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1月 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史诗台剧”斯卡罗”热映 再现台湾本土身世史

滚动 港澳台

当歌颂“抗美援朝”惨烈战役的”长津湖”在中国创下票房佳绩的同时,台湾热映的却是”斯卡罗”,一部描述美国和南台湾原住民族斯卡罗化干戈为玉帛、缔结南岬之盟的电视剧,呈现出两岸在历史观上的极大反差。”斯卡罗”改编自小说⟪傀儡花⟫,原著作家陈耀昌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他希望透过他的“小说化历史”找回台湾人的本土身世、提供台湾人不全然是汉人血统的历史实证,并呼吁多元族群的和平融合。

台大医院荣誉教授暨医师作家陈耀昌所著小说⟪傀儡花⟫的封面(美国之音记者黄丽玲拍摄)。

当歌颂“抗美援朝”惨烈战役的”长津湖”在中国创下票房佳绩的同时,台湾热映的却是”斯卡罗”,一部描述美国和南台湾原住民族斯卡罗化干戈为玉帛、缔结南岬之盟的电视剧,呈现出两岸在历史观上的极大反差。”斯卡罗”改编自小说⟪傀儡花⟫,原著作家陈耀昌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他希望透过他的“小说化历史”找回台湾人的本土身世、提供台湾人不全然是汉人血统的历史实证,并呼吁多元族群的和平融合。

“斯卡罗”是一个曾经在南台湾垦丁一带非常活耀的原住民族群,也就是现在台湾排湾族的前身。1867年初,斯卡罗杀害了因船难而从垦丁上岸求生、却误闯了原住民领地的12名美国船只罗妹号(The Rover)船员。当时,斯卡罗族称斩首船员,也就是原住民的“出草”猎人头文化,目的是为了帮祖先报仇,但却因此将刚开港的南台湾推上世界舞台,并引发一场国际冲突。

台湾史上首场国际战役

为了缉凶和找寻船难生还者,美国于当年6月派出员额180多人的海军陆战队到此与斯卡罗一战,但却吃下败仗。“斯卡罗”原著⟪傀儡花⟫的作家陈耀昌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这是台湾史上的第一场国际战争。

台大医院荣誉教授陈耀昌接受美国之音专访,史诗台剧⟪斯卡罗⟫改编自他所撰写的小说⟪傀儡花⟫(美国之音记者黄丽玲拍摄)。

陈耀昌说:“这其实是世界史的一部份,不是只有台湾史,可是很妙的,你反而在中国的历史里面,看不到这一段。为什么呢?因为那时候清朝是把发生这个罗妹号事件的地方叫做“治理不及,化外之地”,就是说,那个不是我们的地方,我们管不到。“

美国之后派遣驻厦门领事、法裔美国籍的李仙得(Charles W. Le Gendre)来台进行外交折冲,虽然一度和斯卡罗族剑拔弩张,也和群居于此的福佬和客家等族群产生利益冲突,但李仙得最后与斯卡罗王国的总头目卓杞笃签下“南岬之盟”的和平协定,借以保障了好几年外国籍遇难船员入台的安全。

陈耀昌说,“南岬之盟”是台湾首次对外签订国际协议,而且基于治理不及的理由,清朝官员完全不在场,也把责任撇得干净。

这是台湾史上两次重大的对外历史,但台湾人却鲜少听闻、也未见台湾史料或清朝文牍有任何详细的记载。

“斯卡罗”受热映和热议

对此,陈耀昌说,这是因为台湾教育自50年代以来偏重中国史观、忽略本土史观所导致的结果,也是引发他写小说⟪傀儡花⟫的最大动机,不过,⟪傀儡花⟫改编成电视剧“斯卡罗”后,在台湾热映、也受到热议,却出乎他意料。

陈耀昌说:“⟪傀儡花⟫改编成电视剧“斯卡罗”之前,我也没有想到说,一个电视剧的力量是这么大。因为这一部戏呢,变成台湾人几乎是全民运动,来追寻台湾史,追寻自己的身世。”

透过“斯卡罗”,陈耀昌说,他希望一改台湾历史充满大中国的“中土”史观,而以真正的台湾“本土”史观来写台湾史,也让今日的台湾人看到自己真正的身世—那个曾经是原住民、福佬和客家等“多元族群、多元语言和文化、以及多元观点”融合的台湾,以翻转台湾人对自己的身分认同想像。

台湾无党籍立委高金素梅

“斯卡罗”热映后,创下播映频道公视开台21年以来的最高收视率,口碑和佳评不断,但也有不少争议和负评。例如,无党籍的原住民代表立委高金素梅10月20日就痛批该剧美化李仙得一角“践踏”原住民史,因为她说,李仙得后来与日本人勾结,引发牡丹社事件,造成南台湾的原住民惨遭屠杀。1874年,因船难而被迫漂流到南台湾八瑶湾的琉球船员遭当地原住民杀害,日本以此为由,出兵攻打台湾南部的原住民各部落,并大获全胜。

反驳美化 李仙得描述忠于史实

对于高金素梅的批评和各界的指教,包括,对小说、乃至改编剧本的虚构成份之质疑,陈耀昌说,他虚心接受。不过,他强调,他在写作时忠于他考据到的史实,因为他希望他的作品不只是部“历史小说”,而是呈现史实的“小说化历史”。也因此,他说,他对李仙得在罗妹号事件的描述忠于史实,至于李仙得在牡丹社事件所扮演的角色,陈耀昌说,他的下一部小说会有所着墨。

在“斯卡罗”一剧中,陈耀昌说,他虚构了女主角“蝶妹”这个角色,一来是为了串连发生在琅峤斯卡罗人、客家、福佬、美国人和台湾府(现台南)的清朝汉人间的故事,二来是以蝶妹的“台湾女儿原形”、来做为台湾社会和族群通婚融合的缩影,因为蝶妹是客家父亲和斯卡罗母亲私奔所生出来的下一代。不过,蝶妹为了在当时的汉人和外国人社会打滚,她又必须隐瞒原住民身分、且周旋于各族群间,也有反映当时台湾命运的意味。

“斯卡罗”也曾在中国受到短暂瞩目,根据上报10月14日报道,该剧在中国影音社交网站豆瓣拿到9.2高分后,疑似因“涉及台独”,而被急速下架,让部分中国网民大骂小粉红为“害群之马毁了看好剧的机会。”

目前在微博上,少数提及到“斯卡罗”的贴文和留言,看法也两极,有中国网民批评该剧充斥着“脑子进水的台独观,把屠杀中国台湾人的侵略者美国佬说成英雄”,但也有网民说“斯卡罗拍的真的不错。各种细节啊语言啊真的有意思,不像这边的剧,演啥地方戏都讲北方话。”

两岸关系的和平借镜

对于中国观众的反应,陈耀昌说,他欣然接受。不过,他希望透过“斯卡罗”,中国人可以学会理解台湾人多元族群的思维、避战的天性,以及台湾作为移民社会,为了生存,彼此和平相处的倾向,以作为今日两岸关系的借镜。

陈耀昌说:“我希望中国人能够了解台湾(的)演变。当然台湾有一些从中国那边移民过来的汉人,不过,其实台湾是一个多元族群、多元文化跟多元史观的一个混合的一个社会。”

尤其在血源上,陈耀昌特别希望,中国人了解台湾原住民族5000年的历史和其在这个岛屿上多元民族混血的演变。

陈耀昌说:“其实台湾的原住民他们有五千年的历史,而且这个五千年的历史是经过世界上的人类学家认证过的,因为台湾的原住民是所有南岛语族的祖先。从差不多公元3500年,就从差不多五千年前开始,那些原住民的就到处 航海,然后到南太平洋各地,比如说,很有名的就是毛利人,他们的祖先其实是来自台湾。所以,台湾人比较有海洋史观,跟中国喜欢讲说(他们)是炎黄子孙,所谓单一民族,单一一个祖先的一个论调是不一样的。炎黄可能只是我们(台湾人)祖先的一部分。”

以他自己为例,陈耀昌说,他于2004年得知,他的先祖母是荷兰裔战俘,因此兴起了寻根,探访荷兰在台历史的兴趣。后来又发现,他的先祖父是当年跟随郑成功来台的福佬武将陈泽,再加上,陈氏家族之后和西拉雅、即后来的平埔族通婚,他因此认定自己身上至少就有四种血源基因。

台湾人认同创新高

陈耀昌说,虽然他小时候也曾彷徨在台湾人和中国人的认同间,但他很高兴看到,台湾人的自我认同越来越高。根据最新民调,已有超过七成的人自认为台湾人,不是中国人,其中,年轻人的比例更高。陈耀昌说,他认为,台湾年轻一代“天然独”的形成,并非基于血缘或基因,而是对台湾社会的民主、自由和法治等价值的共识。不过,他的⟪傀儡花⟫小说和“斯卡罗”影集也在血缘上,提供了一些台湾人不全然是汉人血统的历史实证。

现年72岁的陈耀昌是台湾台南人,从医数十年,现仍是台大医院的荣誉教授,专精于血液和肿瘤的研究。他于1983年进行了台湾第一起的骨髓移植,后来更长期钻研干细胞的研究。陈耀昌也曾短暂从政,担任民进党的不分区国大代表等。

台湾医师作家陈耀昌的历史小说集(美国之音记者黄丽玲拍摄)。

他说,他从60岁开始写历史小说,最早是把家族溯源寻根的历史写成第一本小说⟪福尔摩沙三族记⟫,还原了当时由原住民、汉人和荷兰人在台的开拓史原貌。

不过,写完第一本小说后,陈耀昌说,他看到台湾本土史料因诸多原因而呈现支离破碎的样貌。

陈耀昌说:“写完以后,我发现说,台湾的历史实在是太模糊了。为什么呢?第一个,汉人写历史其实相当的马虎,第二个是原住民没有这个口述的历史,第三个,台湾改朝换代很多,一改朝换代,前朝的历史就被抹得乱七八糟。第四个,小庙大历史,就是寺庙都有一个台湾史,可是因为传了几代以后,都会误传。”

在此前提下,陈耀昌更矢志要挖掘和考据台湾本土史料,并以小说为载体,来传承台湾史观。陈耀昌总结,他写历史小说是“为台湾留下历史,为历史记下台湾。”

(采访内容仅代表陈耀昌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