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1月 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民主党议员:拜登政府应减少在保卫台湾问题上的模糊性

滚动 国际 港澳台

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Adam Schiff)星期三(11月3日)敦促拜登行政当局在他所说的美国有义务在台湾受到中国攻击时保卫它的问题上减少模糊性。他认为,美国及其盟友需要向中国加大国际威慑,向它表明,用武力攻占台湾的代价有多么的高昂。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J. Stapleton Roy)最近在另一次场合上也表示,美国必须使台湾保持足够强大,以阻止中国的军事冒险主义,但是他认为,美国也需要采取行动稳定台海现状,而稳定现状的唯一可行方法是增加北京对美国‘一个中国’政策的信心。

资料照片: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在国会山接受电视采访。(2021年7月26日)

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Adam Schiff)星期三(11月3日)敦促拜登行政当局在他所说的美国有义务在台湾受到中国攻击时保卫它的问题上减少模糊性。他认为,美国及其盟友需要向中国加大国际威慑,向它表明,用武力攻占台湾的代价有多么的高昂。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J. Stapleton Roy)最近在另一次场合上也表示,美国必须使台湾保持足够强大,以阻止中国的军事冒险主义,但是他认为,美国也需要采取行动稳定台海现状,而稳定现状的唯一可行方法是增加北京对美国‘一个中国’政策的信心。

来自加州的民主党众议员希夫在阿斯彭安全论坛上谈到美国长期以来奉行的在台湾受到大陆袭击时采取军事干预的战略模糊政策时说,美国应该减少这种模糊性。

“我认为,更少的模糊性好于更多的模糊性,”他说。

希夫众议员说:“我认为我们需要更明确地表示我们保卫台湾的义务。我也认为,我们需要向台湾提供能够自我防卫的所需资源。”

希夫:美与国际社会应加大对北京的国际威慑

这位民主党人还表示,华盛顿需要与国际伙伴一起,“充分向中国表明,如果它使用武力试图入侵并接管台湾,将付出多么高昂的代价”。

希夫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和占领克里米亚为例说,如果没有更强大的国际威慑,“中国和俄罗斯会感到,在本世纪,凭借军事力量重新绘制世界地图是被允许的。”

希夫说,中国需要从美国及其盟友那里了解到,攻击台湾的经济后果将是其无法承受的。他补充说:“我认为,这可能是最有效的威慑力量。”

在敦促美国对其反应有更大清晰性的同时,这位国会众议员说,“当我们谈到对台湾提供军事援助时,有一个微妙的界限。”

他表示:“我们不想发表任何会加速中国大陆对台动武的想法或时间表的声明。”

民主党籍的拜登总统上个月说,如果中国进攻台湾,美国将保护台湾。这个说法似乎偏离了美国在这个问题上的战略模糊政策。不过白宫很快表示,美国的台湾政策没有改变。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拜登的说法是失言。

《1979年台湾关系法》声明,美国将向台湾提供用于维持足够自卫能力的武器。这部法律没有宣布假如中国攻打台湾美国将军事干预以保卫台湾。

美军最高将领、美国参联会主席米利上将星期三在阿斯彭论坛上说,中国在未来一两年内不太可能试图在军事上夺取台湾,即使中国已经发展了重新夺回这个自治岛屿的能力。“不过任何事都可能发生,”他补充道。

但米利将军表示,如有需要,美国绝对有能力保卫台湾。

芮效俭:增加中国对美“一中”政策信心是稳定现状唯一可行的方法

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最近在参加美中政策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论坛上特别谈到台湾问题。他表示,台湾问题仍然是美中关系中最重要的问题。帮助台湾尽可能长时间的维持其自治状态符合美国的利益,维持现状比目前任何其他选项都更可取。但他说,目前没有一个稳定的现状,而这会导致发生军事冲突的机率升高。

资料照片:前美国驻中国大使芮效俭参加美中政策基金会座谈会。(2020年3月4日)

“稳定现状的唯一可行方法是增加中国对美国‘一个中国’政策的信心,在这个稳定的框架下,台湾在过去40年里得以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这位大使在10月27日的这次论坛活动中说。

芮效俭:美应阻止中国的军事冒险主义,但应缓和台海紧张局势

父亲是美国传教士的芮效俭在中国出生和长大。这位美国职业外交官1970年代参与了中美建交谈判,曾在老布什和克林顿总统时期担任美国驻中国大使。芮效俭在那次论坛活动中说,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面临的一大挑战,而美国在缓和台海紧张局势方面是可以有所作为的,但还没有这样做。

“坦率地说,我们必须使台湾保持足够强大,以阻止中国的军事冒险主义。这也需要成为其中的一部分。但目前,我们的政策没有对试图缓和台湾海峡的紧张局势给予足够的重视。我认为,出现一个在北京看来是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的现状既不符合台湾的利益,也不符合美国的利益,他们准备使用武力来阻止这种发展。这是一个危险的局面,我们可以对此做一些事情,但我们还没有做,”他说。

他认为,中国对美国来说是一个真正的挑战,但这是一个可控的挑战。

“在我看来,中美关系中没有任何问题是不能通过外交来处理和管控的,也没有任何问题是可以通过军事力量来成功解决的,”他说。

(本文参考了路透社的信息。)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