下去,每一个小时每一天都很难熬。她说自己有一整年里,几乎每天都会哭泣。她试着开始经营一家茶馆,售卖茶饮和文具,同时还要争取学校补助以帮助妹妹们完成学业,并让母亲得到精神治疗,她在政府的不同部门之间奔波,也体会到了政府的官僚主义。她说自己”受够了政府”。

当生活稳定下来之后,她又一次回到了波士顿,回到了哈佛大学,开始攻读法学博士。她在法学院第一个学期遇到了教授合同法的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沃伦回忆吴弭曾到她办公室里,吴弭说起自己要照顾母亲和两个妹妹,这深深打动了沃伦。两个人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沃伦还在采访中回忆说,吴弭很关注如何帮助父母都要工作的家庭。她们两个讨论了好几年投资在儿童保育事业上的重要性,这样父母双方都可以去工作,而孩子也可以在很小的年纪就有学习的机会。

吴弭曾就读哈佛大学法学院

2012年,在沃伦竞选参议员的竞选活动中,吴弭为她拉票,通过上门拜访和打电话来争取女性、少数族裔、退伍军人、同性恋者等常常被忽视的群体的选票。

政治生涯第一战

沃伦的竞选结束几个月后,吴弭决定竞选波士顿的市议员。她那么年轻,又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波士顿人,还是个亚裔女性,并不是人们普遍会看好的候选人。但是她使用了为沃伦拉票时的经验,挨家挨户地登门拜访,不断地解释自己的竞选理念,持续地关注那些被忽视族群的利益。她的理念是让更多的家庭接触到这座城市的各种各样的机会,最后,她得到了约六万张票,是当选者中得票第二高的,有报道认为,这一次的成功为她今后在波士顿的政治生涯奠定了基础。

吴弭在做市议员时,积极推动了各项变革。她也将帮助父母都在工作的家庭的愿景逐步变成现实。在她生育了两个孩子之后,她经常带着孩子去工作。她在发表在CNN上的一篇文章中写道,自己会推着婴儿车去搭地铁,然后在开会的时候,她一边站着参与讨论,一边颠着怀中的婴儿,哄孩子入睡。她会在和下属讨论的时候借由哺乳巾的遮掩来哺乳。从她自己怀孕时无法请到带薪产假的经历出发,她成为了一项提供带薪育儿假的法令的主要推动者。《波士顿环球》报道这项法令首次为城市的雇员提供带薪产假,父母双方以及同性伴侣都可以在孩子出生或者收养孩子之后休假六周,难产致死婴儿的父母也享有这项福利。

延伸阅读:投票可以改变美国华人的社会政治地位吗?

2020年大选之后,许多作者都曾撰文分析过进步主义者的发展壮大。进步主义者们支持劳动人权和社会正义的持续进步,也拥护国家福利政策,吴弭的政治理念与这一群体相吻合。作为市议员的时候,她支持了许多与进步主义相关的诉求,包括打击像Airbnb这样的短期出租房公司,因为反对者们认为这样的公司推高了租金。Airbnb曾攻击她”与大型酒店的利益而非普通波士顿人的利益保持一致”。最后,波士顿市议会以 11-2 批准了一项拟议的法律,该法律将禁止投资者在 Airbnb 和类似网站上出租公寓和共管公寓(Condo)。

波士顿华人怎么看?

吴弭的胜选创造了历史,许多华裔都在Facebook,微信等社交平台上发表祝贺,有人说自己觉得”与有荣焉”。住在波士顿的蕾蕾说自己看到不少华裔带着孩子去参加了吴弭的竞选活动。但在波士顿做地产经理人的华人Bin则表示”肤色或者族裔不再是我个人觉得与有荣焉的来源。”吴弭对波士顿的许多未来构想都和地产行业相关。例如她曾经提出的要重新实施某种程度的租金控制并要对飞速上涨的房价有所控制。Bin表示她所认识的一些华裔,特别是已经有一定经济基础,有房子在出租的,并不是很赞成吴弭的这些政策构想。许多人认为华裔一定会支持吴弭,但Bin表示波士顿的华裔,特别是第一代移民中,也有一定数量共和党的支持者。的在被问及有没有对吴弭照顾波士顿的华人或者亚裔有所期望时,Bin说”我只希望她能通过宏观经济和社会学只是来把群居的社区搞好,这个和她属于某一个族群无关”。同时,Bin也表示了在现在群众观点非常分裂的情况下,吴弭的工作还是很困难,也”不能光顾及华人那一块儿的处境”。

吴弭显然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份工作的挑战性,11月3日,她在推特写到:”昨晚,我们庆祝,今天,我们要开始工作”,展示了满满的干劲。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