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1月 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施卫江

施卫江:为什么说“世间已无李泽厚”?

滚动 大众观点

世间已无李泽厚?这个好命题必须予以较为详尽的阐释,本文作一番努力,试图告诉人们,当今中国为什么难以诞生哲学家?

李泽厚去逝,学术界为之震动,悼念文章纷纷出笼,其中一文为,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的杨国荣教授所发的《世间已无李泽厚》较为感概而有深度,我对此尝试再作一番解释:

1)中国式教育过分重视知识的培植、德性的训育,而淡漠智慧的培养,这对于哲学来说恰是有较大伤害,在西语中,哲学的本意就是“爱好智慧”,因此哲学在本质上可以说是:智慧之学。然则对于智慧的习惯性遏制,可以看成是中国愚民文化传统的一种折射,愚民当然不指望哲学家。

2)哲学的精华是自我反思,对此,古希腊早期的智者已经有了高度的自觉:“认识你自己”,“自知其无知”,然而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来说,尽管称为具有早熟的人本精神和浓郁的人文情怀,“吾学周礼,今用之,吾从周”,“郁郁乎文哉”,但却难以升华至自我反思,从而缺失了真正的主体性高度。主体性建构本应从自我出发,从而呈现出“存在”的姿态,西哲云“存在先于本质”,然而上面论述到,中国式重知识轻智慧,恰是强调“存在者”,如此文化氛围就难以诞生真正的哲学家。

3)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论意蕴是宗法人伦及其道德属性,中国传统文人的本份工作就是“人以群分”,不断为宗法社会的“名分”进行论证,确证其等级制度下的君臣、父子、夫妻的关系。如此传统则使得哲学思维和理论处于奴婢的地位。当社会由传统型转为现代型之后,传统文化积淀早已深化为国民集体无意识,宗法人伦随之转化称为政治人治、行政勒令,强有力地干预起学术事业来,哲学就难以独立自立,哲学称为阶级斗争的工具。

4)正如德国历史上的文化和思想巨人歌德和黑格尔,二人都“拖着一根庸人的辫子”,李泽厚亦如此。尽管李泽厚非常重视康德哲学并试图建立起“主体性实践哲学”,但是李泽厚的主体是“人性主体性”,强调“吃饭”意义上的物质资料生产的工具之运用,“即由人以制造-使用工具的物质实践活动和社会关系作为生存基础”(《儒学、康德、马克思三合一》),即落实在人性低端上的实践之处着力。学术界认为,他的贡献最大之处在于美学领域,然而李泽厚的美学之特色在于强调客观性和社会性,于是就缺乏了现代性的个体性和自我意识,于是就有了后来者的高尔泰的挑战和刘晓波的批判,当然而后二者的哲学功底也是远不及李泽厚,因此李泽厚美学未有真正倒下。李泽厚有自知之明,也许是多方面理解的“形势需要”,在解释许多美学现象时候,又不得不大量借用西方现代学者的理论成果。但是毕竟他的“唯物主义”体系到了现时代显得十分老化陈旧,因此被年轻学子健忘也在所难免。

5)正如杨国荣所论述的,冯契和李泽厚在哲学领域作出了相当大的建树,之所以获得成就,在于他们赋有强大的智慧能力,以使他们获得足够的冲击力量来突破文化思想上的种种藩篱,然而哲学大天才成功在中国土壤上孵化发育成熟毕竟是小概率事件。

施卫江 写于美国纽约
2021年11月4日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3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苦难的中国
11 月 前

李泽厚先生是一位伟大的哲学家,不,李泽厚先生是一位伟大的美学家 (不过,令人感到沮丧的是,从中国到德国,世界各国的美学大师都不知道 美到底是什么;而且,中国人的审美观是建立在道家思想基础上的,黑格尔的审美观是建立在古希腊哲学(多半是几何原本)的基础上的,老美则没有审美观 因此,李泽厚先生的美学著作,老外看不明白——正如中国红学家从不拿黑格尔的《美学》去解释《红楼梦》)
李泽厚先生经历过十年浩劫,也经历过八十年代思想解放运动,他是时代大碰撞、思想文化大冲突造就的美学大师 ——今天呢?文革卷土重来,老美的影视作品席卷全球,老美却生产不出0.5个美学大师,东西方思想文化大交流于是嘎然而止
向一代美学大师,谨以个人名义向一代美学大师,向一个美学时代致哀 鞠躬

苦难的中国
11 月 前

我的任务,似乎只剩下写一篇篇令人落泪的悼词了 鲍威尔将军 李泽厚先生 雅虎 谷歌……!!!!!!! 唉……

苦难的中国
11 月 前

11月2日(国内时间)早上七点(或8点)左右,突然看见马斯克先生用中文写曹植七步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并发表在推特上、微博上——看完之后,我哈哈一笑。我知道,这是因为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向马斯克逼捐,逼马斯克捐2%的身家(60亿美元) ,马斯克先生急哭了(盖茨先生当年也哭过)
我还敏锐地意识到:马斯克先生可能是在向“苦难的中国”求助(而当时老外们一片哗然,还有不少人以为马斯克在写菜谱 ,单仁平则想入非非,) 我在记录这件事时,还特地用上了一个“笑哭”的表情符
没有想到的是:到了当天晚上18时,马斯克先生果然用中文证实:写这首诗的目的就是要向WFP表明态度!
更没有想到的是,WFP马上表态,要求马斯克追捐6亿美元 晕菜!
于是,从11月2日起,我又多了一项工作:天天注意:有没有知名老外用中文发声! 天天盯着有没有知名老外造访武汉! 天天急盼着“放风”日来临 ——如果“苦难的中国”不能活到11月6日,如果“苦难的中国”不能在11月6日上网,象张展一样失踪,象杜、杨老师一样销声匿迹,那各位打算怎么办啊?那各位打算怎么办啊? 哎……

庆幸的是,我熬到了11月6日

我不知道世界粮食计划署(WFP)能否看到我写的这些文字(博讯甚至不关心国内正在热议的“七步诗”事件),但我仍然要为马斯克先生作如下“无罪辩护”(我感到遗憾的是:马斯克先生不敢向WFP公开进行无罪辩护,不敢理直气壮地维护自己的个人利益。这也是失职,对自己失职)

1.联合国最近犯了严重的方向性错误! 核污水排放后,就是第6次生物大灭绝! 联合国不去组织联军讨伐日本,这是对全人类,对地球生物物种的失职!渎职!

2.不论发生什么事,不论发生怎样的情况,不论鄙人发明的“国际垄断剥削阶级”具有怎样的审美价值,——也不能在世界范围内随随便便地搞革命!革命在人口史意义上,只是消灭掉大量作为纯消费者存在的“过剩人口”(虽然其中一部分的确是“除了从娘胎里生出来用过一些力气”的剥削者,但其他的过剩人口,均属于无辜者)

再一次向联合国郑重重申:不论发生什么事,不论发生怎样的情况,也不能在世界范围内随随便便地搞革命!不能去乱找“国际垄断剥削阶级”!

在现实的世界范围内,革命的对象在逐日递减(在中国范围内,革命的对象却是在逐日递增)

并不能因为马斯克先生的股票市值上涨了(这些股票市值根本没有兑现成真金白银),就认定他是“革命对象” ——多少年来,马斯克先生每天工作17~20个小时,每天要忙到凌晨4点才睡一会儿,他的特斯拉公司一直处在亏损状态(从理论上来说,电动力汽车根本不可能造出来,因为找不到高能蓄电池材料),用《北京人在纽约》里的话说——马斯克先生是“我先喝自己的血”   

马斯克先生在慈善事业上或许不够慷慨,但他绝对不能算作“剥削者”,更不能把他的成分定性为“国际垄断剥削阶级”

“国际垄断剥削阶级”,是一个非常可怕、非常恐怖的名词;这个可怕的名词,只能送给沙特土豪+华尔街之狼+三点水家族+曾庆红家族+某个制毒贩毒制假钞贩假钞国  (奇怪的是,中纪委敢法办孙立军,不敢法办三点水+曾庆红) )

(“国际垄断剥削阶级”这个可怕的名词,只能在一切法律手段失效的情况下,语境下,才能使用;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鄙人已经仔细、认真地研究过2020福布斯企业榜+2020福布斯富豪榜,鄙人惊讶地发现:在这两份榜单上,除了无耻的萨勒曼、除了无耻的中国“国字头”,几乎找不到一个好色、淫荡、奢侈、吸毒的犯罪分子!巴菲特先生一直穿朴素的西服,住简陋的公寓哩!   ——这再一次证明了:资产阶级是有弹性的,在世界范围内,资产阶级是有理性的,是可以进行友好协商的 (疯子+白痴发动政变后,全美商界所有知名企业 包括谷歌 高盛在内的所有商界精英 一致要求罢免疯子+白痴,就是资产阶级一次很好的表现))

在马斯克先生最困难、最无助时,WFP并没有向马斯克先生提供任何援助,他的股票市值上涨了,又“劫富济贫”……   这再一次证明一个令人感到悲哀的事实:没有强力支撑的道德,是软弱的 
   
3. 因此,我希望WFP不要再逼可怜的马斯克(WFP应该去好好看看特斯拉公司的利润率) 不要再逼盖茨(盖茨先生好用实物炫耀元素周期表,可他也捐了一半身家) 不要再逼巴菲特——善良的人,不应该受到逼迫  

WFP应该向萨勒曼 山西煤老板 +曾庆红+在美国的红N代逼捐(但我估计WFP没有这个胆量)

4.下一步呢?   “2019年是最好的一年”(饥饿人数降至史上最低点)  2020年是最糟的一年(1986年才是最糟糕的一年,那一年,苦艾熔堆,俄、乌开启人口大灭绝模式)
   就算WFP今年筹到了100亿美元,明年呢?后年呢?后后年呢!!!!!后后后年呢?!!!!!!!

5.清醒一点儿吧! 核排污马上就要开始了!第6次生物大灭绝马上就要开始了(从日本人口负增长~太平洋生物大灭绝~全球大灭绝)! 
        清醒一点儿吧!

在农业领域(最基础的生产领域)中,搞公有化就只能制造大饥荒!
可是,要在农业领域实行私有化,要彻底解决世界饥饿问题,就必须要求几个最富庶的、人少地多的国家开放边界,允许世界范围内的人口自由流动!允许人们自由占有多余的农业生产资料!——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绝对不可能办到的!绝对不可能办到的!

5. 现在我的心情,也是七步诗中的心情……  我相信WFP此刻的心情,也是七步诗中的心情!

我相信WFP此刻的心情,也是七步诗中的心情!

6. 所有的计算 ,一次接一次失败!  我可以在现实中创造出许多无限(包括一个拥有无限数量半径的圆,一个莫比乌斯圈,一个0÷0的除法算式),但我就是不能在现实之中找到无限质量,并从无限质量中提取出一个共产主义(实现共产主义的必要物质条件——充分涌流)  从文学、神话,到数学、到物理学,到美学,创造一个真善美的至上世界的努力,全部归于失败  这也是生物大灭绝啊

7. 妈妈在装作若无其事……装作若无其事……装作若无其事…………但她为所有的小事大光其火…………

8. 习匪禁评的原则是:无视“苦难的中国”的存在,抹杀“苦难的中国”的存在,“人生有时挺残酷的”(父亲死后,我信这句话了!) 让鄙人变得“轻如鸿毛”,让鄙人变成“沉入历史河底的一块无人问津的小石头”——为此,习匪禁评不惜抹杀任何与我有过互动交流的老外+国际组织  
9. 所以,马斯克先生+UN+WFP,估计马上就要变成中国互联网上“无人问津的小石头”了 笑哭 笑哭 
10.其实,我更想与Sara Shepard女士互动,和Miranda(在我的梦中,她变成了与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Alison(她的骨子里渗着性感) Aria Spencer(她的高贵无人能及)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